第214章 全套服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抱著宋喜一路上到三樓,隔著一層浴袍都能感覺到她身上陣陣的灼熱,用腳踢開門往里進,他把宋喜放到床邊,她已經燒糊塗了,閉著眼睛,呼吸清淺.

喬治笙垂目睨著她,心情很複雜,說不出是來氣還是什麼.

"喵~"

軟綿的聲音傳來,七喜跟可樂原本趴在飄窗上,此時站起來,幾步跳到床上,來到宋喜身旁.

七喜伸出可愛的梅花爪,輕輕拍了拍宋喜的臉,藍眼很是無辜,像是不知道宋喜到底怎麼了,唯有輕微的叫聲:"喵~"

喬治笙見狀,心口忽然猝不及防的被針紮了一下,明顯的刺痛,可能是覺著她可憐吧,病成這樣,身邊就只有兩只貓.

心軟了,行為人也就不必再繃著,喬治笙就算是鐵石心腸,也不會欺負一個病成這樣的女人,彎下腰,他伸手拍了拍床上人的手臂,叫道:"宋喜."

宋喜渾身肉疼,喬治笙拍的這兩下不痛不癢,她幾乎感覺不到.

喬治笙看拍手臂被不行,手一抬,在她臉上又拍了兩下,"宋喜?"

這回宋喜多少有些知覺,因為眉頭輕輕蹙了一下.

喬治笙見狀,出聲道:"起來,把衣服換了."

她現在渾身濕透躺在床上,就算他把被子給她蓋上,那也是變相的叫她雪上加霜.

宋喜耳邊是嗡嗡的聲音,明明聽到說話聲,可是腦子根本沒辦法解讀,因為難受,她眉頭蹙的更深.

喬治笙耐著性子,好聲好氣的說:"你起來把衣服換了,我找醫生過來."

宋喜鼻子一皺,心煩意亂的哼了一聲,此時她腦子不大靈光,滿心只有一個念頭,別煩她,她腦袋要炸.

喬治笙看她突然耍脾氣,先是一愣,緊接著眼底劃過一抹故作的凶狠跟戲謔,薄唇開啟,出聲說:"自己不想換是吧?你別後悔."

說罷,不給宋喜任何反應的機會,他二話不說,彎腰把一只手臂伸到她背後,將她上半身抬起,然後掀起她的T恤下擺,並不溫柔的把衣服往上撩,前前後後不過三四秒,他一甩手把濕衣服扔在一旁,故意不去看宋喜只剩下內衣的上半身.

視線挪到她腰胯處,喬治笙依舊秉持著速戰速決的方針,解開她牛仔褲的褲扣和拉鏈,雙手幫她脫褲子.

大夏天,一人就一身衣服,脫完了就只剩內衣內褲,喬治笙強迫自己目不斜視,褲子脫離腳踝的刹那,他馬上一伸手,拉過被子把她蓋住,可饒是如此,她一身白色帶蕾絲邊的內衣褲,還是清楚的印在腦海中.

蓬松的絨被覆在宋喜身上,遮住她大半張臉,喬治笙立在床邊,靜了數秒之後,俯身幫她把被子往下拉了拉,怕把她憋死.

宋喜臉頰不正常的陀紅,喬治笙用手背探了一下,滾熱.

想起她剛才穿著濕衣服躺在這兒,就算現在衣服脫了,可床單也是濕的,繃著一張冷俊的面孔,喬治笙單膝跪在床邊,雙臂同時伸進被子里面.

天地可鑒,他從未想過占她的便宜,觸手皆是她滾燙的皮膚,像是被煮熟了的豆腐,喬治笙一手伸進她背下,一手摟著她的大腿,把她連人帶被抱起來,往旁邊沒有濕的地方放.

許是她身上的溫度太高,喬治笙折騰幾下,不知不覺,自己也跟著渾身發熱,額頭上一層薄汗.

抽出手臂,喉結輕輕上下滾動,喬治笙從床上下來,轉身出門打電話.

他打給喬家的私人醫生,之前也來過這邊,簡單的說了一下宋喜的症狀,待到掛斷電話,再折回臥室的時候,喬治笙站在距離床邊一米多遠的地方,看著床上平躺的宋喜,一白一黑兩只貓窩在她身側,似是無助,唯有陪伴.

腦海中浮現出她頂著大雨救人的畫面,元寶說,他開始崇拜宋喜了.

于喬治笙而言,崇拜談不上,頂多也就是……刮目相看?最初他是太討厭宋喜,以至于完全不能接受她的任何好,再後來,每次身邊人說她好,他都本能的厭惡,那感覺就像是強迫他承認,自己錯了.

直到今天,當他坐在車里看到她在外面頂風冒雨的救人,好幾次,他都恨不能記下周邊所有車輛的車牌號,教訓一下那幫人,為什麼沒有一個出去給她遞把傘?

最該死的是,元寶也不提送傘的事兒,搞得他只能坐在車里等著.

等了好久,終于看到她突然轉身,然後直直的朝著他的方向跑來,當元寶降下車窗的那一刻,喬治笙的心跳都是靜止的.

他不願被她看出,他早就看到她了.

她問:你有傘嗎?

那一瞬間,她微微彎著腰,雨水從她臉頰和睫毛上滾落,他就當她是低頭了吧.

算了,他個大男人,跟她置什麼氣.

轉身走進浴室,不多時,喬治笙再出來,手里拿著把吹風機,來到床頭邊,他連上電源,然後坐在宋喜身旁,按下開關,幫她吹頭發.

吹風機的噪音很小,但也不可能沒有,宋喜忽然覺得耳邊暖洋洋的,一陣陣的風拂過耳畔和臉頰,她閉著眼睛,實在想象不到發生了什麼,所以努力睜開一條縫.

恍惚間,她看到一身黑色浴袍的喬治笙坐在床邊,兩人目光相對,宋喜看了數秒後,緩緩閉上眼睛.

看來她病糊塗了,在發癔症,不然怎麼會夢見喬治笙坐在床邊給她吹頭發呢.

喬治笙沒想到她還醒著,心里多少有些尷尬,關鍵怕她誤會什麼,所以開口說道:"別想太多,看在你好心救人的份兒上."總不能讓你死我這兒,其實他是想說後半句的,但是想了想,還是憋住了.

宋喜渾身熱到發虛汗,但躺著終歸是比坐著舒服,努力動了動唇瓣,她權當是夢里與他對話,所以不加掩飾的回道:"你放心,我神經病才會想太多."

喬治笙聞言,幽暗的眸子深深地睨了她一眼.

過了幾秒,他沉聲道:"作了這麼久,最後還不是要求我?"

宋喜閉眼回道:"我什麼時候求你了?"

喬治笙回道:"你求我借你傘."

宋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