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 你不喜歡,有人喜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怎麼都想不到,車窗降下後,看見的竟然會是一張熟面孔,關鍵元寶在…她本能的往後面看了一眼,那人一身黑色,坐在靠右邊的位置,此時也正看著她.

宋喜一不小心跟他四目相對,是她慫,她幾乎本能的別開視線,明顯的停頓了兩秒,這才重新看向元寶,出聲問:"你有傘嗎?"

元寶轉頭看向喬治笙,不多時,喬治笙遞了一把傘過來,這傘是不能折疊的,純黑的一把,手柄是一只銀色的鷹頭.

宋喜順著車窗接過傘,頷首道:"謝謝,回頭我把傘還給你們."

說完,不待元寶說話,宋喜轉頭就跑.

撐起雨傘,宋喜不是為了給自己遮雨,而是給背起老爸的襯衫男父子遮雨,三人狼狽的穿梭在車輛之間,有人不忍心,降下車窗,遞了把雨傘給宋喜,叫她自己遮雨.

慌忙中,宋喜道謝,但卻沒接,左右已經全身濕透,沒必要再遮了.

宋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視線中,元寶順著後視鏡往後看,嘴上說道:"她真讓我刮目相看."

這是第一次,不是在電視電影中,是在鮮活的現實世界里,看到一名醫生可以為病患做到何種地步.

喬治笙薄唇開啟,不冷不熱的說:"這是她應該做的."

元寶偷著撇了下嘴,暗道像喬治笙這樣鐵石心腸的人,八成是不會因為宋喜身上的閃光點,就原諒她犯下的'錯誤’.

但元寶一時忽略掉,'這是我應該做的’,這句話出自宋喜的口,基本上也是她職業上的格言,她從沒覺得自己做的有多好,她只是做她應該做的.

喬治笙聽她說過不止一回,也不止一次看她'狼狽’救人,之前在岄州穿著睡衣跑去搶救程德清,這回又是頂著大雨搶救陌生人,她當真是說到做到,有時候簡直沒把自己當女人,全身上下濕的跟落湯雞一樣,他剛才隨便一眼,就看到她T恤下的內衣輪廓.

喬治笙有些生氣,但更多的是莫名的心里焦躁,滿腦子都是她那張布滿雨水的臉,頭發濕透黏在臉頰兩側,她脾氣這麼大,連給他買的藥都能沒拆封扔垃圾桶,但今天卻為了一個陌生人,向他伸出了手.

他若不是心疼那個老爺子,才不會隨隨便便把傘遞給她,就讓她在外面淋著,反正她骨頭硬,淋不壞.

正想著,駕駛位的元寶忽然說了句:"對陌生人都這麼有善心,本人也不會壞到哪里去.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陰森森的問道:"什麼意思?她不壞,我壞嗎?"

元寶瞄了眼後視鏡,但見喬治笙薄唇緊抿,收回目光,他趁機回道:"我不知道她最近又哪兒惹著你了,以前我是覺著她挺可憐,讓你別跟她一般見識,現在我是開始崇拜她了,上次在禁城,祁丞惹事兒,要不是有她在,我們也會很麻煩,這次你也看見了,有幾個當醫生的能做到她這樣?"

說著,元寶口氣略顯無奈,"別的不說,就當日行一善,也不能欺負一白衣天使啊."

喬治笙眼底帶著明顯的戲謔,口吻也是充斥著疑問:"白衣天使?"

喬治笙覺得元寶一定是被宋喜的外表給迷惑了,只有他才清楚某人氣起人來多要命,他幾次三番的給她台階,她不僅不下,還把台階給拆了;回老宅,他好心好意讓她先走,怕她難堪不舒服,結果她出門就把藥給扔了;同一屋簷下,他還沒等說什麼,她倒好,白天回家晚上出門,這是為了避開他,甯可去當夜貓子.

最讓他來氣的是,她竟然敢對他視而不見,從小到大,喬治笙從來沒被人這般挑釁過,到底是誰欺負誰?

元寶知道喬治笙跟宋喜的一些事兒,但他畢竟不住翠城山,也不可能事事皆知,他只是突然被宋喜今天的行為觸動了,所以硬著頭皮站宋喜,頂著如芒刺在背的壓力,毅然決然的回道:"反正我以後不會為難她了."

喬治笙一聽,這是要造反?

"要是喜歡她,直說."喬治笙聲音不自覺的沉了幾分.

元寶口吻如常的回道:"我不喜歡她,她太要強,太要強的女人往往不可愛."

喬治笙眼底很快的滑過一抹嘲諷跟不屑,可愛?聽著就膩歪,要那麼可愛有什麼用?可愛能當飯吃?

他沒接話,元寶自顧自又補了一句:"我不喜歡她,不代表其他人不喜歡,她真挺好的."

喬治笙臉色不好看,沉聲說道:"你這麼崇拜她,要不你明天開始去醫院工作吧?"

元寶回道:"算了,你身邊就我一個能陪你說說話的人,我走了,你豈不要當啞巴了?"

說完,元寶自己都忍不住樂.

喬治笙沉著一張俊美面孔,氣到極致,他半晌沒說話.

外面的路段正在疏通,元寶側頭看著汩汩的水流淌過玻璃,忽然輕聲說道:"笙哥,別總對我們之外的人拒之千里,有些人的確不是從小玩兒到大的,但是從現在開始也不晚,就算做不成夫妻,做個能說幾句話的朋友也挺好,畢竟三年一轉眼就過了."

擱著從前,喬治笙一定會趁機反擊,告訴元寶,你愛交朋友你去交,他不缺.

但今兒不知怎麼了,也許是外面堵車堵了半天,把他的耐心拓寬了許多;也許是大雨滂沱,雨聲澆滅了他的火氣;也或許,是他腦海中不停閃現的,宋喜渾身濕透的模樣.

總之,喬治笙意外的沒有還嘴,甚至還在認真考慮,元寶說的話,到底對不對.

三年,一轉眼就過了……

宋喜將父子二人送到最近的醫院,看到老人被護士接進急診室,這才松了一口氣,襯衫男下樓去繳費,她一個人默默地從樓上下來,一路上好多人都在看她,看她為何手上拎著一把傘,還如此狼狽.

撐傘出了醫院,宋喜站在路邊攔車,明明計程車亮著空車牌,可是看到她,還是一腳油門從她身邊經過,起初宋喜還以為這些車都是有人叫的,直到一連三輛車都是如此,她才後知後覺,是不是因為她渾身太濕,司機怕她把車子弄髒,所以干脆越過去?

得知這樣的結果,宋喜已經在雨里站了二十幾分鍾,之前忙來忙去沒感覺,這會兒一閑下來,突然覺的好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