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途遇車禍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被丁慧琴拉著聊了半天,主要是說衛生局的事兒,如果真被衛生局那里卡了一道,她今年定職稱就怕是懸了.

宋喜沒說,她真不在乎什麼職稱,許是她眼底的淡然太明顯,丁慧琴忍不住說了句:"你定上副主任,每個月薪水比現在多多少,你自己算過沒有?我不是說你現在過得不夠好,而是你要為以後打算,手里多攢些錢,關鍵時刻總歸是有用的."

丁慧琴這番話無意間戳到了宋喜心底的一個軟肋,她想到宋元青,她說過以後要攢錢買個帶花園的大房子,等到宋元青出來的時候,給他一個安享晚年的地方.

錢,她從前從未在乎過,哪怕是現在,好像也沒有捉襟見肘,只是,的確該仔細為以後籌謀了,畢竟她不可能一輩子住在喬治笙那里,他時刻提醒著她,她是寄人籬下,那里始終不是她的安身之所.

沉默片刻,宋喜開口道:"我知道了丁主任,以後我不會再犯這種錯誤,也會努力爭取今年把職稱定上."

宋喜這種人,輕易不承諾,承諾的就一定會做到,丁慧琴聽她這麼說,心底總算是松了一口氣.

"地球是圓的,人這輩子也是兜兜轉轉,有順風就有逆風,別心煩,也別難過,老話說得好,否極泰來,好事兒多磨,等過了這段時間,自然都好了."

這些話是出于安慰,起不到什麼實質性的作用,但人都是會自欺欺人的,聽進了心里,自然也就舒服了不少.

丁慧琴囑咐宋喜半天,看時間不早了,不耽誤她回家休息,宋喜離開辦公室,乘電梯下樓.

電梯門打開,宋喜邁步往外,一抬眼看到對面走來的人,很多手里都是拿著傘的,再往外一看,外面不知何時下起了雨.

大半個小時前,宋喜看了眼窗外,那時候天還是晴的,就這會兒功夫.

下雨並沒有讓來看病的患者減少,只不過是多了些遮雨的裝備而已,宋喜站在門口,琢磨著這雨什麼時候能停.

沒站多久,身後傳來一聲:"宋喜?"

宋喜轉頭一看,是樓下腸胃科的學姐,笑著打了聲招呼,女醫生說:"我帶傘了,你是不是要出門打車?我帶你過去."

宋喜點頭應聲:"謝謝學姐."

兩人撐一把傘來到醫院門口,攔了一輛車,宋喜上車跟學姐道謝.

司機問她去哪兒,宋喜回道:"翠城山."

司機扣下空車牌,笑著說道:"住翠城山,怎麼沒自己開車?"

宋喜一整夜沒睡,被佟昊鬧騰了一把,剛剛又被同事和領導拉著聊了半天,身心俱疲,實在是不想應付,故而淡淡回道:"沒車."

司機似乎沒聽出宋喜言語中的回避,還繼續說道:"住幾千萬的房子,怎麼可能沒車?"

宋喜抿著唇瓣,干脆不說話了,說什麼?說她目前的狀態是寄人籬下嗎?

她閉上眼睛休息,擺明了不想再聊,司機也沒再問什麼,外面下著雨,車速沒有往常快.

宋喜實在是太累了,迷迷糊糊竟然睡著了,不過坐著睡的姿勢不舒服,她也只是淺度睡眠,隱約耳邊傳來一陣嘀咕聲,宋喜慢慢睜開眼,數秒後發現車子停下來了.

稍微坐直身體,宋喜透過雨刮器看到前面排了好長的隊,身邊司機小聲叨念:"走哪兒哪堵."

說著,他打開通訊器,出聲問:"老張,你在北門路嗎?現在北門路是什麼情況?我們堵在這里十幾分鍾了."

通訊器中傳來輕微的信號不好聲,緊接著另一名司機的聲音傳來,"我也在北門路堵著呢,國安大廈門口發生一起交通事故,貨車跟私家車撞了,聽說私家車上還有心髒病患者,現在正跟這兒等救護車來呢."

宋喜車中的司機說:"堵成這樣,救護車來了也進不去啊."

對方司機道:"是啊,這都半天了,不知道車里的人怎麼樣了."

宋喜聞聲,幾乎是立刻就繃緊了身體,遲疑不過三秒,她看了眼計價器上的數字,拿出五十塊錢遞給司機,"不用找了."

說罷,她推開車門往外下,司機驚訝的看著她,尤其是宋喜關上車門之後,快步往前跑.

這會兒雨下得更大了,密集的雨點橫空而落,打在臉上都會針紮似的疼,大街上各種車輛堵得水泄不通,所有人都在車里焦躁的等待,這時,一抹纖細的身影冒雨前行,快速穿過密密麻麻的車輛,眾人皆是驚詫,有人甚至降下車窗眺望.

宋喜往前跑了能有兩百米,終于看到前方路口處的貨車與私家車,兩輛車明顯都有撞壞的痕跡,雙方車主站在雨中激烈爭吵,其中穿襯衫的男人指著穿T恤男人的鼻子喊道:"我爸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你拿什麼賠?!"

穿T恤的男人垂著頭,雙方都是被雨水打濕了身體,甚是狼狽.

宋喜抹了把臉上的雨水,快步跑上前,出聲問:"哪個有心髒病史?"

穿襯衫的男人側頭看向宋喜,愣了兩秒,然後道:"我爸."

宋喜問:"在哪兒?"

襯衫男問:"你是什麼人?"

宋喜道:"我是醫生,心外醫生."

聞言,襯衫男一邊往小車後車門跑,一邊急聲說道:"醫生,你快救救我爸,他說心髒不舒服."

車門打開,宋喜看到後座歪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,看著七十歲左右,老人一臉痛苦的表情,左手按壓著心髒位置.

"爸,你沒事兒吧?"

襯衫男很無助,眼底滿是擔憂.

宋喜彎腰半跪進車里,出聲詢問:"大爺,您能聽見我說話嗎?"

老人閉著眼睛,臉色蠟黃,嘴唇發紫.

宋喜手邊沒有任何器材,只夠進行最基本的判斷,然後問老人兒子有沒有攜帶藥物.

襯衫男在老人身上摸了半天,什麼都沒摸到,這才說:"我本來要帶我爸去醫院檢查的,他最近一直說心髒不舒服."

宋喜說:"不能再等了,我去借把傘,一會兒你背著老爺子,我給你打傘,必須馬上送醫院."

襯衫男完全是懵的,宋喜說什麼他都只管點頭.

宋喜扭身往旁邊跑,附近都是私家車,所有人都坐在車里看熱鬧,宋喜眼睛被雨水蒙了,也沒細看,跑到距離自己最近的一輛車旁,敲下駕駛席車門.

車窗緩緩降下,逐漸露出一張清雋而熟悉的面孔,宋喜剛想說,請問有傘嗎?但是話到嘴邊,她愣住了.

"宋小姐."

竟然是元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