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組團來欺負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佟昊早就嘗試過宋喜的牙尖嘴利,不以為意的說:"那你報警抓我啊?"

說罷,他松開她的手腕,宋喜二話沒有,轉身往手術室門口走,佟昊在她快出門之際,幾個大步跨到她身邊,從後面拉住她的手臂,出聲問:"你還真想讓我吃牢飯?"

宋喜垂目瞥了眼他的手,"松開."

佟昊聽著她充滿威脅的語氣,輕笑著道:"我要是不松呢?"

宋喜忽然抬起右手,她手里還拿著手術刀,佟昊動作很快,反手扣住她的手腕,蹙眉道:"還來?"

宋喜兩只手都被他控制住,想都不想,抬起腳往他腿上踹,佟昊不是不能反抗,只是他的那些招,沒一個可以用在宋喜身上,他不能防守,只能硬生生的挨了一腳.

她這一腳是真沒省力氣,踢得佟昊小腿骨生疼,'嘶’了一聲,他半真半假,佯裝要翻臉,他記得宋喜膽子不大,之前他翻臉,她都是躲在霍嘉敏身後的.

然而這一次,佟昊失算了,他不知道宋喜這段時間正心里窩火沒處發泄,他這邊還瞪著眼睛,宋喜第二腳已經踹出來了.

下面一躲,佟昊松開宋喜的手腕,站到一旁說:"你屬驢的?"

宋喜瞪眼看向佟昊,大聲道:"欺負人沒完了是吧?你到底想怎麼樣?就想讓我跟你說聲對不起嗎?我告訴你,我不說!有種你打死我!"

她氣得胸口明顯上下起伏,不知道是不是眼睛瞪得太大,竟然隱隱有發紅的趨勢,佟昊沒想到她會生這麼大的氣,兩人四目相對,他臉上表情略顯尷尬.

大吼過後的手術室顯得格外的安靜,宋喜心里委屈極了,還真是牆倒眾人推,喬治笙欺負她,姜嘉伊欺負她,就連佟昊也好死不死的過來調侃一番,他們都拿她當什麼了?

酸澀刹那間湧上鼻尖,宋喜差一點兒就哭了,別開視線,她緊抿著唇瓣不說話.

佟昊在原地站了十秒不止,唇瓣開啟,出聲說:"我又沒讓你跟我道歉."

宋喜不出聲,佟昊再次沉默半晌,開口道:"一直都是你打我,第一次是,這次還是,我都沒哭,你哭什麼?"

宋喜眼眶很熱,越是不想哭,心里越是難過,仿佛委屈堆積了太多,心底已經裝不下,無論怎麼隱藏,還是露出來了.

佟昊沒哄過女人,更何況還是宋喜這種'油鹽不進’的,尷尬了半天,他忽然開口道:"要不你跟笙哥說,讓他罰我."

不提喬治笙還好,提起宋喜就忍不住火冒三丈,還叫喬治笙罰佟昊?佟昊的錯跟喬治笙比起來,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.

喬治笙慣會傷人心,宋喜最近想方設法的麻痹自己,什麼招兒都用了,可是最後不得不承認,傷心總是難免的,都怪她一廂情願.

抬眼看向佟昊,宋喜紅著眼眶,心底的潛台詞是:一丘之貉!

她把對喬治笙的怨懟也落在佟昊頭上,佟昊看到她的眼神,心都涼了半截,暗道他真有這麼過分嗎?她至不至于用這樣的神情看著他.

喉結上下一動,佟昊開口道:"說話,你到底想怎麼樣?"

宋喜終于開了金口,只說了兩個字:"出去."

佟昊感覺自尊心受到了打擊,明明是高高興興的來,結果灰頭土臉的走.

他也要面子的好不好?

不再多言,佟昊轉身拉開手術室房門,邁步往外走.

門外不遠處就站了好幾個人,有年輕的男醫生,有值夜班的小護士,之前聽到里面傳來宋喜的喊聲,他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兒,想沖進去看看,但轉念一想,宋喜欸,心外一把還對付不了一個心髒受了重傷的病患?

結果佟昊直挺挺的從手術室里出來,喪著一張臉,跟煞神似的,幾個人嚇得本能閃開,幾秒之後才回過神,趕緊往手術室里面沖.

宋喜靜靜地站在原地,手里還握著手術刀,幾人進門後馬上去看她的臉色,爭相問:"宋醫生,你沒事兒吧?"

宋喜忽然覺著心里很疲憊,疲憊到連一句違心的沒事都講不出口.

放下手術刀,她默默地往外走,背影看起來特別單薄纖弱.

隔天早上,交接班的同事都已經到了,宋喜收拾東西准備回家,一個平常跟宋喜關系不遠不近的女醫生來到她面前,小聲道:"宋醫生,我想問一下,昨天那事兒怎麼樣了?"

宋喜腦子有些反應不過來,"什麼事兒?"

女醫生說:"就是衛生局檢查的事兒."

宋喜一時間沒有回應,女醫生徑自說:"是這樣的,我們家有一個親戚,她是夜城本地戶口,正好可以選擇咱們的新項目,里外里可以省五六萬,我都跟她說過了,新項目最遲今年年底就能正式推出,她們家里人也都在等,我這親戚家里條件一般……"

女醫生說了很多,宋喜從第二句就聽明白了,無外乎是在問她,自己闖出來的禍,准備什麼時候解決?

宋喜心里沒有不高興,畢竟對方的態度很好,也沒有故意大聲叫所有人都聽見,而且歸根究底,這是宋喜跟姜嘉伊之間的私仇,也的確連累到心外.

耐心的聽完,宋喜面色如常的回道:"我正在找人聯系衛生局的人,這幾天應該會有消息."

女醫生笑了笑,道:"我不是催你啊宋醫生,就是我家里親戚一直在問我……"

宋喜微笑,"沒關系,我盡快解決."

隨後兩人又客套的寒暄了幾句,女醫生打招呼告別,宋喜邁步往外走,走在走廊中,宋喜被一個小護士告知,說丁主任找她,宋喜臨時又去了趟副主任辦公室.

敲門進去,宋喜問:"丁主任,您找我?"

丁慧琴道:"我聽人說,昨晚你值夜,有人故意過來騷擾?"

宋喜微頓,隨即回道:"沒事兒了."

丁慧琴說:"咱們醫院都有監控,有什麼事兒警察一來就能查到人,是什麼人膽子這麼大,醫院都敢說來就來說走就走?"

宋喜身心疲憊,不想再多生事端,只好道:"真沒事兒丁主任,我跟他認識,不是什麼壞人,就是腦子不好使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