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 只要她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今晚心外破天荒的安靜,沒有像前幾天似的,人腦袋差點兒打出狗腦袋來,醫院也是害怕女醫生值夜會出事兒,剛開始丁慧琴都跟宋喜說,叫她調回白班,宋喜不肯,科室只能又給她配了一個男醫生一起值夜.

男醫生是新來的,夜醫大本科畢業,今年跟宋喜一樣大,但宋喜已經是工齡九年的老人兒了,男醫生特別崇拜她,白天沒機會跟她說話,這會兒可算是逮到人,滿臉興奮地向她取經,偷師學藝.

宋喜正跟辦公室里跟他聊天,忽然房門被人緊急敲響推開,一名護士站在門口,急聲說:"宋醫生,急診."

宋喜前一秒還像小貓一樣慵懶悠閑,聞言,零點幾秒之內起身,兩個箭步,人已在門口,男醫生只覺著面前一陣風刮過,後知後覺,馬上跟出去.

宋喜出了辦公室,順著小護士的方向往左看,走廊左邊五米開外,一個男人架著另一個男人,被架之人右手捂著心口位置,滿手都是血,正費力的往這邊走.

宋喜立即跑上前,剛想詢問,結果定睛一瞧,不由得美眸圓瞪.

佟昊?

佟昊垂著頭,一副筋疲力盡,虛弱的不能再虛弱的模樣,宋喜畢竟是專業人員,驚詫稍縱即逝,馬上便吩咐人准備手術室,然後想都沒想,來到佟昊身側,手臂環住他的後腰,跟人一起把他往手術室扶.

"他怎麼受傷的?"路上,宋喜問.

另一側的男人回道:"我不知道,我趕到的時候昊哥已經這樣了."

宋喜問:"是什麼傷?"

男人說:"刀傷."

宋喜蹙著眉頭,沒再說話,短短的幾十秒鍾,一切准備就緒,除了佟昊跟醫護人員之外,手術室內清除其他閑雜人等.

宋喜看著平躺在手術台上的佟昊,試圖把他捂在心口處的右手拿開,她好檢查傷勢,可她的手才剛剛碰到他的手腕,迷糊中的佟昊忽然蹙眉道:"別碰我!"

他都虛弱成這樣了,聲音還是威懾力十足,嚇得一旁的小護士險些拿掉了東西.

宋喜也是心底一驚,緊接著嘴上安撫,"佟昊,你能聽見我說話嗎?"

佟昊蹙著眉頭,緩緩睜開眼睛,宋喜背著光,面孔模糊,可他還是很輕的聲音,叫了句:"是你……"

宋喜說:"是我,我是宋喜,你受傷了,我幫你看看."

佟昊胸口輕微起伏,似是在倒氣,過了幾秒才道:"我只讓你看,其他人,出去."

宋喜也皺了皺眉,"這兒是醫院,誰也不會害你."

他以為這里是男澡堂子?還不能給別人看,關鍵要真是男澡堂子,光留她一個人也不像話.

佟昊始終眉頭緊蹙,氣若浮絲的說:"我只讓你看……"

站在宋喜身邊的年輕男醫生小聲道:"要不先給他麻醉?"

宋喜還沒等回答,沒想到已經這樣的佟昊,忽然一腳踹在旁邊的置物架上,嘩啦一聲,架子上的手術刀手術鉗掉了一地.

"啊!"

兩個小護士嚇得花容失色,連連往後躲,男醫生也是本能的閃到宋喜身後,感覺佟昊要殺人.

宋喜被佟昊氣得一口血沖到頭頂,好想打他,可定睛一瞧,他捂著心口的手上全是血,怕再耽擱幾分鍾,沒事兒都拖到有事兒.

努力咽下這口惡氣,宋喜出聲吩咐,"你們都出去吧."

男醫生怯怯道:"宋醫生,那你自己…"

宋喜說:"沒事兒,我來處理."

有宋喜在,他們不擔心手術上的問題,只是手術台上這頭活驢……哎,怎麼看怎麼是個危險人物.

男醫生跟兩名小護士離開手術室,宋喜睨著佟昊道:"人都走了,你趕緊好好配合,不然死了算誰的?"

佟昊出聲回道:"有你這麼說話的醫生嗎?"

宋喜不搭理他,徑自去拉他的手,這回佟昊倒是配合,順著她的力道把手拿開.

他穿了件黑色的半袖T恤,心口那里濕了一塊兒,也看不出具體情況,宋喜正要掀開他的衣服一探究竟,手指都已經拉到T恤下擺,但卻突然動作停住.

佟昊半眯著眼睛,喘息道:"怎麼了?"

宋喜慢悠悠的走到一旁,拿起架子上的手術刀,再折回來的時候,手術刀橫在佟昊脖頸處.

佟昊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詫色,但卻絲毫不慌,垂下睫毛看了眼刀,又掀起眼簾看向宋喜,問:"你是不是放錯地方了?"

宋喜冷眼瞧著佟昊,粉唇開啟,出聲說:"醫院的停尸間,你沒待過吧?"

佟昊說:"什麼意思,我還活著呢,現在就咒我死?"

見宋喜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看,他又補了一句:"你不是心外一把,醫術高明嘛,那你快點兒救我."

宋喜忽然握著手術刀,直戳佟昊心口,佟昊反應超快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與此同時,翻身坐起,瞪著眼睛對她說:"靠,你瘋了?"

生龍活虎,身形矯健,動作靈敏,底氣十足……哪里還有剛才那副林妹妹的模樣.

宋喜面不改色,冷著臉道:"佟昊,是你很閑,還是你以為我很閑?"

佟昊知道宋喜已經識破他的計謀,眼底的驚怒褪去,換做促狹,不答反問:"你什麼時候看出來的?"

宋喜拉著臉說:"你不是被刀捅了嗎?衣服上連個破口都沒有,你那血是從嘴里吐出來的?"

聞言,佟昊低頭一看,可不嘛,心口那里的衣服完好無損,許是自己都覺著尷尬,佟昊撇了下嘴,抬頭說:"出招兒的人是智障,這都想不到."

很顯然,宋喜並沒有因為他的甩鍋而原諒他,她就這樣一眨不眨,面無表情的盯著他看,兩人距離不遠不近,他坐在床邊,抓著她的右手腕,她再近一步就快站到他的雙腿之間,如果沒有她手里緊緊攥的那把手術刀,其實這畫面還是挺漂亮的.

沉默五秒有余,終是佟昊扛不住壓力,唇瓣開啟,悻悻道:"看什麼?你還想在這兒殺人滅口?"

宋喜沉聲說:"蓄意妨礙醫生等公職人員工作,釀成重大後果的,可以判刑,你是不是淮揚菜吃膩了,想換個口味,嘗嘗牢飯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