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她身邊從來不缺帥哥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跟齊未來到樓上包間,服務員遞上菜單,兩人各點了幾道菜.

待到服務員走後,宋喜微笑著對齊未說道:"謝謝你送我生日禮物,上次沒有當面感謝,這次補上."

齊未俊美又邪氣的面孔上掛著好看的笑容,目光盯著宋喜的包包,出聲問道:"你不會是因為出來見我,特地換的包吧?"

宋喜順著他的視線,看了眼包上的小獅子掛件,一本正經的回道:"你太瞧得起我了,我就這一個包."

齊未臉上笑容變大,順勢回道:"那看來明年你生日,我要送包了."

宋喜說:"你什麼時候生日,我也記著點兒."

齊未道:"現在不告訴你,到時候給你一個驚喜."

宋喜但笑不語,這是兩人第一次面對面單獨吃飯,可是話里話外卻像是認識蠻久的朋友,宋喜對齊未的印象只有兩個字:舒服.

有些長得帥的人很喜歡耍帥,宋喜身邊也不乏這類人,她覺得交朋友,三觀比五官重要,自己舒服比別人看著舒服重要.

除了彼此的名字,他們對對方知之甚少,所以能聊的有很多,聊天中途,宋喜手機響了,是顧東旭打來的,宋喜跟齊未打了聲招呼,起身出去接.

站在包間外面,宋喜接通,"喂?"

顧東旭開門見山,"我聽胖春說,你得罪了衛生局的人,他們要整你?"

語氣完全是一副誰動我喜姐,我就跟誰抄家伙的架勢.

宋喜怎麼把這茬給忘了,韓春萌現如今跟顧東旭住一起,她要是知道了,顧東旭也一定會知道.

垂下視線,宋喜盯著自己的鞋尖兒,故意輕松的口吻回道:"你別聽大萌萌的,沒那麼嚴重,我自己能處理."

顧東旭說:"誰給你穿小鞋兒?"

宋喜想混過去,"沒誰,你不認識."

顧東旭道:"我幫你找人,還特麼能讓別人給欺負了?"

宋喜趕緊說:"你找誰啊?你也不認識衛生局的人,你聽我的,我自己心里有數,我爸以前有朋友在衛生局工作,我已經聯系了."

身後傳來開門聲,宋喜扭頭一看,是齊未.

她拿著手機,低聲說:"我晚點兒打給你,我這邊還有事兒,先掛了."

看她掛斷電話,齊未出聲道:"有事兒嗎?"

宋喜微微一笑,"沒有."

齊未道:"我剛剛聽你說衛生局,我正好認識衛生局的朋友,有什麼能幫忙的?"

宋喜本能的搖了搖頭,"沒事兒,謝謝."

齊未看著她道:"不把我當朋友?"

宋喜笑說:"沒有…"

齊未說:"你等我去趟洗手間,回來細聊."

說罷,他徑自邁步往前走,剩下宋喜一個人回到包間,不多時,齊未推門進來,第一句就是,"說說你的事兒."

宋喜看了眼齊未,他面色如常,倒真有幾分相識多年的錯覺.

宋喜正欲開口,齊未忽然補了一句:"你要還說沒事兒,那今天可是咱倆最後一頓飯了."

宋喜噎了一下,他這是把她的後路都給堵死了.

她不是個愛向外人求助的人,因為面子,可人有時候也很奇怪,有些話,不能對最親近的人講,反而可以對沒那麼熟的人說,究其原因,可能是不想把自己最脆弱無能的一面,暴露給最親近的人看,反倒是沒那麼熟的,也就沒那麼多忌諱.

宋喜略一遲疑,撇了下嘴角,用開涮的口吻回道:"我在醫院工作,得罪了在衛生局工作的小人,她今天下來我們院里檢查,我一時沒忍住,把她扔下自己走了,現在她不僅難為我們醫院,還卡我們心外的一個項目."

多麼悲傷的一個故事,可對面的齊未忽然一咧嘴,笑了.

宋喜美眸抬起,看著他說:"笑點在哪兒?"

齊未不答反問:"請問你當時走的時候,內心活動是什麼?"

宋喜道:"爽啊,看著她生氣卻拿我沒轍的樣,我睡覺都睡得比往常好."

齊未笑說:"你就沒想到後果?"

宋喜說:"難為人得有個限度,她越線了."

齊未不著痕跡的收回臉上笑容,點頭回道:"你等我消息,我幫你找人問問."

宋喜道:"我跟你說,是怕你以為我沒把你當朋友,但你真的不用麻煩,我心領了."

齊未睫毛一掀,挑釁的口吻道:"看不起我?"

宋喜一臉的哭笑不得,欲言又止.

齊未道:"欺負我朋友就是欺負我,我最近正鬧心有氣兒沒處撒呢."

他這麼一說,宋喜問:"你怎麼了?"

齊未歎氣,"哎,家里事兒,煩."

宋喜道:"清官難斷家務事,我就不給你出謀劃策了,還以為是感情受挫了呢."

齊未聞言,勾唇一笑,"我?我長得像是會在感情上受挫的人嗎?"

宋喜也忍不住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出聲回道:"如果我沒想錯的話,你是在拐彎抹角的誇自己嗎?"

"還不夠明顯?"

"很明顯."

兩人互相調侃幾句,之前宋喜都以為他是個老實的帥哥,現在一看,十帥九壞,什麼老實溫順都是裝的,其實齊未特別自戀,他也知道自己長得帥.

總的來說,這頓飯吃的很是愉快,待到吃完,兩人一起下樓,宋喜准備去買單,齊未說:"不用了."

宋喜稍微一愣,緊接著反應過來,是他買過了,之前他說去洗手間,八成就是下樓去買單的.

眉頭輕蹙,宋喜說:"你怎麼這樣啊?說好了我買單……是不是看不起我?"

齊未笑著回道:"想什麼呢,等著下頓你請,我多賊,怕你請完這頓,下次就不出來了."

宋喜雖然沒談過幾次戀愛,但是她很聰明,男人的套路,就算一打眼她看不出來,可是幾句話過後,也不難猜出,套路不怕深,怕就怕齊未這種,我套路你,但我還告訴你,就像是說了她想說的話,讓她無話可說.

原本宋喜只欠他一頓飯,現在好了,轉眼欠了兩頓.

兩人從二樓走下一樓,好死不死,喬治笙他們也剛吃完飯,從包間里面出來,之前常景樂形容宋喜身邊的男人帥,其余幾人都沒往心里去,這回看見本尊了,不得不承認,常景樂這回沒撒謊.

齊未,是真的很帥.

宋喜一眼就看到喬治笙,下意識的別開視線,但馬上又想起,她可以不跟他打招呼,但是不能不跟其他幾人打招呼,所以又硬著頭皮看過去,裝作沒事兒人的樣子,微笑,"你們剛吃完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