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護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雖是答應了潘厚循,說她想辦法,可是掛斷電話,她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麼解決的辦法來.

喬治笙她是想都不想,除非是跟宋元青有關的事兒,不然她丟命都不會再去找他.

宋元青那邊,如果她托人帶話過去,他無論如何都會想辦法幫她,可她又怎麼舍得再讓老宋操心.

顧東旭,東旭身邊有什麼人,宋喜基本門兒清,讓他找一些警界的人,尚且在他的工作范圍之內,可如果讓他跨行去找衛生局的人,這是明擺著給他添麻煩,她已經給他添了很多麻煩,丫那麼要面兒一人,竟然都被逼著去找喬治笙幫忙了.

想了想,宋喜還是不去找他了.

放眼望去,身邊就這幾個能說得上話的人,若是聯系從前的那些叔伯長輩,事兒能不能辦成另說,保不齊還要被人當包袱嫌棄.

"哎……"宋喜愁的直歎氣.

她正搜腸刮肚的想轍,床邊的手機忽然響起,嚇了她一跳,低頭一看,屏幕上顯示著'齊未’來電字樣.

齊未?

宋喜有些意外,劃開接通鍵之後,主動開口打招呼,"齊未."

手機中傳來男人好聽的聲音,"宋醫生,下班了嗎?"

宋喜腦補他那張酷似陳冠希的臉,微笑著回道:"我最近改了夜班,還沒開始上班."

齊未也有些詫異,"是嗎?那你吃過晚飯沒有?"

這提議已經非常明顯,宋喜想起自己還欠了齊未一頓飯,故而爽快回道:"還沒有,你現在有時間嗎?我請你吃飯吧?"

齊未笑說:"好啊,你定地方."

宋喜說:"你喜歡吃什麼?"

齊未回道:"我都可以."

宋喜說:"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,最近天熱,我們吃些清淡的,去松鳳軒吧."

"好,我現在過去,你要是先到了,等我一下,我要半小時."

宋喜說:"我可能更久,你慢慢來."

兩人約好地點,掛斷電話後,宋喜起身收拾.

宋元青把她養的很好,也教會她很多為人處世的道理,比如一件未解決的煩心事兒跟另一件需要她還人情的事情同時發生,那她必須要以最好的姿態來應對後者,畢竟被她欠人情的人,沒義務去理解她此刻的難處,更不需要為她的難處買單.

人要具備同時處理幾件事情的能力,成年人更要習慣世事無常,不能盡如人意,但要力求做到滿意.

宋喜換好衣服,出于禮貌又化了個淡妝,出門打車趕往松鳳軒,車子停在飯店門口,宋喜給錢下車往里進,這是家吃淮揚菜的地方,夜城的淮揚菜館並不多,而這家算是最有名的,上下一共三層,每一層都很大.

宋喜進門後正欲給齊未打個電話,問他到了沒有,手機剛掏出來,忽然聽到有人叫她.

本能的聞聲往左看,左邊靠走廊的一個包間門口,站著一抹熟悉的身影,是常景樂.

常景樂邁步朝宋喜走來,宋喜也往前迎了幾步.

他笑說:"你什麼時候來的?"

宋喜回答:"剛到."

常景樂說:"進來一起吃吧,我們這邊沒外人."

宋喜笑著回道:"不了,我約了朋友,他可能已經到了,我正要給他打電話."

常景樂眼眸顧盼生姿,打趣道:"男的女的?"

宋喜笑說:"男的,大帥哥."

常景樂眸子微挑,"真的假的?有我帥?"

宋喜剛要回答……

"宋醫生."

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宋喜扭頭一看,二樓樓梯口處,齊未邁步走來.

常景樂看了齊未一眼,暗道宋喜還真沒撒謊.

齊未來到宋喜身邊,宋喜看著他說:"你都到了,我剛要給你打電話."

齊未說:"一樓包間都滿了,我訂了二樓包間,想著你快到了,下來接接你."

宋喜看向一旁的常景樂,微笑著說:"那我們先上去了."

常景樂面帶笑容,"好,快上去吧."

兩人在一樓打了聲招呼,常景樂目送宋喜跟齊未並肩往二樓走,待他折回包間,房門還沒等關嚴,馬上就一臉八卦的表情說道:"我剛看到宋喜跟個帥哥上樓了."

包間中有喬治笙,阮博衍,佟昊,還有元寶,聞言,四人四副表情.喬治笙面不改色,像是沒聽到;阮博衍表情自然,不以為意;佟昊眸子微挑,似是有些興趣;到了元寶這兒,他心里想出花,但表面還要云淡風輕.

四個人竟然沒有一人接他的話,常景樂自己覺得無聊,叨念道:"你們怎麼一點兒都不好奇?"

阮博衍眼皮一掀,看著他說:"你干嘛對宋喜這麼上心?"

常景樂想都不想的回道:"朋友嘛."

佟昊似笑非笑的道:"你跟女人之間還有友誼呢?"

常景樂瞥眼說:"怎麼沒有?我不喜歡的,不喜歡我的,都是朋友."

佟昊問:"那你跟宋喜是前者還是後者?"

常景樂撐著下巴,洋氣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狐狸般的笑容,唇瓣開啟,意味深長的說:"要看在座的有沒有人跟我搶了."

元寶聽的心驚肉跳,一個宋喜,已經把喬治笙給氣成這樣,如果再加一個常景樂……那還不翻了天?

他忽然想起那晚打牌,阮博衍開玩笑提的綠帽子,這萬一自己人給自己人戴了綠帽子,他到底去抄誰的家?

正想著,桌上那尊沉默寡言的活閻王終于開了口,他神色依舊冷淡,口吻亦然,"我說過,別去騷擾她."

常景樂不以為意的瞥眼過去,淡淡道:"干嘛?你喜歡她?"

喬治笙說:"宋元青讓我關照她,我自然不能看她羊入虎口,她要是有個閃失,姓宋的翻了臉,倒黴的是我不是你."

常景樂賊笑,"到我這兒怎麼能是羊入虎口呢?我一向憐香惜玉,不像你,跟性|冷淡似的,女人不會喜歡你."

喬治笙一個冷眼刀扔過來,常景樂被他看到後脊梁發寒,扛了幾秒之後,忍不住蹙眉回道:"哎呀,好了好了,隨便說說而已,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."

喬治笙這才收回冷冽的目光.

阮博衍忽然問了句:"你剛才說她跟誰來的?"

常景樂聞言,馬上被勾過去,興致勃勃的回道:"一個帥哥,長得很像陳冠希,原來宋喜喜歡這一掛的."

元寶很快的偷瞄一眼喬治笙,但見他視線微垂,唇瓣緊抿.

得,又不高興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