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透明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打車回翠城山,宋喜太累,在車上就睡著了,車子開到地方,司機將她叫醒,宋喜迷迷糊糊的給錢下車,邁步往里走.

剛進了別墅院子,宋喜無意間一抬頭,看到正對面走過來兩個高大身影,慢半拍勾起唇角,她白皙精致的面孔上綻開柔和的笑容.

喬治笙早就看到宋喜,一晃兩人十來天沒碰面,他都快忘記家里還有其他人住,宋喜慢半拍抬頭朝他看來,忽然對他露出笑容,刹那間,喬治笙心跳漏了一拍,原本還生她的氣,她這一笑……

宋喜咧開唇角,目光穿過喬治笙,落在元寶身上,主動開口打招呼,"早."

眼下才上午九點過,確實不算晚.

元寶發覺宋喜在跟他說話,本能的微笑著回了句:"宋小姐,早."

說話間宋喜已經走到他們面前,她眼里完全只有元寶一個人,打了聲招呼之後,又說了句:"我先進去了."

元寶頷首,宋喜與他們擦身而過,自始至終,眼球沒往喬治笙臉上瞥一下,更別說是跟他講話.

待到宋喜走後,元寶忍不住偷瞄喬治笙臉色,喬治笙還是一貫的面色冷淡,不說話,一時間也猜不出心中所想.

元寶不由得在心底給宋喜豎起大拇指,暗道喬治笙的面子她都敢撅,這不跟老虎臉上拔須一樣嘛,而更讓他驚訝的是,喬治笙竟然沒有翻臉,就任由宋喜當眾不給他面子.

以元寶對喬治笙的了解,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.第一,喬治笙記仇了,雖然眼下沒發作,但早晚還是會在宋喜身上找回來;第二,喬治笙只縱容親近之人.

宋喜究竟是前者還是後者,因為喬治笙藏得太深,就連元寶也不敢肯定.

但有一點是特別明顯的,宋喜牛逼!

宋喜回到別墅,大門一關,高冷的模樣立即塌陷,心髒狂跳不止,沒有人比她心底更清楚,她就是只紙做的獅子,外表看起來高冷,實則內心不堪一擊,剛剛看到喬治笙的刹那,她馬上就心亂了,說不出是氣還是賭氣,沒有跟他打招呼,是本能也是忍不住的小脾氣,她以為他會找茬,結果…他面不改色,拿她當透明人一樣.

果然,還是她太把自己當回事兒,喬治笙那種人,哪有多少時間跟她較勁兒呢.

換了拖鞋往里走,宋喜自己得出這樣的結論,心底說不出是釋然還是更加泛堵.就跟哀默大于心死是一個道理,把一個人當透明人,可比吵架來的傷人.

徑自上三樓回到房間,宋喜喂了貓,洗了澡,然後一頭倒在大床上,累得腦袋嗡嗡疼,可卻怎麼都睡不著,睜眼閉眼盡是之前在院子中看見喬治笙的一幕,她以為她沒有看他,可如今回想起來,他穿著什麼樣的襯衫,什麼樣的西褲,還有什麼樣的鞋子,她都記憶猶新.

眉頭蹙起,宋喜覺著自己是魔怔了,被喬治笙給氣魔怔了.

躺在床上翻來覆去,最後宋喜都強迫自己必須睡著,晚上還要上夜班的,就這樣不知道折騰了多久,她實在是累極了,不知何時沉沉睡去.

這一覺直接從上午睡到晚上七點,宋喜被手機鬧鍾吵醒,摸到床頭燈開關,打開燈,腦中關掉之後,她瞥見屏幕上一排的未接電話.

丁慧琴給她打了七個,韓春萌打了十三個,就連副院長都有兩個未接.

白天的事兒,宋喜當然沒忘,她一時來氣把姜嘉伊扔在醫院,姜嘉伊一定不會善罷甘休.

坐在床邊,宋喜先給韓春萌回了通電話,韓春萌那邊秒接,聲音焦急的說:"小喜,你怎麼不接電話啊?"

宋喜剛睡醒,聲音慵懶中帶著奶氣,軟軟的說:"在睡覺."

韓春萌急聲道:"這回可出大事兒了,我聽人說你把衛生局的人給得罪了,丁主任打你電話打不通,叫我打,現在整個醫院都鬧翻天了,還有人說這次檢查,要記咱們醫院不合格!"

宋喜睡了一覺也並沒有覺著輕松許多,強打精神頭,她出聲回道:"你別著急,我給丁主任打個電話."

韓春萌道:"行,你快聯系丁主任,問問具體是什麼情況,如果衛生局的人故意要找你麻煩,那咱們不能挺著啊."

宋喜還沒抽出空告訴韓春萌,找茬的人,她爸現在正得勢,就是明目張膽的找,別人也不好說什麼.

平靜的安撫完韓春萌,宋喜隨後又給丁慧琴打了個電話.

丁慧琴也很著急,但她不同于韓春萌,她說得出上頭的具體懲罰,首先是姜嘉伊很不滿意宋喜的態度,要直接投訴協和醫院醫生的服務質量,其次,心外有一個新項目要上,原本已是板上釘釘可以通過的,可今天下午衛生局來了消息,給卡了.

丁慧琴對宋喜道:"小宋,你這回真的惹事兒了,下午副院長給我打了個電話,說院長很不高興,院長沒兩年就退休了,他可不希望在他任職的最後期間還搞出什麼紕漏,而且心外的新項目,大家一起辛辛苦苦籌備了半年多,不能說卡就卡啊."

不知道為什麼,大家全都火燒眉毛的樣子,偏偏宋喜就像是一碗平靜的水,怎麼都激不起波瀾.

唇瓣開啟,她不慌不忙的問道:"現在上面是什麼意思?"

丁慧琴說:"副院長的意思是,讓你跟衛生局那邊的人好好談談,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兒,私底下總能解開……別把怒氣發到工作上面嘛."

說得直白點兒,就是讓她給姜嘉伊道歉.

聽到這里,宋喜終于知道自己為什麼像是一潭死水了,因為早就看透了人情冷暖,認清了世態炎涼,這個世道,從來都不是有理走遍天下,而是有權走遍天下.

她不會逢人就解釋,姜嘉伊到底說了些什麼話惡心她,首先她不會說,更何況說了又有何用?院長要功績,副院長要成績,丁慧琴要業績,大家都有自己更在乎的東西,誰又來問過她,為什麼她好端端的會突然發脾氣?

人啊,沒事兒的時候怎麼都好,一旦涉及利益,馬上就會原形畢露.

面無表情,宋喜出聲回道:"好,我等會兒給上面打個電話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