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他不哄,她不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話恰好聽進了喬治笙的耳中,別給好臉,別說好話,讓她在你身邊待,她都不樂意,這不就是說宋喜呢嘛.

不著痕跡的抬頭瞥了眼常景樂方向,若不是跟他認識太久,喬治笙真要恍惚,丫是不是會算卦?

這回宋喜是真急了,一副要跟他死磕到底的模樣,喬治笙心中本能的想到,要想哄好她簡直太容易,從宋元青下手,一來一個准兒……等等,他想什麼呢?

喬治笙忽然回過神,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,他竟然在想怎麼哄好宋喜.

哈,他差點兒給自己一個嘲諷的表情,他憑什麼哄她,她又有什麼值得他哄的?

他一定是被她氣瘋了,腦子不正常.

強迫自己不再去想宋喜,喬治笙起身,跟元寶換了座位,一貫話少又沒表情的開始打牌.

瞧見他唇上明顯的傷痕,常景樂還是覺得搞笑,時不時的調侃一句.

喬治笙也不搭理他,忽然推了牌,眾人一看,嚯,好大的一副牌,還是常景樂給點的炮.

常景樂眼睛一瞥,嘴里念叨:"怎麼回事兒,你帶'火’來的?"

喬治笙幽幽的看了他一眼,"你可以不給錢."

常景樂面上一喜,"這麼好?"

喬治笙道:"把你舌頭留下."

其余幾人坐山觀虎斗狐狸,一臉的看熱鬧不嫌事兒大,常景樂悻悻的往外掏錢,"一看就是心里窩著火,誰惹你,你找誰去啊,別拿自己人開宰嘛."

喬治笙淡淡道:"是你叫我來的."

常景樂叫喬治笙來,是想宰他的,誰料隔了一夜,喬治笙忽然手氣變好,連著胡了好幾把大牌,就連阮博衍都忍不住打趣,"哎,老話果然說得好,情場失意,賭場得意."

常景樂嬉皮笑臉的道:"那我情願賭場失意,錢算什麼,心里暖和才最重要."

說罷,他故意揶揄喬治笙,"不像某些人啊,心里一定拔涼拔涼的."

喬治笙垂著長長的睫毛看牌,忽然叫道:"元寶."

元寶坐在一旁沙發上打游戲,聞言,抬眼看來,喬治笙說:"把刀遞給我."

桌上除了常景樂之外,阮博衍跟佟昊都樂了,這不是明擺著要拔舌頭了嘛.

最可樂的是,元寶還一本正經的應道:"這水果刀不快,我去後廚拿把快刀."

常景樂不敢沖喬治笙使勁兒,側頭看著元寶道:"欸……你很不地道啊."

元寶意味深長的說:"誰讓我倆穿一條褲子長大的了?"

常景樂馬上道:"這話是阮阮說的."

阮博衍對元寶說:"去拿刀,拿殺雞的,割他的舌頭用不著宰牛的刀."

幾人你來我往,看似心思全都在桌面上,可喬治笙卻又走了神兒,他在想宋喜此刻在干嘛,回家了嗎?還是去醫院了?

才想了幾秒鍾,喬治笙馬上強迫自己不要想她,他的時間很寶貴,沒理由浪費在外人身上.

而此刻,'外人’確實在去往醫院的路上,宋喜離開喬家之後,氣得走出五條街,內心才逐漸平靜,她很委屈,但她絕對不會在陌生人面前掉眼淚,想偷偷躲起來傷心一會兒,發現除了翠城山,如今也沒有哪里是她的容身之所.

越想越覺著悲劇,宋喜干脆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,既然沒有地方讓她流眼淚,她索性省了,而且她又習慣性的自己在心里勸自己.

為什麼要委屈?為什麼要生氣?她不是早就知道喬治笙是什麼人嗎?是因為對他有所期待?還是自己想太多,理所應得覺著他就應該跟她好好說話?

說白了,不過是她自己一廂情願罷了,只要她擺正心態,就沒什麼好傷心難過的.

思及此處,宋喜好像把自己給勸通了,心里那股酸到發疼的感覺,也暫時壓制下去.

來到醫院,同事看見她都很詫異,問她今天休息怎麼突然又來了,宋喜的回答既真誠又可憐,"在家也沒什麼事兒干."

跟幾個同事打了聲招呼,宋喜去到副主任辦公室找丁慧琴,丁慧琴看見她同樣意外,"怎麼過來了?"

宋喜微笑著說:"在家閑著沒事兒干."

丁慧琴無奈笑道:"你干脆長在醫院算了."

宋喜順勢道:"正想跟您商量一下,我想值夜."

丁慧琴眸子微挑,"為什麼突然想值夜?"

宋喜說:"之前您說我白天手術上的多,大家都輪班值夜,就我跟幾個年長的醫生沒排,雖然大家明面上沒說什麼,估計私下里也不怎麼高興."

丁慧琴道:"沒什麼不高興的,你一天上幾台手術,他們一天上幾台?江主任說得好,物盡其用,把你放在值夜上,那是浪費資源,我要是真這麼做,江主任回頭一准罵我'腦西搭牢’了."

宋喜忍俊不禁,輕笑著道:"我去跟江主任說,您放心,不會連累您."

丁慧琴斬釘截鐵的搖搖頭,"我不同意,你白天本來就夠累的,突然值夜,生物鍾都打亂了,你還沒結婚,對身體不好."

宋喜看丁慧琴的樣子,要是不出絕招,她是不可能點頭答應了.

想著,她一本正經的說道:"丁主任,實話跟您說,我是想抽空寫寫論文,白天實在是太忙了,一點兒空都抽不出來."

丁慧琴聞言,果然換了副神情,認真思索道:"是啊,你要定職稱還差幾篇像樣的論文,我怎麼把這茬兒給忘了."

宋喜順勢說:"您就給我開個綠燈,讓我值段夜班,等我把論文寫出來,您再把調成白班."

丁慧琴有些猶豫的道:"你還有假期沒休完,要不我給你放一段假,你回去好好琢磨?咱們醫院夜班也不輕松,你別熬壞了身體."

宋喜馬上回道:"我就在醫院寫論文才有氛圍,拜托拜托."

她都拱手相求了,丁慧琴也拿她沒有辦法,一邊拿出醫生的值夜輪班表,一邊說道:"我讓你值夜,可是抱著你論文必須寫好的前提去的,今年是你來協和的整八年,奔第九個年頭,你對醫院有重大貢獻,醫院要破格升你也不是問題,你努努力,爭取今年就把職稱拿下來."

宋喜應得好好的,待出了辦公室,這才卸下臉上面具.

其實她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積極努力,只不過是不願回家面對喬治笙,又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,想來想去,醫院是她最後的容身之所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