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五個男人一台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正愁有氣沒處撒,常景樂自己撞上來,那就別怪他不留情面,他在電話里面應下,隨即掛斷.

在去禁城的路上,喬治笙怒極之後勸自己,是不是最近把太多的時間放在宋喜身上了?他還說任麗娜自己找氣生,其實最自討沒趣的人是他,他不應該琢磨著跟她較真兒,對她,就應該視而不見,有本事她一輩子都別來求他.

來到禁城,喬治笙邁步往里走,大堂經理看到他,趕忙迎上去,"笙哥."

叫了一聲之後,經理看到喬治笙下唇處明顯的一道傷痕,這樣的位置,如果不是親近之人,怎麼會傷的到?

經理只匆匆瞥了一眼,馬上收回視線,只說了句大家都在上頭.

喬治笙乘電梯上樓,禁城的頂層留有他的私人區域,沒事兒的時候,常景樂和阮博衍總要張羅著過來打牌,先前佟昊不在,元寶頂上,因為元寶打牌太厲害,常景樂總說有他在,別人甭想贏錢,現在好了,元寶退役,佟昊頂上,幾人的實力終于可以靠運氣一決高下了.

房門推開,一身黑色的喬治笙走進來,屋中四個人,常景樂,阮博衍,元寶還有佟昊,幾人分坐在麻將桌一側,已經玩兒上了.

聽到聲音,常景樂頭不抬眼不睜的說道:"來來來,我的座位是你的,元寶在替我玩兒."

阮博衍嗤笑著道:"生怕元寶認真,心眼兒都用在這些上面了."

佟昊側頭要跟喬治笙打招呼,結果定睛一瞧,不由得神色一變,詫聲道:"笙哥,你嘴怎麼了?"

這一聲,成功吸引了其他幾人的注意力,當然,不包括元寶,元寶今早已經詫異過了.

常景樂看到喬治笙下唇處的傷口,先是一愣,緊接著跟狗仔抓到娛樂圈奸情一樣,瞪著眼睛,笑著說:"呦,我的天,真是活久見,今兒演的是哪一出啊?"

喬治笙慣常的面無表情,只不過今天還隱隱多了幾分陰郁,傷唇開啟,他冷淡的回道:"別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,沒見過?"

常景樂當即接道:"在我們嘴上不稀奇,在你這兒……別鬧,和尚偷跑去開葷了?"

喬治笙一個冷眼飛刀掃過去,常景樂嬉皮笑臉,今兒也是豁出去了,關鍵誰能想到有人敢傷喬治笙,而且傷哪兒都行,這可是嘴啊,如果喬治笙不願意,誰能傷到他這里?

"來,我看看."

常景樂不怕死的往喬治笙身前湊合,喬治笙周身的氣壓低到冷死人,好在常景樂細看了一眼之後,馬上悻悻道:"嗐,我就說嘛,撞的,不是咬的,白白讓人激動一場."

佟昊一臉正經的問:"這你都能看出來?"

常景樂一副老子渾身上下都是經驗的表情,似笑非笑的回道:"我都能看出是女人撞的."

阮博衍也笑了,"快給我們分析分析."

常景樂吊兒郎當,"我不免費教學."

此話一出,只見阮博衍跟佟昊同一時間從下面掏出一遝錢,扔在常景樂面前.

常景樂收到錢之後,第一反應是去斜眼看一旁抽煙的喬治笙,'欸’了一聲,然後道:"你要不要給我個封口費?不給我可說了."

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抬起頭,黑色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盯著常景樂,不答反問:"你怕不怕突然哪天一覺醒來,忽然就不能講話了?"

多麼赤裸裸的威脅,常景樂嘴角一撇,悻悻道:"不給錢,還威脅恐嚇."

阮博衍又扔了一遝錢到常景樂面前,"你就說,打哪兒看出來是女人給撞的?"

常景樂修長的手指擺弄著鈔票,要錢不要命的說道:"要不說你們沒長腦子,嘴,嘴啊,要不是離著近,怎麼可能傷到嘴?他沒事兒跟個大老爺們兒走那麼近干嘛?除非是個嬌滴滴的小女人嘛."

話音落下,阮博衍無奈一笑,"我服了."

佟昊也默默地遞過一遝錢,"交學費."

無論他們幾個怎麼調侃,喬治笙只沉默的坐在沙發上抽煙,也不搭理,自始至終,元寶一直都沒攙言,但有些事兒終究是躲不過,對桌的常景樂忽然朝他看來,下巴一抬,問:"他昨晚打完牌去哪兒了?"

元寶當然知道喬治笙去哪兒了,他都猜到喬治笙嘴上的傷,一定是宋喜給弄出來的,可這話他不能說,唯有一臉天真,隨口回道:"我昨晚一直跟你們在一起,怎麼會知道?"

常景樂不信的笑了笑,"你少來,除非以後他找了老婆,不對…就算他找了老婆,他老婆也不可能有你了解他."

元寶故意顧左右而言他,"別說的這麼肉麻好不好?我性取向很正常."

常景樂說:"你一定知道他昨晚離開之後跟誰在一起,說,他是不是金屋藏嬌了?"

元寶低頭擺弄麻將,不以為意的回道:"你別問我,我什麼都不知道."

阮博衍一本正經的感慨:"不愧是跟治笙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,我覺著以後萬一誰敢給治笙戴綠帽子,去抄家的人一定是你不是他."

話音落下,常景樂跟佟昊同時發出笑聲.

元寶面色無異的接道:"你們誰被戴了綠帽子,我都替你們去抄家,不分彼此."

幾人正跟桌上唇槍舌戰,中途常景樂的電話響了,他劃開接通鍵貼在耳邊,語氣明顯的溫柔,"我打牌呢,你在干嘛?"

隔了幾秒,常景樂又一邊出牌一邊語氣著急,"怎麼突然生病了?昨天不還好好的嘛,你這麼一說,我牌都打不下去了,那我現在過去看你?"

對方許是說了不用,常景樂說:"我的寶寶最懂事兒了,那等我晚點兒過去看你,給你驚喜……嗯,就這樣,愛你,拜拜."

電話掛斷,右手邊的佟昊說:"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."

阮博衍似笑非笑,"你可能太長時間沒跟他在一起,這都是小兒科."

幾人好一番嘲諷,常景樂換了副表情,面色如常的回道:"女人嘛,就是拿來寵的,喜歡她,就多說點兒好聽話,她想要什麼,給就是了,如果不喜歡,想甩掉也特別簡單,別給好臉,別說好話,我告訴你們,沒一個女人受得了,你讓她在你身邊待,她都不樂意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