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棄如垃圾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面對門口方向,余光瞥見門外兩條人影走近,她使勁兒抽著手臂,起初喬治笙不松手,直到聽見腳步聲,他松開她,緊接著,任麗娜從門外走進來,保姆緊隨其後.

看向宋喜,任麗娜出聲道:"怎麼弄的?這點兒小事兒都做不好,看來以前真是養尊處優慣了."

宋喜垂下睫毛,保姆上前道:"宋小姐,我拿了創可貼."

宋喜輕聲回道:"我自己帶了藥."說罷,徑自邁步往外走.

任麗娜眉頭一蹙,望著宋喜離開的背影說:"脾氣還挺倔,說不得."

喬治笙忽然覺著一口難忍的邪火湧上心頭,他早就知道宋喜不願意來這邊,每次過來,恨不能一粒米都不帶走,如今就算是手指流血,都不肯用喬家的一塊兒創可貼.

似是煩極了,他沉聲說道:"你要她那麼聽話干什麼?你沒把她當兒媳婦,她也沒把你當媽,自己找氣生."

說罷,陰沉著一張俊美面孔,跨步往外走.

廚房里只剩下欲言又止的任麗娜,以及面色尷尬的保姆,喬治笙出來之後直奔客廳,他要找宋喜,急著找她,他也不知道找到她具體要干嘛,只是心頭的這口氣咽不下.

宋喜蹲在客廳茶幾旁,喬治笙從她身後走來,帶著慍怒的聲音問道:"你跟誰耍脾氣?"

宋喜不語,像是沒聽到,兀自低頭從包里翻出碘酒,棉簽,消炎藥,還有她臨時起意買的一盒創可貼,原本這些都是給喬治笙准備的,沒想到計劃沒有變化快.

喬治笙正在氣頭上,完全沒看出這套'設備’有多眼熟,他滿腦子都只是她竟然敢給他臉色看,他應該有千百種辦法能叫她難堪,可眼下,好像難堪的人是他自己,因為他沒辦法對她說出太傷人的話.

任麗娜從廚房走過來,見喬治笙雙手插兜站在客廳某處,宋喜蹲在茶幾旁自己上藥包紮,臉上的表情意味深長,她開口說道:"受傷就歇著吧,剩下的菜讓別人做."

宋喜包好手指,出聲回道:"我沒事兒了."

喬治笙忽然冷聲說道:"讓她把疙瘩湯做完就走."

任麗娜瞥了眼喬治笙,只見他面色陰沉冷淡.

宋喜沒有任何異議,將所有藥品裝進袋子,放回包里,然後扶著茶幾起身,一言不發的回了廚房.

喬治笙對宋喜這麼不給面子,任麗娜都覺得看不下去,想說點兒什麼,可這頭是她起的,她也覺著尷尬.

別說宋喜了,當媽的都以為喬治笙做事兒太絕,可只有喬治笙自己心里清楚,宋喜不喜歡待在喬家,讓她早點兒離開,是對她好.

當然他不願意承認內心中的真實想法,只告訴自己,眼不見心不煩.

宋喜折回廚房,做了個疙瘩湯,做完之後都沒去客廳打聲招呼,直接從大門走了.

喬治笙跟任麗娜是在保姆端著疙瘩湯到前廳,這才曉得宋喜已經走了,任麗娜悻悻道:"幸好你們不是真結婚,脾氣這麼大的兒媳婦,我可受不了."

喬治笙沒接話茬,本以為這事兒就算過了,可過了十幾分鍾,正准備開飯之際,喬治笙起身說了句:"我走了."

任麗娜看向他,詫異道:"要吃飯了,你去哪兒?"

喬治笙面無表情的回道:"還有事兒,你跟爸說一聲."

說完,也不顧任麗娜的挽留,徑自離開老宅.

他沒有提前打招呼叫人來接他,因此出了大門要自己往前走一段路,在經過一個公共垃圾箱旁邊,瞥見一個老人從里面拎出一袋東西,喬治笙也是眼尖,幾乎是一眼就看到袋子里面裝的棉簽和碘酒,袋子上的標志他剛剛才見過,不就是宋喜用過的嘛.

原地停下,喬治笙似是不信邪,一直等到老人把袋子打開,里面是整瓶的碘酒,整包的棉簽,沒拆開的消炎藥,還有一盒創可貼.

之前在氣頭上,他沒想到宋喜為何會隨身帶著這些,直到此刻,他在垃圾箱里面看到,這才恍然大悟,也許…她是買給他的.

別問喬治笙為何這會兒才想到,因為東西不在她包里,被她扔進了垃圾箱,以她對他的討厭程度,他幾乎可以斷定,這東西先前就是買給他的,只是…他沒用過的新東西,她都不肯留下.

看到老人將這袋東西裝進自己包里,喬治笙有刹那間的沖動,想上前把東西要回來,不過沖動終歸是沖動,他是瘋了才會這樣做.

繼續邁步往前走,中途喬治笙拿出手機,打給宋喜,剛剛在家里他沒辦法跟她細掰,現在他必須跟她面對面的把話講清楚,跟誰倆耍脾氣掉臉子呢?看看他的嘴,她就不覺得慚愧嗎?

"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,暫時無法接通……"

手機中傳來毫不走心的語音提醒,喬治笙掛斷後又打了一遍,這次更快,對方直接給掛了.

從小到大,喬治笙可從未受過這種'委屈’,如果說之前他是火冒三丈,那此刻,他唯有怒極反笑了.

氣著氣著,喬治笙不得不正視一個問題,宋喜應該是真的忍不了了,不然不會破罐子破摔.

剛在一起的時候,他巴不得她下一秒就受不了,趕緊提離婚,可現如今,他忽然覺得有些愧疚,一定是被元寶給洗腦了,總說什麼她也很可憐,她也很無奈……誰不可憐?誰不無奈?她提出的哪一件事兒,他沒給她辦妥的?瞧她可憐,他還給她慶生,就連蛋糕也送了,她還想怎麼樣?

越想越覺得心里不平衡,喬治笙差點兒想打電話叫人去查宋喜現在在哪兒,幸好此時一個電話打進來,他拿起手機一看,是常景樂打來的.

劃開接通鍵,喬治笙'喂’了一聲.

常景樂每天都倍兒高興,電話里面興致勃勃的說:"哪兒呢?過來啊,我們都在等你."

喬治笙心情跟清明一樣,淡漠的說:"什麼事兒?"

常景樂道:"那天晚上你讓元寶替你,丫一個人贏了我們三家好幾百萬,你趕緊過來,你手氣不好,我們都等著宰你呢."

喬治笙面色難看,如果常景樂看見他這副要宰人的模樣,八成不會叫個活閻王去給自己收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