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逼到份兒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任麗娜沒有故意用趾高氣揚的語氣跟宋喜講話,可偏偏是這種客觀的陳述,才更加的戳人心肺,刹那間,宋喜覺的自己的一顆心被挖出來,剖心于眾,她已經沒了感覺,只呆呆的站在原地.

任麗娜見狀,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不忍,別開視線,她邊往外走邊道:"我叫保姆進來教你."

說罷,轉眼間就離開廚房.

宋喜一直沒動,仿佛沒了心的軀殼,整個人一如行尸走肉,不多時,保姆閃身進來,看著宋喜說:"宋小姐,您中午想做什麼,我幫您准備一下."

短短的幾秒鍾,宋喜腦中劃過千萬種念頭,不是沒想過撂挑子不干,可是她現在甩臉子走掉,後果是什麼?活了二十六年,她終于明白,從前之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的生活,那是因為有宋元青在,即便她口口聲聲說,沒靠宋元青,但是不能否認,她一直都活在他的庇護之下.

如今宋元青不在身邊陪她,她不能為所欲為,最起碼,不能再讓他擔心了.

垂下視線,宋喜佯裝處理西紅柿,實則是遮住眼底即將要湧出的淚水,唇瓣開啟,她低聲說:"你隨便拿吧."

保姆去冰箱里面拿食材,嘴上念叨著,什麼是太太喜歡吃的,什麼是先生喜歡吃的,什麼又是喬治笙喜歡吃的.

宋喜一個不小心,眼淚啪嗒一下墜到菜板上,她趕緊抬手擦了下眼睛,裝作沒事兒人的樣子.

客廳,任麗娜走回去坐在沙發上,臉色不無尷尬,喬治笙平日里只是不愛多話,但他從來都是心思敏銳,見狀,他開口問:"怎麼了?"

任麗娜借著剝桔子的動作緩解心虛,嘴上不輕不重的回道:"我就是心軟,做不了什麼惡人,讓她做頓飯都覺著心里不舒服."

喬治笙問:"她跟你犟嘴了?"

任麗娜道:"她敢犟嘴……看她那副樣子,突然覺著挺可憐的."

喬治笙腦海中出現宋喜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兒,沉默數秒,出聲道:"你讓她做飯,就是浪費糧食."

任麗娜說:"就算做一份丟一份也必須做,進了我們喬家的門,還想當宋家的大小姐?她爸逼著你娶她的時候,想沒想過他女兒會有為難的一天?"

喬治笙忽然不講話了,因為心口猛然發悶,喘不上來氣兒.

任麗娜沒發覺他的異樣,還徑自說道:"你別總是慣著她,她說怎麼樣就怎麼樣,你爸是有把柄在宋元青手上,但你不欠宋喜的,三年,跟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同一屋簷下,想想我都糟心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著一張臉,伸手去拿煙盒,任麗娜眉頭輕蹙,"別抽了,你最近抽煙可比從前勤了."

喬治笙沒管,還是點了一根,隨即起身往外走.

任麗娜也沒叫他,喬治笙邁步往外,在經過廚房的時候,余光不受控制的往里瞥,他看到宋喜的背影,站在案板前,身邊保姆跟她說著什麼,他看不見她臉上的表情.

保姆手把手的教宋喜做菜,第一道就是菠蘿古老肉,宋喜像個機器人一樣,一聲不吭,讓切就切,讓炸就炸,放多少糖,多少醋,聽話的一如啞巴.

雖然她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快和不耐煩,可保姆也感覺出宋喜的異樣,不敢說太多,能少說就盡量少說.

第一道菜做完,保姆端出去,任麗娜問:"是她做的嗎?"

保姆點頭回道:"是,親手做的."

任麗娜眼底劃過一抹輕嘲,"就沒有什麼是學不會的,就看想不想了."

喬治笙在外面抽煙逗狗,半小時後,任麗娜親自來叫他進去,說是嘗嘗菜.

喬治笙也好奇宋喜究竟做了什麼,看任麗娜的樣子,好像還挺沾沾自喜,走進里屋,來到飯廳,當他看到桌上賣相不錯的四道菜時,他心底的第一個疑問就是,宋喜做的?

任麗娜把筷子遞給他,"嘗嘗不會做飯的人是什麼手藝."

喬治笙鬼使神差的接過筷子,嘗了一口菠蘿古老肉,他發誓,這是他吃過宋喜做的最正常的一道菜,不僅熟了,而且味道還很正.

任麗娜問他好不好吃,他卻如鯁在喉,說不出話來.

不知道為什麼,宋喜做菜不難吃了,他卻忽然覺著嘴里面酸酸的.

母子二人正在飯廳中試菜,忽然保姆從廚房中跑出來,雖然沒有急聲說什麼,任麗娜卻扭頭問道:"怎麼了?"

保姆道:"宋小姐不小心切到手,我找創可貼給她包紮一下."

任麗娜聞言眉頭輕蹙,她還沒等說什麼,身旁的喬治笙已經邁開長腿往廚房方向走去.

廚房,宋喜提著割傷的手指來到水龍頭處,打開冷水,沖刷自己的左手食指,她剛剛不小心走神,刀尖直接戳到手指上,刀太鋒利,兩秒之後才見血,四五秒之後才感覺到刺痛.

血一下子流出來,嚇了保姆一跳,宋喜卻是面無表情,唯一怕的就是血滴在菜板上面,惡心.

她正跟水槽前沖水,身後傳來腳步聲,宋喜以為是保姆,所以沒回頭.

喬治笙看著她受傷的手指,在水流下面仍舊汩汩的往外流血,而她像是沒事人似的,不痛不癢.

眼底一片慍怒,喬治笙走上前,抬手扣住她的左手腕,宋喜一愣,緊接著看清身旁的人,本能的拉下臉,用力把手臂從他掌心中扯出來.

喬治笙也沒想到宋喜這麼大的反應,一時間竟然被她掙脫,眼皮一掀,他目光灼灼的盯著她看.

宋喜刹那間的憤怒過後,馬上便回歸到波瀾不驚,抽了旁邊的紙巾裹住手指,掉頭欲走.

喬治笙又抬手抓住她的手臂,這一次,他扣的很緊,緊到宋喜會明顯的覺著危險.

緩緩抬眼看向他,宋喜低聲道:"你干什麼?"

喬治笙睨著她,不答反問:"你干什麼?"

宋喜說:"喬治笙,要吵架出去吵,別在你家,當著你家里人的面兒吵."

她在說這話的時候,語氣無比的平和,目光卻無比的挑釁,那感覺就像是置生死于度外,姐現在就跟你就事論事.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看著她,不知是氣急還是怒極,一時間竟無言以對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