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羊入虎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頂祥看著喬治笙,表情認真而篤定,"你們不是領了結婚證嗎?"

喬治笙差點兒沖口而出,是不是老糊塗了,那證怎麼領的,心里沒數嗎?但是轉念一想,喬頂祥可不就是老糊塗了嘛,他還在這兒較個什麼勁兒?

默默咽下所有的辯解,喬治笙抬起頭,語氣溫和的回道:"好,我現在給她打電話,叫她過來給你做疙瘩湯,你累不累,要不要先睡一會兒?"

喬頂祥點頭,喬治笙起身,幫著喬頂祥躺下,把毯子蓋好,轉身離開主臥.

任麗娜不在客廳,喬治笙站在窗邊,拿起手機給元寶打了通電話.

元寶如常很快接通,"笙哥."

喬治笙語氣平淡的說:"聯系宋喜,叫她來一趟老宅這邊."

元寶不知道喬治笙突然找宋喜是什麼事兒,先應下,然後道:"剛才干媽給我打電話,問你的嘴是怎麼弄的,我說你昨晚喝多了,不小心撞的,干媽不相信,還連帶著給宋喜數落一遍,說她還是醫生呢,連你都照顧不好."

被元寶叫干媽的,就是喬治笙親媽,任麗娜.

聞言,喬治笙聲音冷淡的回道:"一個個不知道都怎麼了,明知道不是真結婚,還故意自欺欺人."

元寶試探性的說道:"現在叫宋喜過去,干媽會不會不高興?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焦躁,沉聲回道:"我爸要吃她做的東西,你找她吧,讓她趕緊過來."

元寶暗自歎氣,心想一家子看宋喜不順眼,宋喜這回去,真是羊入虎口了.

掛斷電話,喬治笙站在窗邊,一時間沒有挪動,眼看著後院中的花花草草,明明是個難得的豔陽天,可他心中偏偏陰沉的很,仿佛太陽照在身上也暖不了.

宋喜點了一個兩小時的'蓮花座’按摩,單獨的包間,一旁的矮桌上焚著香,相熟的老技師正在幫她做腰部推拿,兩人時不時的聊上幾句天.

手機突然響起,宋喜伸手拿過,看著屏幕上'元寶’來電字樣,她馬上想到是不是喬治笙有事兒找她,不想見喬治笙,但卻不能不接電話.

遲疑片刻,宋喜劃開接通鍵,"喂?"

手機中傳來元寶的聲音:"宋小姐,我是元寶."

"嗯,我知道,有什麼事兒嗎?"

元寶說:"老爺子突然想吃你做的東西,笙哥叫我接你回老宅."

元寶慣會說話,依著喬治笙的意思,是叫宋喜自己過去,但到了他這兒,就變成喬治笙吩咐他把人接過去.

結果是一樣的,可順不順耳就大相徑庭了.

起初聽前半段,宋喜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,哪個老爺子?聽到後面,她知道了,是喬頂祥.

喬頂祥想吃她做的東西……宋喜腦海中滿是黑暗料理,最後好不容易靈光乍現,想起她在喬家做過一頓疙瘩湯,當時喬頂祥還覺著不錯.

如果是喬治笙有事兒找她,八成她還有個推卸的理由,但她不想拂了喬頂祥的面子,所以遲疑數秒,她出聲回道:"好,那我現在過去."

元寶問:"你在哪兒?我去接你."

宋喜說:"不用麻煩了,我自己打車過去就行."

元寶真心覺著宋喜一點兒大小姐的脾氣和架子都沒有,不知道喬治笙還哪兒看不順眼,就算是看不順眼,不看也就是了,發什麼脾氣嘛.

"宋小姐,笙哥嘴唇撞破了,你知道吧?"

宋喜以為聊完要掛電話,結果元寶忽然發問,她明顯眼球一轉,頓了一秒,出聲回道:"嗯,知道."

元寶說:"方便的話,你帶些藥一起過去,我怕老宅那邊沒藥."

其實元寶的本意是,宋喜帶藥過去,既能哄哄喬治笙,也能緩一緩任麗娜的氣,免得她空手而去,怕最後為難的人還是她自己.

宋喜沒想到這麼多,只以為元寶擔心喬治笙,所以語氣如常的應了一聲.

電話掛斷,身後的技師還在給她按腰,宋喜出聲說道:"阿姨,我有事兒要先走了."

女技師說:"這才一半時間."

宋喜道:"沒關系,您就當輕巧輕巧,我改天再來."

慢慢爬起來,宋喜扶著床沿坐下,女技師問:"怎麼樣,好些了嗎?"

宋喜微笑,"好多了."

穿好鞋從樓上下來,宋喜看到女老板跟老爺子都在一樓坐著,她過去打了聲招呼,老爺子看她要走,一臉認真的道:"改天帶你男朋友一塊兒來,我喜歡跟他下象棋."

宋喜本想解釋,說聯系不上他了,可是話到嘴邊,也許是怕耽誤時間,也或許只是不想讓老人失望,她還是笑著應聲:"好,爺爺再見,我走了."

在路邊攔了輛車,宋喜先去了趟禮品店,買了很多燕窩跟補品,然後又在附近找了家藥店,買了棉簽碘酒跟消炎藥.

車子只開到巷子口,宋喜下車後拎著東西往里走,心情無比的沉重.捫心自問,她不願意來這兒,這年頭假的東西多了,但假兒媳婦真不多見,更何況是大家都心知肚明,卻還要每個月例行公事的走個過場.

眼下更好,這還沒到月末呢,臨時加演一場.

來到大門口,門是敞開半面的,宋喜拎著東西直接跨過門檻往里進,院子很大,青石板的地面,兩旁擺著大盆大盆的綠植,一抬眼,喬治笙坐在正前方的躺椅處,腿邊圍著一群大狗,聽到有人進門,一群大狗轉頭看向她,然後呼啦啦的一起朝她跑來.

宋喜告訴自己不怕,但身體卻很誠實,直接僵站在原地,一動不敢動.

一群大狗都是德國黑背,長得嘛…宋喜也有些分不清誰是誰,好像左邊這只是七條,好像中間這個是,右邊那個也有點兒像.

大狗們將她團團圍住,因為天熱,一個個張著血盆大口,伸長了舌頭.

宋喜好怕它們突然沖上來把她吃掉,但喬治笙在…它們應該不會輕舉妄動,咕咚咽了口口水,宋喜不想丟臉,故而裝作一點兒都不怕的樣子,騰出一只手來,作勢要摸右邊那條,長得最像七條的大狗.

可她手指還沒等碰到大狗的腦門,只見大狗忽然翻了臉,牙一呲,"汪!"

這一下,嚇得宋喜猛地抽回手,東西甩了一地,三魂七魄只剩下一魂兩魄,臉色先是煞白,隨即通紅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