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英雄暮年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元寶來翠城山接喬治笙,坐在沙發上隨意的翻看雜志打發時間,等了二十分鍾,聽到樓梯處傳來腳步聲,側頭看了一眼,隨即站起身.

只是第一眼沒看仔細,只隱約覺著喬治笙唇上有條東西,再定睛一瞧,元寶著實嚇了一跳.

"笙哥…"

過了一夜,喬治笙的嘴唇沒有當時那麼紅腫,可是唇縫處的傷口卻越發的顯眼,深紅色的一道,像是要把整個下唇一分兩半.

喬治笙如花似玉的一張臉上,突然來了這麼一條敗筆……元寶只想知道,誰活膩了敢在喬治笙臉上做文章?

然而這個疑問剛剛提出,腦海中已經蹦出宋喜的臉,除了她,元寶暫時不做他想.

喬治笙陰沉著一張俊美容顏,氣壓明顯比往常要低得多,看都沒看元寶,沉聲說道:"這兩天的約能推的推,推不動的你替我去,我先回趟家里."

元寶跟了喬治笙這麼多年,怎會不知道他這下是真動怒了,明明昨晚牌桌上走的時候還不這樣,這幾個小時,發生什麼了?

他不敢問,只跟在喬治笙身後,眼觀鼻,鼻觀口,口觀心的說:"其他的都好推,盛市長想約你明天晚上見面,不好拒吧?"

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元寶看不到,往前走了幾米,聽到他不辨喜怒的聲音回道:"說我最近家里有事兒,過幾天親自去拜訪."

元寶應眼底有為難,嘴上卻還要說著:"好."

喬治笙回了趟老宅,因為任麗娜打電話說,喬頂祥一覺起來想見他.

回到家,喬治笙剛進家門,家里保姆跟他打招呼,看到他下唇受了傷,眼底一驚,緊接著馬上別開視線,裝作視而不見.

一來在喬家工作就要守這兒的規矩,不該聽的別聽,不該看的別看.二來喬治笙的脾氣,無論是喬家人還是在這兒工作的人都知道,他自小長得好看,可神煩別人總是偷偷摸摸盯著他的臉看,他會覺得自己是馬戲團里的猴子.

換了鞋,徑自往里走,任麗娜聞聲從里面走出來,剛說了句'來了’,緊接著定睛一瞧,馬上臉色大變,蹙眉道:"嘴怎麼了?怎麼弄的?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聲音也是平淡無波瀾的,"沒事兒."

任麗娜上前抓著他的胳膊,仔細端詳他唇上的傷口,又心疼又生氣的說道:"怎麼沒事兒了,你看這傷口深的,你也不怕豁了唇."

喬治笙心底焦躁,面上毫無表情的問:"爸呢?"

任麗娜說:"里屋躺著呢."

"我去看看爸."

任麗娜蹙眉說:"你爸看見你這樣准要心疼!"

喬治笙還能如何?總不能戴著口罩進去吧?

棉布拖鞋走在地板上,基本沒有什麼聲音,喬治笙來到主臥門口,敲了敲門,然後推門往里進.

其實他此舉多余,因為一年前喬頂祥已經因身體原因,活動不便,只能在床上靜養,也做不了其他需要提前報備的事兒,喬治笙是因為習慣,進門之前都要先敲門.

邁步往里走,拐過門廊往右看,喬頂祥靠坐在床邊,下半身蓋著湖藍色的毯子,頭發全都花白了,臉上也布滿了褶皺,出神的望著某處時,神情呆滯.

喬治笙心底忽然有些難過,即便他早就知道喬頂祥老了,可偶爾看到某種景象跟畫面,他依然會覺得胸口發悶,因為無可奈何,縱使喬家再厲害,依舊有他們無法控制的東西,比如時間.

走到床邊,喬治笙看喬頂祥依舊沒有看他,遂出聲叫了句:"爸."

喬頂祥像是後知後覺,緩緩抬頭,對上喬治笙的臉.

喬治笙拉過椅子坐在喬頂祥腿邊,雖然面上沒有笑意,可語氣卻是難得的溫和,"媽給我打電話,說你想見我,是不是有什麼事兒要跟我說?"

喬頂祥直直的看著喬治笙的臉,數秒過後,開口說的第一句便是:"嘴,嘴怎麼了?"

喬治笙說:"沒事兒,不小心磕了一下."

喬頂祥道:"都多大的人了,還跟小時候一樣."

喬治笙小時候特別皮,翻牆爬樹,打架賽車,什麼混他干什麼,任麗娜都氣得不行,唯有喬頂祥哈哈大笑,說這才是他親兒子.

喬治笙記得,他六歲那年跟幾個堂兄在後院玩兒警察抓小偷,他是匪,怕被抓住,所以靈機一動躲到一顆大榆樹上,那棵樹少說也得有五十來年,兩人懷抱那麼粗,就以他現在的身高要爬上去都費勁兒,當時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愣是被他竄上去了.

但是後來被小姑姑家的兒子發現了,當即朝著樹上一喊,喬治笙心急,怕被趕來的人抓到,所以一時情急直接往下跳,樹杈離地面三四米,他跳下來的時候一個踉蹌,臉著了地,再抬頭,鼻子嘴都是血,好險沒把幾個年長的堂兄給嚇死.

那次他也是差點兒把嘴唇給磕豁了,任麗娜心疼的直掉眼淚,可因為是小姑家的兒子,沒有人會追究什麼.

想到從前,喬治笙唇角輕輕勾起,出聲道:"你還記得呢?"

喬頂祥也笑了,"記得,你小時候的每一件事兒,我都記得……"

他洋洋灑灑的給喬治笙說了好些小時候的事兒,有些喬治笙記得,有些已經印象模糊了.

說著說著,喬頂祥忽然眼眶發紅,聲音沙啞無力的道:"昨晚我做夢,夢見我死了,就剩你一個人……"

喬治笙喉結上下滾動,伸手幫喬頂祥拉了拉腿上毯子,語氣如常的說:"夢都是反的,你這不好好的嘛."

喬頂祥說:"可我總要走的,到時候這個家,就要你來挺了."

喬治笙看著毯子上的花紋,出聲道:"我還不想那麼早接你的班,你趕緊養好身體,今年你生日,我帶你去瑞士,你上次不是說想吃正宗的奶酪火鍋嘛."

喬頂祥輕輕搖頭,"我最近不想吃那些膩的,就想吃點兒清淡的."

喬治笙問:"想吃什麼,我叫人給你做."

喬頂祥道:"疙瘩湯,上次你回來的時候,你媳婦兒做的."

喬治笙沒想到喬頂祥想吃宋喜做的疙瘩湯,一時間表情僵住,足足過了五秒鍾有余,他垂著長長的睫毛,出聲回道:"她不是我媳婦兒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