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嘴上說不要,身體卻很誠實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狗急了跳牆,兔子急了咬人,宋喜急了也能上樹!

三米多高的樹干,宋喜愣是自己爬上去了,騎在樹杈上,她對著路燈照自己發紅的掌心,眼淚汪汪,還要在心中給自己打氣,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.

這五瓶多的啤酒,因為運動發熱全都上了頭,宋喜扶著面前樹杈,身上一陣陣的發燙,腦子也一陣陣的眩暈,就像是困極了,她只要一閉眼,三秒不到就能睡過去.

"啪啪啪!"宋喜毫不留情的抬手拍了三下腦門,疼痛讓她清醒了不少,她瞪了瞪眼睛,小心翼翼的想要從騎著變成站著.

其實爬樹並不可怕,因為看不到腳下,最可怕的就是現在,她看著下面的草坪都眼暈,本就離地三米多高,她若是再站起來,整整達到二層窗台的高度.

喬治笙被人開車送回家,今天他手氣很背,一整晚都沒開胡,還連著給常景樂點了四把炮,阮博衍都笑他,再這麼心不在焉的,小心詐和.

喬治笙的心思的確不在麻將上面,莫名的有些焦躁,他也不知在煩什麼,強撐著打到這個點兒,他實在是坐不住了,叫元寶替他,自己先回家.

開車的司機自然不敢隨意跟他搭話,一路無言,車子開回到翠城山.喬治笙下車往院子里面走,他是特別機警的人,就連睡覺時都會因為一點兒動靜被吵醒,更何況是院子里面有個大活人.

走著走著,他忽然停下來,然後側頭往右看.

院子右側有一顆樹,挺高,卻並不粗壯,此時樹干分叉處正顫顫巍巍的站著一抹纖細身影,喬治笙忍不住眉頭輕蹙,還以為自己恍惚了,可是定睛一瞧,不是宋喜還有誰?

宋喜已經在樹上待了四十分鍾,上下不得,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是費了多大的勁兒才站起來.

喬治笙看出她哆哆嗦嗦的樣,像是下一秒就會從上面栽下來,他默不作聲的走過去,不是為了突然嚇她一跳,而是怕貿然開口,會驚著她.

宋喜雙手扶著兩邊樹杈,余光往下一看,腦袋嗡的一聲,想閉眼,更不敢,唯有微揚著下巴,往高處看.

光是從樹杈中間轉身面向二樓陽台方向,這個在平地只需要一秒鍾的動作,宋喜在樹上活脫用了半分鍾.

直到現在她才不得不承認,前天晚上她之所以會那麼順利,是因為喬治笙在樹下,她是一直嘀咕他心狠手辣,可心底另外一個聲音總在告訴她,有他在,他總不至于看著她摔死.

可現在不同,樹下沒人,她就算掉下去,也沒有人會接得住她.

孤立無援,騎虎難下,簡直就是雪上加霜.

宋喜用左手扶著身後樹枝,腳下踩著小腿粗的樹干,右臂已經伸出去,只要快速往前大邁一步,然後抓住陽台圍欄,她就算大功告成了.

微張著唇瓣,宋喜深呼吸,還小聲嘀咕,"可以的,宋喜,你可以的!"

喬治笙站在她身後,夜深人靜,她嘀嘀咕咕的聲音清楚傳到他耳中,眼底劃過嘲諷跟不屑,唇角卻是忍不住往上動了動.

沒出息.

宋喜像是十米跳台的參賽選手一樣,唯一不同的是,她的准備時間足夠職業選手跳三十回.

喬治笙難得的有雅興,在樹下一站就是五分鍾,他倒要看看,她到底是上還是下.

宋喜好不容易說服自己,眼看著就要往前沖,忽然間,靜謐的庭院中傳來手機鈴聲.

喬治笙一頓,伸手去掏褲袋,樹上的宋喜嚇了一跳,本能的聞聲往下看,這一看倒好,樹下不知何時站了個人,她都沒看清楚是誰,只是害怕,這一害怕不要緊,腿也軟了,站也站不穩了,哆哆嗦嗦不知如何是好.

喬治笙掛斷電話,揚著頭'安慰’,"你哆嗦什麼?扶穩了!"

宋喜聽到活閻王熟悉的數落聲,心中更是沒底兒,她很想回到樹干中間,可是余光瞥見下面距離,眼暈.

喬治笙見她分分鍾要晃下來,已經顧不得許多,往前走了兩步,站在她正下方,揚著頭,蹙眉道:"下來吧!"

宋喜緊緊捏著一邊的樹枝,眼帶惶恐的說:"我下不去了……"

喬治笙指揮她,"跨到樹干那邊,順著爬下來."

宋喜好想罵他,就他長嘴了?她不知道怎麼下去?她要是能下去,還用得到他說?

她站在樹杈上不動,喬治笙看著來氣,"你要在上面過夜?"

宋喜也來氣,忍著心慌,沉聲說:"你走吧,我不用你管."

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喬治笙說話,喬治笙頓時黑了臉,就連眼底深處的隱隱擔心,全都變成了被挑釁後的不爽.

抬眼看了她三秒,他二話不說,轉身就走.

給她臉了,真當他沒事兒閑的……

"啊…"身後忽然傳來宋喜的一聲驚呼,前一秒還在盛怒中的喬治笙,忽然就轉過身,快到他大腦來不及反應.

宋喜本想先蹲下,降低一下恐高的高度,但是身子一蹲下來,重心反倒更加不穩,她在小腿粗的樹杈上明顯前傾,眼看著就要往前栽.

喬治笙兩個箭步沖到樹下,正趕上宋喜從上面掉下來,三米多,說高不高,說矮也絕對不矮了,宋喜在身子前傾下墜的那一秒,余光瞥見喬治笙快步趕來的身影.

她害怕摔殘,摔毀容,但是看到他又趕回來,她心底是從未有過的篤定,他會救她的,有他在,她一定不會有事兒的.

果然,預期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,大腿被人用力一箍,宋喜混亂中用力抱緊喬治笙的頭,喬治笙的臉埋在她身前,險些窒息,下意識就松開抱著她的手,宋喜身體再次下墜,這一回,她下巴不知撞到了哪兒,只聽得面前人悶哼一聲.

宋喜雙腳落地,人還是懵的,踉蹌著往後退了一步半.

待看清人已安全,她馬上去看不遠處站著的喬治笙,他眉頭緊蹙,左手擋著唇邊.

愣愣的看了幾秒,宋喜找回自己的聲音,開口問:"是我撞到你了吧?"

喬治笙手指在唇邊摸了一下,拿開一看,刺目的鮮紅.

宋喜看到喬治笙滿是血的唇瓣,也是著實一驚,美眸圓瞪,倒吸一口涼氣,說不出話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