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走黴運,忘帶鑰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原本心情複雜,突然聽到身旁顧東旭借故為難韓春萌,一個沒忍住,噗嗤一聲笑出來.

關鍵韓春萌還不覺著顧東旭是故意找茬,拿著話筒,不以為意的撇了下嘴,"切,嚇我一跳,我還以為要點多高難度的歌呢."

說完,張嘴就來,"祝你生日快樂,祝你生日快樂……"

中文的唱了一遍,又唱了一遍英文的,唱完還問:"韓文的要不要來一遍?"

宋喜余光瞥見顧東旭已經繃不住臉了,眼底帶著笑意,大爺似的吩咐,"唱."

韓春萌到底又給唱了一遍韓文的.

宋喜忍俊不禁,知道的是她過生日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顧東旭生日.顧東旭專門愛挫韓春萌,韓春萌心情好了會順著,心情不好立馬反挫.

多虧了韓春萌這顆巨大的開心果,拯救了宋喜跟顧東旭的不開心.

接下來的時間里,宋喜被韓春萌拖著唱歌玩鬧,倒也顧不得那些個煩心事兒,三人在包間里面玩兒到夜里十一二點,韓春萌倒在沙發上,說餓的沒力氣唱歌了.

顧東旭說:"餓餓餓,天天喊餓,你對得起那一身的膘嗎?"

韓春萌抓過靠墊,嚇得顧東旭本能一躲,結果韓春萌回手把靠墊放在肚子上,有氣無力的道:"沒力氣搭理你,你等我吃飽的."

宋喜說:"走吧,宵夜走起,我請."

聞言,韓春萌一個鯉魚打挺,立馬滿血複活.

出了KTV,三人打車去了一處夜城中很有名,但是一般人不知道的地兒--王老五大飯店.

大飯店,還叫王老五,聽著就不像是正經地方,當然了,這地兒也不是什麼大飯店,而是一家很火爆的宵夜店,地點很好,它對面都是五星級酒店,而它卻在名不見經傳的小巷子里面,不是資深的老饕,根本連門兒都摸不清.

到了地方,店里店外都坐滿了人,光門口的加桌都快數不清了,顧東旭邊看邊道:"估計沒地兒了."

韓春萌說:"等著,我去里面看一圈."

說時遲那時快,她已經靈活的穿梭在眾人之間,一眨眼就溜到店里面去了.

顧東旭見狀,忍不住笑道:"開心的像個三百斤的胖子."

宋喜瞥眼說:"別謊報人家體重,哪有那麼沉?"

顧東旭一本正經的回道:"她再這麼吃下去,三百斤都打不住."

兩人一個少爺一個小姐,站在煙火繚繞的燒烤店前面等候,不多時,韓春萌的身影出現在門口,朝著兩人招手,"有地方了,快進來."

顧東旭輕歎一口氣,對宋喜道:"我說什麼了,就沒有她想吃卻吃不到的東西."

宋喜跟顧東旭走進店里,發現韓春萌正笑著跟一幫不認識的人說話,細聽之下,發現她在感謝人家提前讓桌.

那桌人走後,店員手腳麻利的收拾桌子,幾人坐下,顧東旭眼皮一掀,看著韓春萌道:"你是怎麼跟人家說的?"

韓春萌頭都沒抬,隨口回道:"我說你腦子不好,就想吃口燒烤,人家一看你挺可憐的……"

話還沒等說完,顧東旭立即抄起桌上筷子筒要揍她,韓春萌嚇得往宋喜身後躲,宋喜挺身而出,抬手做了個壓制的動作,嘴上念叨著:"好了好了,給我一個面子."

店員拿了菜單過來,上面燒烤海鮮什麼都有,現在是夏天,季節不對,如果是冬天,還會有涮毛肚吃.

三人點了一大堆東西,韓春萌還叫了一打啤酒,說:"明天休息,喝點兒不要緊."

這話自然是勸宋喜,宋喜也不想在生日的當天掃興,沒拒絕.

吃完飯喝完酒,已是凌晨兩點,三人並排往外走,在出巷子口的時候,韓春萌自己走到最前面,因為三個人擠不過去.

看她喝的走路搖搖晃晃,宋喜跟顧東旭說:"你扶著點兒她."

顧東旭不走心的回答:"一身肉,摔也摔不疼."

正說著,韓春萌忽然被腳下很淺的一道縫給絆了一下,當即往前一個踉蹌,宋喜還沒等反應過來,身旁顧東旭已經一個健步沖過去,從後面拽住韓春萌的手臂.

韓春萌嚇得心直突突,連連叨咕:"唉呀媽呀,嚇死我了."

顧東旭罵道:"還能干點兒什麼,什麼都干不了."

宋喜跟在兩人身後,唇角止不住的上揚.

等出了巷子口,宋喜主動道:"你倆打車回去吧,路上注意安全,到家微信聯系."

顧東旭看著宋喜說:"你一個人小心點兒."

"好."

三人在街邊分道揚鑣,宋喜彎腰坐進車里,跟司機說:"翠城山."

很久不喝酒,才喝了五瓶啤酒就犯困,宋喜坐在後座,強打精神浪,不能在陌生車里睡著,好不容易撐回目的地,她給錢下車,邁步往里走.

來到別墅大門口,宋喜低頭從包里翻鑰匙,連著翻了好幾回.

"欸?"

她鑰匙呢?

轉過身,宋喜面朝庭院中的路燈,仔細翻找,十幾秒過後,她酒醒了大半,鑰匙不見了.

她明明記著出門的時候,鑰匙是放在包里的,哪兒去了?

腦子有些暈,她實在是回憶不起鑰匙的下落,關鍵眼下想這些都沒用,最主要的是怎麼進去.

別墅里面一片漆黑,想來也是沒有人,就算是喬治笙在家,她也不想喊他,這要是把他喊起來,他還不得損掉她一層皮?

俗話說得好,一回生兩回熟,才剛剛經曆了一次沒帶鑰匙的窘迫,這回宋喜輕車熟路的先檢查一樓窗戶,發現窗戶全是從里面鎖上的,她慢慢悠悠來到那顆大樹下,順勢往上一瞧,二樓的窗戶是開著的.

怎麼辦,爬是不爬?

不爬,她進不去屋,只能原路走回去,估計幸運的話,四十分鍾之後可以叫得到一輛車.

爬……媽賣批,她這是觸了什麼黴頭,連著幾天不著消停.

身上斜挎包往後面一甩,宋喜來到樹下,熟悉的動作,先抱住.她根本就不會爬樹,上次還是喬治笙把她抱起來拖上去的.

一想到喬治笙,宋喜翻了一眼,氣得牙根兒癢癢,別說他不在家,就算他在家,她也不會求他.

求人不如求己,宋喜憋著一口氣,忍著手上火辣辣的觸感,一寸寸的往上挪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