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真相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出了大玩家沒頭沒腦的紮進一家鞋店,別問她為什麼進去,不為什麼,就是怕喬治笙他們隨後出來再看見她,她生喬治笙的氣,不想看見他,也不願讓他看見自己,以後大家最好就是互當透明人.

晚一點兒的時候,韓春萌來了銀茂,兩人碰頭之後一起去喝東西,又等了半個多小時,顧東旭來了.

快七八年時間,每年生日宋喜都是跟他們兩個一起過,都習慣了,先吃飯,後唱歌.

韓春萌是麥霸,進了KTV就全程不理人的,別人是按首唱歌,她是按歌星唱,一口氣就是一兩頁的歌.

宋喜跟顧東旭坐在沙發上喝酒聊天,顧東旭無一例外的小聲吐槽,笑說:"每次看到胖春一成不變的身材,我就覺著這些年什麼都沒變,踏實."

宋喜勾起唇角,笑著回道:"有種你大點兒聲?"

顧東旭說:"你看她那全身心陶醉的樣兒,我現在罵她,她都聽不進去."

宋喜說:"我站大萌萌,她就算不瘦都是最美的,最近她還拒了個我們醫院新來的男醫生呢."

顧東旭拿著酒瓶正要喝酒,瓶口都到了嘴邊,聞言,他停下來,側頭看著宋喜問:"你們心外的?"

宋喜說:"不是,神經外科的."

顧東旭很輕的嗤了一聲:"怪不得呢,腦子有坑."

宋喜忍不住抬手揍了他一下,"嘴損不損啊?"

顧東旭道:"就她現在這樣,能看上她的不是缺乏安全感,就是誤以為她家里特別有錢,想占她便宜,她腦子常年有病,有時候愛一時沖動,你在她身邊,攔著點兒,明知道沒什麼好結果,一定要冷靜."

宋喜不以為意的說:"你怎麼知道一定沒好結果?我看神經外那新來的醫生長得挺好,看樣子人也不錯,沒准兒能行呢."

顧東旭一時嘴快,下意識的道:"你那看人的眼光還好意思往外說?"

此話一出,顧東旭馬上就後悔了,因為想到沈兆易.

宋喜也是第一時刻想到沈兆易,但她怕顧東旭覺著別扭,所以愣是沒有表現在臉上,只眼皮一掀,順水推舟的道:"你說的沒錯,我眼光差才能茫茫人海中把你給覓到."

顧東旭趕緊岔開話題,怕宋喜想到不開心的人.

桌前,韓春萌正拿著話筒又唱又跳,"我想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,然後一起去東京和巴黎,其實我特別喜歡邁阿密,和有黑人的洛杉磯……"

顧東旭看著她的身影,似笑非笑,嘴里念叨:"我最想給你送回大東北,掰掰苞米插插秧."

宋喜手上拎著半瓶啤酒,若有所思,忽然問道:"欸,你這幾次送我進去看我爸,是托了什麼人?"

"嗯?"

顧東旭一時沒注意聽,側頭向宋喜看來.

宋喜又問了一遍,顧東旭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意外,不答反問:"問這個干嘛?"

宋喜道:"我想有機會跟對方見個面."

顧東旭問:"你有什麼事兒?"

宋喜說:"跟我爸有關,你別在中間替我搭人情了,對方是什麼人,你找個機會直接幫我牽個線,我想見見."

這事兒宋喜想了一下午,既然喬治笙跟程德清都不肯幫忙,那她唯有重新組建人脈,今天宋元青的一句話提醒了她,顧東旭既然能三番兩次的托人把她送進監獄,那他背後那人的面子,一定非常大.

樹挪死,人挪活,多個朋友多條路,宋喜不想在一棵樹上吊死.

顧東旭聽後,本能的沒有馬上應聲,宋喜側頭看著他問:"怎麼了?"

顧東旭心底著實掙紮了一下,說,他不願宋喜跟喬治笙有牽扯;不說,這是宋喜幫宋元青的一大捷徑,他沒理由因為個人原因阻擋她的路,所以遲疑片刻,他開口回道:"我找了喬治笙."

此話一出,宋喜直接愣住.

顧東旭自然不曉得宋喜跟喬治笙的關系,還以為她在驚訝他竟然會去找喬治笙.

沉默片刻,他徑自說:"我小舅那人,你沒深接觸也應該聽說過,我們雖然是親戚,但真的不熟,這兩次我去拜托他幫忙,他也幫了,但你要是想跟他搭上線,我還真沒把握說不說得上話."

說罷,顧東旭又補了一句:"宋叔那邊什麼事兒,還是我替你去辦吧,你別跟他聯系了."

宋喜一時間沒辦法消化這個事實,竟然是喬治笙,她的確沒想到顧東旭的脾氣會去求喬治笙幫忙,關鍵她更想不到,喬治笙竟然幫了,卻從未對她提起過.

明明昨天晚上,他們還在一起吃飯,如果他想說,他有太多的機會可以說,但他都沒有.

見她一直沉默,顧東旭道:"你別怕我搭人情,再怎麼樣我跟他也是有血緣關系的,他多少會給我一點兒面子,你有什麼事兒就直說吧,我去幫你問問."

宋喜心底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兒,驚喜?驚訝?驚嚇?

好像都有,又好像都不是.

半晌過後,宋喜張開嘴,輕聲回道:"你應該早點兒跟我說的."

顧東旭不語.

宋喜又道:"我還以為你找了其他人,喬治笙的話,不用了."

顧東旭看向宋喜,試探性的問道:"宋叔那邊有麻煩嗎?"

宋喜搖了搖頭,"其他事兒,也不急."說完,她又對顧東旭囑咐,"以後關于我跟我爸的事兒,你不要再去找喬治笙了."

顧東旭打量宋喜臉上的表情,不確定的問:"怎麼?"

宋喜說:"我爸跟喬家之間有些過節,你別再去麻煩他,他幫你一次兩次,已經是花了你很大的人情."

顧東旭眼底閃過詫色,這一點他確實沒想到,關鍵喬治笙也沒提,本以為以喬治笙的脾氣,如果宋元青跟他們家有過節,就算是大外甥求幫忙,他也一定不會幫的.

一時間,兩人坐在沙發上俱是沉默,心思各異的想著,喬治笙到底圖什麼.

包間中最開心的人可能只剩下韓春萌了,沒人跟她搶話筒,她一個人唱到high,無意間一回頭,看到沙發上的兩人沉默不語,面色凝重,她拿著話筒道:"欸,你們兩個怎麼了?"

顧東旭一抬頭,繃著臉,半真半假的回道:"難聽死了,專挑一些網絡歌唱,俗不俗?"

韓春萌不服氣,揚著下巴問:"那你說什麼不俗?"

顧東旭沒好聲的回道:"《生日快樂歌》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