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在監獄慶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本就是強忍,怎能見宋元青如此,像是一口心頭血湧到嘴邊,滾燙灼熱,她足足五秒沒有出聲,只機械的維持著臉上微笑,待熬過這股想要失聲痛哭的沖動時,這才張開嘴,壓抑的聲音說:"爸,別難受,我很好."

宋元青垂著頭,宋喜清楚看到眼淚從他眼眶掉落,他左手拿著裝蛋糕的小盤,右手拿著叉子,遲遲未動,半晌才道:"小喜,是爸爸不好……"

一大滴眼淚從下睫毛處滾落,宋喜很快抬手擦掉,微笑著道:"說什麼呢,你哪兒不好了?往年我生日,你都要到晚上才有時間,現在多好,下午就有時間了."

宋元青根本沒辦法抬頭,蹙著眉,他有太多抱歉的話想要說,可是話到嘴邊,卻只剩下無奈的輕歎.

宋喜紅著眼眶,面帶笑容說道:"爸,我能從你要件生日禮物嗎?"

宋元青抹了眼淚,抬頭看著她道:"想要什麼,你說."

他眼中的寵溺和篤定,就像是宋喜要天上的月亮,他也一定會想盡辦法幫她拿到.

宋喜看著他,勾起唇角回道:"我要你平平安安,開開心心,別覺得有任何負罪感,你就算對不起全世界,你也一定對得起我,我現在過得不比從前差,東旭在,大萌萌在,你也在,我們還跟從前一樣."

宋喜覺的自己特別棒,在說這話的時候,她一滴眼淚都沒有掉.

宋元青閉上眼睛,手掌抵在鼻梁間,眼淚從睫毛下面滲出來,他一邊輕聲歎氣,一邊用盡全力忍著,良久,他睜開眼,紅著眼睛對宋喜說:"好,爸答應你,你也別擔心我,我在這兒很好."

宋喜拉著他的手,主動岔開話題,"爸,我給你說說最近外面發生的事兒……"

父女兩個面對面坐著聊天,她半強迫的逼著他吃蛋糕,中途外面有人敲門進來,竟還送了其他水果跟茶水.

宋喜恍惚間覺著,一切都沒有變,這樣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,可當她余光掃見這里的環境,內部再好,也抵不過高牆鐵網,這兒是監獄.

如今兩人的情緒都已恢複如初,宋喜面色淡定,神色平靜的問道:"爸,你跟我說實話,你到底有沒有犯法?"

宋元青正拿著茶壺准備給宋喜添茶,聞言,他明顯的動作一頓,緊接著如常倒茶,沒有抬頭,兀自回道:"你個小孩子,不要饞和這些事兒."

宋喜直勾勾的盯著他,"我二十六了."

宋元青說:"你多大,在我這兒都是小孩子."說罷,他下巴微抬,示意她喝茶.

宋喜拿著茶杯,沒有馬上喝,而是神情篤定的道:"別說我今年二十六,就算十六,哪怕是六歲,只要我還懂事兒,我就一定不會看著你含冤受委屈,我一定想辦法讓你出來."

宋元青終是抬眼看向宋喜,知女莫若父,宋元青知道宋喜的脾氣,說一不二.

父女兩個對視數秒,宋元青開口說:"小喜,你知道爸這輩子最大的心願不是建功立業,而是看著你健康長大,幸福生活,你好,我在哪兒都一樣,可你要是有一點兒不好,你這是要我的命."

宋喜心髒猛地一疼,喉嚨哽咽,一時間難以說話.

宋元青直視她,繼續說道:"你看見了,我現在的生活沒有多苦,頂多就是出不去,我想做什麼,也沒有太大的難度,我不需要你想辦法撈我出去,我跟你保證,你不用等七年,爸還要給你看孩子呢,怎麼會那麼晚才出去?"

宋喜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,一言不發.

宋元青過來拉她,捏著她的手道:"你聽話,一個人在外面好好的,如果受了什麼委屈,找人帶個話進來,爸不能出去,但爸一定想辦法保護你,知道嗎?"

宋喜點頭,依舊緊抿著唇瓣不敢說話,她怕一張口就會忍不住大哭.

宋元青抽了紙巾,伸手幫她擦眼淚,微笑著哄道:"好了,不哭了,今天是你生日,開開心心的,我們小喜二十六了,是大姑娘了."

宋喜活了二十六年,第一次在監獄里面過生日,很小的時候她沒主見,宋元青會挑一些女孩子喜歡的禮物送給她,等到她長大一些,她會自己選擇想要什麼,而最近這兩三年,父女兩個不再護送實質性的生日禮物,都是互相要求對方答應自己一個願望.

今年宋喜的生日願望,希望宋元青平安.

一個半小時,轉眼即逝,又到了告別的時候,宋喜擁抱宋元青十幾秒,宋元青撫著她的頭,再次囑咐,叫她不要找人幫他,這樣很可能會讓他現在的處境更加困難.

打蛇打七寸,宋元青這麼說,宋喜的確很害怕,也有一瞬間想要放棄的念頭,但這樣的想法只是稍瞬即逝,她不是個魯莽的人,也知道茲事體大,要麼不做,要做就一定是萬全之策,絕對不會幫倒忙.

離開監獄,宋喜出了大門後給韓春萌打了個電話,韓春萌說:"東旭剛打來電話,說他們局里臨時有事兒要耽擱一會兒,叫咱倆先去玩兒,我還要洗個澡吹個頭,你先去銀茂大玩家等我,我隨後就到."

宋喜應聲,打車去了銀茂商場.

車子停在路邊,她給錢下車往里走,才走了沒幾步,只聽得身後有人喊道:"宋喜."

宋喜聞聲轉頭,只見身後幾米外停著輛橙紅色的蘭博基尼,跟他打招呼的人是坐在駕駛席的常景樂.

他從車中下來,笑著跟她揮了下手.

宋喜有些意外,緊接著笑著打招呼,"欸,這麼巧?"

常景樂邁步向她走來,笑著道:"你今天沒上班?"

宋喜說:"我今天下午休假."

他問:"怎麼自己來的?"

宋喜說:"朋友還在來的路上,我先上去等她."

常景樂說:"你一個人吧?要不要一起喝點兒東西?"

宋喜記著常景樂的情,當即應承下來,兩人並肩往里走,原本說好了只去喝點兒東西,但是進門後宋喜又提議,請他去樓上大玩家賽車.

說實在的,常景樂只在跟前前前前,忘記多久之前有個十八歲的女朋友來過這兒,當時還是因為小女朋友死活要他抓娃娃.

要不是看在宋喜美的份兒上,他真的不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