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空白蛋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,剩下最後一個蛋糕盒,宋喜跟韓春萌都不敢開,兩人一番友好的互相推讓過後,最終決定用老方式解決,剪刀石頭布.

韓春萌一把剪刀定江山,高興到竄起來,結果不小心又牽扯到屁股,疼的呲牙咧嘴.

宋喜瞥眼叨咕,"得意忘形了吧?還不如直接去呢."

韓春萌說:"別廢話,你輸了,趕緊去開."

宋喜來到最後一個未開封的蛋糕盒前,從解帶子開始就畏畏縮縮,待到最後掀開盒蓋的一步,更是恨不能胳膊在桌邊,人已經躲到一米之後了.

韓春萌聳了下宋喜,"啥事兒沒有,出息."

宋喜定睛一瞧,盒子中一枚精致漂亮的白色蛋糕,樣式簡單,卻恰好符合她的審美.

韓春萌也走近瞧了瞧,說:"怎麼沒有署名啊?"

的確,盒子外面沒有卡片,就連盒內也什麼標志都沒有,宋喜盯著蛋糕說:"是送我的嗎?"

韓春萌說:"不是送你是送誰的?"

宋喜道:"連生日快樂都沒寫,別不是送其他人的,被放到咱們這邊了."

韓春萌也拿不准,低聲嘀咕:"不會吧?"

原本宋喜跟韓春萌已經可以直接放假了,可因為這個沒有任何標志的蛋糕,兩人硬是留到其他人吃完飯回來,挨個詢問了一遍,大家都說不是自己的,沒轍,這個無名蛋糕還是落在了宋喜頭上.

韓春萌說:"這是哪個做好事兒不留名的?驚喜到猜不出人,對方也是真神秘."

說到神秘,宋喜腦海中本能的跳出喬治笙的臉,會不會是……念頭還沒等全部形成,宋喜立馬暗罵自己腦子進水,昨晚那事兒還不夠丟人嗎?她是哪兒來的自信,覺著是喬治笙送給她的?

不想了不想了,宋喜想起喬治笙就心情不好,看了眼時間,她對韓春萌說:"我先去看我爸,你一個人能把蛋糕都拿走嗎?"

韓春萌滿臉自信的說:"這要是別的,我可能拿不走,都是吃的,你信不信我吃不完兜著走?"

宋喜果斷的對韓春萌豎起大拇指,臨上她昨晚訂的蛋糕,走前囑咐,"等我回來給你和東旭打電話,還有他的外套,一起拿回去."

韓春萌應了一聲,隨即說:"對了,別忘了跟齊未說聲謝謝."

宋喜說:"幸虧你提醒我了."她忙到糊塗,出門的時候,撥通了韓春萌給她的電話號碼.

電話響了幾聲後被接通,宋喜主動說:"你好,是齊未嗎?"

"宋醫生."齊未聲音中帶著溫和的笑意.

宋喜也笑了,"不好意思,之前亂成一團,我也沒照顧到你,你沒事兒吧?"

齊未說:"我沒事兒,倒是你,臉怎麼樣了?"

宋喜說:"沒什麼,過一晚就好了."

兩人就這件事兒聊了幾句,後來是宋喜主動道:"謝謝你的禮物,我很喜歡."

齊未輕笑著道:"臨時聽你朋友說,你今天生日,沒什麼送給你的,你是獅子座吧,正好應個景."

宋喜微笑著回道:"嗯,我是獅子座,掛件很可愛,我以後掛在包上."

兩人又聊了幾句,宋喜問:"你什麼時候有空,我請你吃飯."

齊未說:"我看你們每天都挺忙的,等你有時間的吧,不急."

宋喜說:"那好,到時我提前跟你聯系."

臨掛電話之前,齊未又說了一句:"生日快樂."

他聲音溫柔好聽,再聯想到他的臉,的確是老天偏愛的寵兒,宋喜雖然跟他見面次數不多,但也覺著像是多了一個朋友,微笑著回道:"謝謝."

電話掛斷,宋喜收起手機,打車去看宋元青.

路上,司機閑來無事跟她聊天,原本只是聊一聊夜城的交通跟規劃建設,結果聊著聊著,不知怎麼就聊到宋元青身上.

司機說:"咱們上任市長還是為夜城做了很多好事兒的,就是十官九貪,哎,可惜了."

宋喜聞言,心里怎能不翻騰,她很想替宋元青說些什麼,可她又能說什麼?

也許是她胳膊肘往里拐,也或者是女人的第六感,再或者是之前幾次見宋元青,他避而不答的表現,這些蛛絲馬跡都在告訴宋喜,也許宋元青並不是真的犯了法,可能是為了什麼不得已的原因,被迫選擇這樣的結局.

最近她正在努力接受宋元青已經定刑的事實,但她一直沒有放棄為他翻案的想法,只是這事兒太大,判都已經判了,再想找證據推翻之前的一切,聽著都難如登天.

原本宋喜還曾指望過喬治笙,她以為她的示好會讓他多少放下芥蒂,但事實證明,那人的脾氣喜怒無常,心是冷的,甭管她做什麼,都不可能捂得熱.

程德清?上次去岄州的時候,宋喜已經看透了,程德清連宋元青的具體情況都不肯透露,那為他翻案,就更是不可能的.

她認識的兩個權力很大的人,目前看來都不會是盟友,宋喜微垂著視線,手指捏著蛋糕盒上的絲帶,有些無助,有些心酸,但她不會放棄,在她這兒就沒有認慫一說,就算所有人都不幫她,她也不會不管老宋.

計程車一路開到目的地,宋喜給錢下車,拎著蛋糕盒往里走.

今天是她生日,她穿了件新買的衣服,平時上班不化妝,今天也特地化了個妝,她要以最好的狀態出現在宋元青面前,這樣他才不會擔心她在外過得不好.

父女兩人在安排下見了面,宋喜迎上前,笑著給了宋元青一個大大的擁抱.

宋元青摸了摸她的頭,笑著說:"小喜,生日快樂."

宋喜忍到微微發抖,咽下的酸澀像是刀子,割得五髒六腑無一不鈍痛難忍,眼眶濕潤,她卻努力勾起唇角,笑得陽光燦爛.

工作人員撤離,房間中只有他們兩個,宋元青說:"我真沒想到你今天能來,你找了什麼人?"

宋喜低頭打開蛋糕盒,嘴上回著:"是東旭找的人."

宋元青說:"東旭?他找誰能給這麼大的面子?"

宋喜拿著塑料刀切蛋糕,"他沒說,我也沒問,來,爸,吃塊兒蛋糕,我二十六歲了."

宋元青下意識的點頭,可等接過蛋糕之際,忽然間就紅了眼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