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全是意料之外的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如常上班,每個路過的同事都會點頭微笑,說一聲'宋醫生,早’.

宋喜查完病房回去辦公室,沒想到一推門,辦公室里面一大堆人,幾乎全心外的醫生都在,丁慧琴站在最中間,一旁韓春萌捧著蛋糕,大家一起說著生日快樂.

說實話,宋喜沒想到大家會給她慶生,丁慧琴說:"江主任人在國外回不來,可是提前一個禮拜就知會我,說今天是你生日,叫大家別忘了."

宋喜勾起唇角,"謝謝丁主任,謝謝大家."

生日嘛,就要開心,一些平日里處的不錯的同事都有送上禮物,關系稍淡點兒的就直接送上口頭祝福,因為醫院從來沒有集體放假一說,從來都是輪班倒,大家聚不到一起, 沒辦法請客吃飯,宋喜打電話給常去的甜品店,叫人送了甜點和奶茶過來.

這是她二十六歲生日,也是她來協和的整整第八個年頭,第一個沒有宋元青陪伴的生日,好像看起來也並沒有想象中的慘淡.

宋喜跟一幫人熱鬧了十幾分鍾,大家都很忙,耽誤不得,一人吃了塊兒蛋糕,馬上緊鑼密鼓的投入到工作當中.

原本宋喜上午沒排手術也不出門診,打算給申請基金的患者制定手術方案,但是黃麗丹突然接到老公電話,說送孩子上學路上遇到車禍受了傷,兩人都在某某醫院,叫她趕緊過去一趟.

黃麗丹急的一如熱鍋上的螞蟻,臨時讓宋喜頂替自己去門診.

宋喜囑咐了幾句,叫她快點兒過去,醫院這邊不用擔心,黃麗丹走後,宋喜也趕緊收拾收拾准備去門診室.

這才剛一出門,沒走兩步宋喜就停下了,抬眼望著走廊不遠處走來的人,她繃著一張精致漂亮的臉,滿眼警惕,不說話.

男人也看到宋喜,邁步朝她走來.

"宋醫生,這麼巧?"

睨著面前一身白色醫生服的女人,男人似笑非笑.

宋喜雙手插在外套口袋里,眼皮一掀,面不改色的說:"我在這兒上班,看見我是應該的,倒是你,來這兒干什麼?心塞?"

男人眼睛一瞥,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整齊潔白的牙齒,明明男人味兒十足,卻也像是個陽光燦爛的大男孩兒.

笑了幾秒,他看著宋喜道:"我心塞你能治嗎?"

宋喜一臉高冷,"小事兒,哪兒堵了把哪兒切開就行."

佟昊終是忍不住道:"你上次打我頭,我還沒跟你算賬,一早上你火氣這麼大干嘛?誰惹你了?"

宋喜被佟昊這麼一問,猛然後知後覺,她之所以這麼怒氣沖沖的懟他,當然看他不順眼是其一,可其二,因為佟昊跟喬治笙是一伙的,一想到喬治笙,她就氣不打一處來,厭屋及烏.

"我要去工作,你要是心髒不舒服,樓下掛號看病."

宋喜別開視線,邁步欲走.

佟昊怎會輕易放過她,橫著跨步一擋,宋喜險些撞在他身上,往後退了一步,她立馬抬眼瞪向他.

佟昊沒有笑,只意味深長的道:"我話還沒說完,沒禮貌."

他笑起來特別溫暖,但不笑又很嚴肅,很凶,宋喜承認,她真怕他動手,所以強忍著脾氣,聲音不大的問:"你到底想干什麼?"

佟昊說:"你不跟我說聲抱歉,總要說聲謝謝吧?"

宋喜眉頭輕蹙,他搞什麼鬼?

佟昊說:"你這忘性還真大,要不要我提醒你,上次在霍嘉敏那兒,是誰幫你出的氣?"

宋喜想起來了,之前她雖然躺在沙發上,可韓中被打的那麼慘,滿屋子都是血腥味兒,她瞥見了,是佟昊打的.

佟昊盯著宋喜的臉,眼底饒有興致,倒要看看她怎麼插科打諢,結果宋喜沉默片刻,粉唇開啟,出聲說:"謝謝."

她竟然這麼容易就道謝了?

這倒搞的佟昊有些被動,准備好的台詞兒沒了用處,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接才好.

宋喜表情淡淡,"還有事兒嗎?"

佟昊左手一抬,手指上掛著一個精致蛋糕盒,嘴上說著:"元寶說你今天生日,他送你的."

宋喜根本沒想,送個生日蛋糕而已,怎用得著佟昊親自跑一趟,她只抬手接過,又說了聲:"謝謝."

佟昊道:"元寶的一份心意,你一定要親手打開,別叫別人吃了."

宋喜不願跟他多說,只嗯了一聲.

見他還不走,宋喜抬眼道:"還有其他事兒?"

佟昊不答反問:"你現在不吃?"

宋喜面無表情,"不吃."

佟昊似是被她氣笑了,唇角勾著,痞里痞氣的說:"行,你什麼時候餓了什麼時候吃,我就不耽誤宋大醫生你懸壺濟世了,走了."

宋喜站在原地,眼看著佟昊轉身離開,心底這才松了一口氣.別看她剛才刀槍不入的樣兒,其實是紙老虎一個,好怕他在醫院犯渾.

沒法拿著蛋糕走,宋喜只好轉身折回去,把蛋糕放下,然後頂替黃麗丹進入門診室.

協和是全夜城接待病患量最大的公立醫院,一大早上就有特別多病人排隊看病,宋喜這邊的診室一直有人,她忙得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.

剛剛讓一名患者去樓下繳費做檢查,宋喜趕緊抽空起身,去飲水機倒了一杯水,余光瞥見外面有人進來,她出聲說:"稍等."

喝了一口水,宋喜轉身,正想問是什麼情況,結果看清來人,不由得美眸微挑,"是你?"

面前不遠處站了個特別帥氣的男人,穿著白顏色的圓領休閑襯衫,深藍色吊腳褲,腳上一雙白色運動鞋,干乾淨淨,簡簡單單,像個大學生,但宋喜卻覺著他更像陳冠希.

男人看到宋喜,顯然也是意外,頓了一下才勾起唇角,"宋醫生?"

宋喜微笑著點頭,本想說這麼巧,但是轉念一想,這可是醫院,她稍微斂起笑容,出聲問:"你身體哪里不舒服嗎?"

男人應了一聲,"我最近心跳的有點兒快."

宋喜讓他坐,然後戴上聽診器,說:"把襯衫扣子解開一下,我幫你聽聽."

男人抬起右手,手指修長,指節分明,指甲修剪的整齊圓潤,宋喜很喜歡觀察細節,一個男人就算長得再帥,如果小細節處不修邊幅,她也會強迫症似的覺著心煩.

天地良心,她坐在這里就是醫者父母心,但她沒想到,男人穿衣顯瘦,可是襯衫扣子解開幾顆,她無意間一撇,竟然看到他衣服內的胸肌輪廓,兩邊鼓起,更顯得中間那條溝分外誘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