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生日還整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不到八點半就被喬治笙叫去了廚房,一直到夜里十一點四十五,喬治笙第二次出現在廚房門口,黑色的瞳孔瞥向廚台前的身影,宋喜背對著他,正拿著鍋鏟不知在炒什麼,桌上已經擺了好些個盤子,搭眼一看,九個菜一個湯.

宋喜關了火,將鍋里的可樂雞翅盛出來,雞翅是咖啡色的,比一般的可樂雞翅顏色明顯要深很多,不過宋喜很滿意,畢竟她上回做出來的是炭黑色,跟摻了砒霜似的.

端著盤子湊近鼻尖聞了聞,嗯,好像是那麼回事兒,一轉頭,喬治笙站在門口,她望著他道:"正要叫你,做好了."

喬治笙邁步往里進,宋喜心底還是很心虛的,十菜一湯,天曉得她怎麼湊出來的.

喬治笙拉開椅子坐下,宋喜屏氣凝神,像是小學生在等待老師批卷子報分數,然而喬治笙落座後並未點評,而是唇瓣開啟,淡淡道:"再做碗面."

宋喜看著喬治笙問:"什麼面?"

喬治笙說:"龍須面."

宋喜想起之前翻看袋子的時候,的確看到里面有一包龍須面,十菜一湯都做了,還差這一碗面?與其跟他置氣,不曉得他大半夜抽的什麼瘋,宋喜是二話沒說重新刷鍋開火.

喬治笙坐在一旁,看她熟練地洗了個西紅柿,切成小塊兒,鍋里倒油,待到油熱後放蒜跟柿子,柿子炝鍋時發出酸酸甜甜的味道,幾分鍾後,她又往鍋里面倒了一些水……這熟悉的步驟,不就差往里下疙瘩了嗎?

然而今天不吃疙瘩湯,水開之後,宋喜下了兩縷龍須面進去.

整個過程不過十分鍾,喬治笙看她熄火拿碗筷,他不著痕跡的看了眼腕表,剛剛好夜里十二點整.

宋喜在盛面的時候,喬治笙開口說:"一起吃."

宋喜扭頭看向他,眼底帶著幾分狐疑,喬治笙面不改色的道:"我怕你下毒."

宋喜強忍著沖他翻白眼兒的沖動,默默地轉回頭,用力向上翻了一下.

還下毒,她這幾個小時忙得腳打後腦勺,就連毒放在哪兒都忘了.

不過話說回來,原本宋喜是不餓的,可是折騰了這麼久,胃里也空了.

給喬治笙盛了一大碗,她自己盛了一小碗,兩人如常一個主位,一個客位,默不作聲的吃東西.

中途宋喜差點兒就忍不住問,干嘛突然間心血來潮讓她做飯?關鍵她余光一直瞥著的,除了碗里的面,喬治笙從未碰過其他東西.

來氣,這不是故意整她是什麼?一看他就是半夜睡不著覺閑得慌.

拿起筷子夾了個可樂雞翅,宋喜放在嘴邊試探性的咬了一小口,嗯,味道不錯嘛,她第一反應就是跟喬治笙顯擺,出聲說:"你嘗嘗,挺好吃的."

喬治笙看她的樣子,不像是說謊,破天荒的給面兒夾了一個,然而一口下去,他總覺著口感略顯奇怪,倒不是味道,而是……低頭看了一眼,雞翅中間還是粉紅色的,沒熟!

嘴里還含著半塊兒,咽也不是,吐也不是,喬治笙臉上的表情堪稱精彩,只一個眼神兒,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暴風雨前的甯靜.

宋喜是真不知道雞翅沒做熟,見狀,她幾乎慌著抽了兩張紙巾,遞到喬治笙面前.

喬治笙到底是沒吐,將筷子中的半塊兒雞翅放回盤里,他狐狸眼往宋喜臉上一瞥,面無表情的說:"你整我?"

宋喜挺直了背脊,連連否認,"沒有,我不知道沒熟."

喬治笙拉著臉道:"把面吃完,我當這事兒過了."

宋喜垂下視線,委屈巴巴的吃面,心底雖然不舒服,但總歸慶幸,幸好他沒讓她把雞翅吃完.

一桌子黑暗料理,兩人都忌憚著不再去碰,宋喜很快吃完一小碗面,余光瞥見喬治笙也吃完了,她主動開口說:"廚藝不精,這些東西都不能吃,我都倒了."

喬治笙不冷不熱的道:"你這種水平,配不上廚藝二字."

宋喜心底嘀咕,明知道是這種結果,你別讓我做啊.

正想著,他出聲說:"你上去吧,廚房這地兒不適合你,你克它."

他的舌頭簡直塗了鶴頂紅,句句毒的人腸子疼,原本宋喜還挺感謝他放任七喜跟可樂,如今一看…哼,江山易改本性難移.

他起身往外走,臨走前竟然抬手關了廚房燈,擺明了趕人,宋喜忍著脾氣從廚房出來,抱起客廳地毯上的可樂跟七喜,一邊胳膊下夾著一個,蹬蹬蹬的上樓去了.

回到房間,宋喜放下貓,氣得直撇嘴,第N此詛咒他以後找不到老婆.

邁步往里走,剛走到床邊,正巧床上的手機亮起,宋喜拿起來一看,是韓春萌打來的.

劃開接通鍵,宋喜語氣如常,"大萌萌."

韓春萌在電話里面都急了,"你跑哪兒去了?"

宋喜一聽她沒好聲,如實回道:"我剛才沒在房里,手機不在身邊,怎麼了?"

韓春萌急著說:"我跟東旭都快把手機打爆了,還以為你讓人給劫了呢."

宋喜沒心沒肺的笑著:"誰劫我干嘛啊,我現在一沒錢二沒勢的."

韓春萌道:"大姐,今天你生日!"

宋喜愣了愣,緊接著看了眼牆上掛表,現在已經是夜里快十二點半了.

"你不說我都忘了."宋喜笑說.

韓春萌把她罵了一頓,然後道:"趕緊出來,我跟東旭在家等你."

宋喜說:"現在嗎?"

韓春萌說:"要不要等明年?"

宋喜忍俊不禁,輕笑著道:"好,等我洗個澡就過去找你們."

兩人一個罵罵咧咧,一個大大咧咧,最後絮叨著掛了電話,宋喜看了眼手機,果真三十八個未接電話,最早一個在十一點,那時候她正在樓下給喬治笙做飯.

想到喬治笙,宋喜氣不打一處來,今天她生日欸,雖說今年不是小公主了,可他也不能在這一天變著花樣的欺負人嘛.

思及過去,再對比如今,從前她走哪兒都是眾星捧月,人人抬著哄著;如今她矮簷下尋庇護,天天忍著憋著,鼻尖發酸,眼眶也有些發熱,宋喜知道再這樣下去必哭無疑,她趕緊張口深呼吸,努力壓下這股情緒.

別哭,敵人會笑,別低頭,王冠會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