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 鯉魚躍龍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縱然心底有一萬個不樂意,但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,宋喜還是噘著嘴,老老實實的走到食材處,挨個翻看,腦海中對于做菜一片空白.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,宋喜光打開袋子認菜就認了十分鍾,喬治笙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,余光瞥見宋喜從廚房閃出一半身子,探頭問道:"我做四個菜行嗎?"

喬治笙眼皮都沒挑一下,云淡風輕的回道:"最少十個菜,自己掂量著做."

十個菜!怎麼不叫她出門給他表演個爬樹呢?

宋喜一瞬間差點兒飆了,然而喬治笙忽然抬起頭,輕飄飄的說了句:"你的兩只貓不怎麼討厭,平時就放外面養著吧."

宋喜聞言,剛剛頂上來的火氣立即煙消云散,粉唇開啟,心平氣和的說:"我盡量好好做,但我能力有限,做得不好你多擔待."

"嗯."

宋喜折回廚房,越發的覺著喬治笙今天好奇怪,他到底是心情好還是不好?

搞不清楚他心里想什麼,反正他對七喜跟可樂不錯,那她必須要給他面子,做就做吧,反正能不能吃另論.

系上圍裙,挽起袖子,宋喜是卯足了勁兒准備大干一場的,然而這種心情還沒維持三分鍾便遇上了阻礙--她發現魚是用水袋裝好,活的.

小手臂那麼長的大鯉魚,宋喜拎起袋子,它還搖頭擺尾,嚇得她哆哆嗦嗦的把水槽一處灌滿,把袋子撕開,魚放進去.

魚,可以紅燒,清蒸,糖醋,油炸……她都不會.

宋喜一邊琢磨著,一邊先煮了一鍋水,她也不確定這鍋水要干什麼用,反正不能閑著.

在此期間,她又洗好了所有蔬菜,每個品種都分別用籃子裝好,乍一看分門別類,倒是利索,這可能是醫生的一個通病,特別喜歡給東西分類.

站在一旁沉吟良久,宋喜輕輕拍手,有了,先做個涼拌黃瓜,她看韓春萌做過,很簡單,都用不著鍋;還有一旁的柿子,可以涼拌柿子;還有秋葵,涼拌秋葵……掃了一圈,她琢磨著還有什麼是可以涼拌的.

喬治笙在客廳,電視中放著的東西,他有一搭沒一搭的看著,不遠處七條正在跟可樂和七喜共享跨越種族的天倫之樂,他聽到廚房方向傳來拍東西的聲音,也不曉得她在拍什麼,足足拍了十幾分鍾.

他見過她做的菜,對得起黑暗料理四個字,不用吃,看一眼都會反胃三天.

一想到她此刻在廚房中抓耳撓腮的模樣,他眼底劃過惡作劇般的促狹之色,好男不跟女斗,他可以不明目張膽的整她,但想讓她難受,太簡單了.

廚房,折騰了半晌,宋喜看著桌上的四道菜,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,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嘛.

想著,她無意間一轉頭,看到水槽里還游著一條大鯉魚.

宋喜犯了難,暗道這魚不能直接下鍋,是不是要刮魚鱗,還要開膛破肚啊?

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,宋喜挽起袖子,走到水槽邊,她一個心外醫生,自然是不怕見血,給人開刀她都不怕呢,更何況是一條魚了.

心中給自己打氣,宋喜想好了,先把魚撈出來,把它渴死,等它死了就好辦了.

雙手往水里一伸,同時扣住鯉魚肚子兩側,往上一提,整個過程倒是出奇的順利,只是宋喜沒想到,這魚跟活驢似的,在水里面挺老實,可一出水面就原形畢露,瘋了似的往外掙.

宋喜的手腕被魚尾打得啪啪作響,臉上也濺了好些水,她偏過頭,能明顯感覺魚從掌心一寸寸溜走的無力感.

到底,一個鯉魚打挺,現實版的鯉魚躍龍門,宋喜眼看著它一個上竄,緊接著在空中彎了條拋物線,最終准確無誤的跳入一旁沒有蓋兒卻已經燒熟水的鍋里.

美眸圓瞪,她想救它已是為時太晚,活蹦亂跳的鯉魚在鍋里連續幾個翻騰,濺出來的水珠迸到宋喜手臂上,連燙帶嚇,她喊出聲,疾步往後退.

喬治笙在客廳聽到宋喜喊叫,稍微一個晃神兒,幾乎是立刻,抬腿就往廚房走.

房間很大,兩者之間要走四五十步,可眨眼間喬治笙就出現在廚房門口,定睛往里看,只見宋喜站在冰箱旁邊,五官蹙起,雙手互相揉著兩側手臂.

順著她的視線往右看……喬治笙發誓,他這輩子第一次看到'水煮魚’.

鍋里騰騰冒著熱氣,一條垂死掙紮的魚,拼命地翻騰,卻最終免不了被活煮的命運.

短短十幾秒,魚消停了,廚房中一片靜謐,喬治笙看向宋喜,薄唇開啟,聲音不辨喜怒,細聽之下唯有不解,"你在做什麼?"

宋喜聞聲望向門口,不知道喬治笙什麼時候來的,她臉上表情也就維持著驚慌失措,遲了幾秒鍾才輕聲回道:"它自己跳進去的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宋喜生怕他不相信,詳細講解了魚是怎麼自取滅忙的經過.

說完,她又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的提了個小建議,"要不做個魚湯吧?不吃魚,就喝湯."

刹那間,喬治笙有一種七竅生煙的錯覺,宋喜也看出來了,趕緊又補了一句:"要不我撈出來."

說罷,她跨步往鍋邊走.

喬治笙站在原地,一動沒動,只沉聲問道:"如果我沒來,你會不會直接往鍋里面放調味料?"

宋喜關了火,微垂著視線,耳根子通紅,違心回道:"不會."

其實她會,怎麼不會?反正做的東西又不是她吃.

說話間,喬治笙余光一瞥,看到桌上並排放著的四個盤子,依次是:涼拌黃瓜,涼拌柿子,涼拌秋葵,涼拌豆腐.

他終于知道剛剛她在這邊拍了半天是拍什麼了,感情她又在上墳燒報紙.

臉一拉,喬治笙沉聲說道:"十二點准時開飯,十個菜,你自己看著辦."

說罷,扭頭就走.

宋喜拿著漏勺把煮熟的整魚撈出來,憋著嘴,心底別提多委屈.

殺人不過頭點地,干嘛這麼難為她?那魚睜著眼睛,完全就是死不瞑目,宋喜看著就來氣,現在是開不開膛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