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專治各種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四個字怎麼寫,冷著一張俊臉,凶巴巴的問:"你怕什麼?"

他這不是在下面嘛,還能摔死她?

宋喜又害怕又委屈,合著喬治笙是變著相的要讓她短壽,早知道她不如跟七喜同歸于盡好了,長痛不如短痛.

見她騎在樹上進退不得,喬治笙給予鼓勵,"你要磨蹭到天亮?實在不行,你讓你的貓下來開趟門."

宋喜……媽賣批!

她就算掉下去摔殘,摔死,也好過在這兒看他'丑陋’的嘴臉.

喬治笙不知道宋喜心里想什麼,只見她忽然打雞血一樣從騎著變成站著,還以為是自己的鼓勵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.

宋喜腳下踩著巴掌大的地方,兩手分別掐著兩根樹杈,慢慢轉身,面朝二樓陽台方向.

一根她小腿粗的樹杈直接伸到陽台邊緣,這段距離差不多一米到一米二,她只要大跨一步,伸手抓住陽台圍欄就可以.

不過站在樹下說話不腰疼,此時她可是站在樹上的.

一時的憤怒只能激起一時的勇氣,此時宋喜站在樹干與樹杈的分界點,就跟站在十米跳台上一樣,暗自調節呼吸,心底的媽賣批不知何時換成了阿彌陀佛,宋喜眼睛睜了閉,閉了睜.

樹下喬治笙脖子仰倒累,蹙著眉頭催促,"等著鐵樹開花呢?"

宋喜沒回應,甚至沒有看他一眼,忽然間跨步往前沖,頭皮一麻,她雙手已經抓到陽台欄杆,腳下的樹杈很細,因為承重原因,上下晃蕩,宋喜趕緊抬腿翻進陽台.

腳踏實地的瞬間,她好懸跪了.

然而草地上還立著個活閻王,他是一刻都等不了,說了聲'開門’,徑自往一樓大門口走.

宋喜心底猛地冒出一個邪念,她不給他開門怎麼樣?讓他在外面站一宿.

當然了,這樣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想而已,她提著心下樓去給他開門.

房門打開,喬治笙在玄關處換鞋,宋喜面色無異的說道:"今晚謝謝你了,你早點兒休息."

喬治笙聽著她的結束語,不免看了她一眼,聲音低沉中帶著挑釁,"你覺的我是氣飽了嗎?"

宋喜被他問的一愣,直勾勾的看著他,愣是三四秒過後才恍然大悟,"啊,我忘了,我現在去給你做."

宋喜掉頭往廚房走,喬治笙穿著拖鞋緊隨其後,連著兩天晚上沒睡好,今天是第三晚,又白搭了,他心髒跳的有些快,不知是睡的太少還是氣的太多.

十幾分鍾後,宋喜從廚房出來,看著客廳沙發上的喬治笙問:"你在這邊吃還是去飯廳吃?"

喬治笙站起身,邁步向她走來.

廚房中飄蕩著熟悉的香味兒,喬治笙走近後發現桌上只有一只碗,宋喜說:"我多做了一些,鍋里還有,你吃吧,我先上樓了."

喬治笙慣常沒有應聲,宋喜走後,他一個人坐在椅子前,拿起旁邊的勺子舀了一下,紅色的柿子,白色的疙瘩,怎麼還有一顆顆粉色的小丁?

仔細一瞧,原來是火腿.

喬治笙吃慣了宋喜給的老三樣,疙瘩湯,柿子,雞蛋,今天突然多了一種配料,他還有些'喜出望外’.

腦海中莫名想到今天過馬路的時候,那對情侶膩膩歪歪的對話,他忽然心情變好,張嘴吃了一口.

疙瘩湯還是老味道,但總覺得多了點兒什麼.

宋喜是個不經常做夢的人,除非是白天情緒波動特別大,再或者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,給喬治笙做完飯,上樓躺在床上,已經是凌晨快五點.

她緊趕慢趕眯了一覺,結果就做了噩夢,夢里面有人要殺她,她一直在跑路,終于逃到一個死胡同,眼前只有一棵樹能爬,宋喜聽到身後傳來喬治笙的聲音,他在叫她的名字,說抓到她一定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她嚇得手腳並用,拼命往樹上爬,就在她以為馬上就能逃出生天之際,右腳腕忽然被人扣住.

她不用回頭都知道那人是喬治笙,夢里面她嚇得瑟瑟發抖,哭都找不到調兒,好在這時候手機鬧鍾響起,把她從噩夢中拖回現實.

抬手關了鬧鍾,宋喜仍舊沉浸在噩夢營造的恐怖氛圍當中,眼巴巴的望著房沿兒,她怕自己是不行了,再這樣下去,等不到宋元青出來,她要先走一步了.

折騰了一晚上沒睡好,白天宋喜精神略顯恍惚,尤其是做手術要求精力高度集中,兩場手術下來,她倒在休息室的床上補覺.

韓春萌還納悶兒,宋喜向來是鐵娘子,連續十幾二十個小時不出手術室也不是沒有過,今天這是怎麼了?

等到宋喜稍微清醒一些,韓春萌說:"再堅持明天一上午,明天下午就放假了,我們一起happy,給你過生日."

宋喜正笑著,顧東旭打來電話,告訴她一個好消息,獄政直屬那邊打過招呼了,她明天可以去看宋元青,有一個半小時時間.

平常探視時間沒有這麼長,這回竟然還加時了,宋喜特別高興,整個下午臉上都掛著笑.

晚上回家前,宋喜特地跑去熟店定了一個蛋糕,是宋元青喜歡的口味,然後又跑了趟寵物店,把七喜接回來.

回到翠城山,宋喜萬萬沒想到,一開門迎接她的會是巨大的德國狼犬,好像是叫…七條吧?

七條站在距她不到兩米遠的位置,盯著她,明確的說,是盯著她懷里的七喜.

宋喜看到七條還是會有些打怵,余光一掃,喬治笙的鞋子放在一旁,他也在家?

一人一狗一貓,三雙顏色各異的眼睛,互相牽制,互相對視,約莫能有十秒鍾的樣子,熟悉的清冷男聲從客廳方向傳來,"七條."

七條聞聲,立馬掉頭往里跑,宋喜趁著這功夫,換鞋往里走.

走至開闊處,宋喜看到沙發處的喬治笙,七條老老實實的坐在他腿邊.

他鮮少回家這麼早,不知是臨時有事兒還是什麼,既然見著了,宋喜不能裝視而不見,主動開口打招呼,"你在家."

狗咬屁股,肯定的.

喬治笙意外的沒挑她,只側頭向她看來,薄唇開啟,出聲道:"它抑郁症好了嗎?"

宋喜低頭看了眼懷中的七喜,輕聲回道:"不吐了,但心情還要慢慢調節."

喬治笙說:"放下吧."

宋喜看向他.

喬治笙面色平靜的說:"讓七條治治它的抑郁症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