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舉高高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腦海中浮現出大狗叼著七喜的畫面,眼球略微一轉,心里犯嘀咕.

喬治笙一看她這德行就猜到她心底想什麼,之前還因為這事兒鬧了一晚,薄唇開啟,他聲音三分嫌棄三分嘲,"你不在的那幾天,兩只貓明顯比現在活的好,你確定不是你給它們關抑郁了?"

宋喜一聽,怎麼還惡人先告狀了,微垂著視線,她輕輕噘嘴回道:"貓又不是狗,不需要遛的."

喬治笙說:"那你前天晚上帶它們出去,是純散心?"

這麼明顯的揶揄,宋喜一時間語塞,不說話了.

喬治笙也沒馬上出聲,車內陷入一片沉寂,他不確定這種程度的交流會不會戳到她的自尊心,反正…欸,好男不跟女斗,他隨口問道:"現在什麼情況,要住院治療?"

宋喜也不看他,維持著視線微垂的狀態,出聲回道:"要留在這邊觀察一晚."

他一時間沒忍住,打趣道:"不需要陪護?"

宋喜不知道他心里想什麼,也猜不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,想不通,只能如實回答:"不用."

喬治笙心底莫名的有些想笑,當然他臉上還是面無表情的.

開車回家,車子停好,兩人先後下車,往門口走的途中,喬治笙開口說:"我餓了."

宋喜正在想事兒,慢了半拍才回過神,抬頭看向他,'哦’了一聲:"我做疙瘩湯給你?"

"嗯."

說話間喬治笙已經走到別墅門口,沒有掏鑰匙,他轉頭看向宋喜,宋喜跨步上了台階,見他沒開門,也抬頭看著他.

兩人對視了三秒,喬治笙開口說:"開門."

宋喜眨了下眼睛,"你沒帶鑰匙嗎?"

喬治笙抿著削薄卻有型的唇瓣,沉默數秒,不答反問:"別說你沒帶鑰匙?"

宋喜眼神單純,"我以為你帶了."

喬治笙抿著唇,宋喜瞥見他胸口略有起伏,是提了一口氣上來,她以為他要開口損她,心里防建都做好了,畢竟是她半宿半夜把他吵醒,挨罵也得忍著.

但是等了六七秒鍾,想象中的難聽話並沒有傳來,喬治笙邁步下了台階,宋喜還以為把他給氣走了,結果一轉身,只見喬治笙去往一層窗戶前.

一層有幾面巨大的落地窗,有時候窗戶會打開,但今兒就不湊巧了,窗戶都是從里面鎖死的.

喬治笙剛剛看完左半面,正往右側走,宋喜從右邊走來,出聲道:"那邊也鎖上了."

她打量喬治笙的臉色,見他眉頭輕蹙,她試探性的提議,"元寶那里有備用鑰匙嗎?"

喬治笙看都不看宋喜,沉著臉,兀自回道:"你以為他晚上都不用睡覺嗎?"

宋喜被噎了一下,別開視線.

喬治笙眉頭蹙的更深,倒不是因為進不去屋,而是他嘴比腦子快,剛才是下意識的懟了她一句.

他以為她會生氣,搞不好還會像昨晚那樣當他面掉眼淚,但事實上他想多了,宋喜的心早就被他鍛煉的無比強大,這等小懟都不在話下,沉默片刻,她再次開口道:"要不開車找家酒店住吧."

喬治笙不看她,而是抬眼往別墅上面看,嘴里說著:"二樓窗戶是開的."

宋喜順著他的視線往上看,二樓陽台的窗戶的確是開的,但是這要有四米多高吧,怎麼上去?

正想著,喬治笙側頭看向她,"你上去."

宋喜美眸一瞪,還以為自己聽錯了,"我?"

喬治笙下巴一撇,示意旁邊的一棵樹,"你爬上去,踩著樹枝上陽台."

宋喜偏頭看看樹,這樹分叉的位置倒是正指向二樓陽台,無論是位置還是距離都不錯,只是…

"你怎麼不上去?"宋喜看著喬治笙,口吻誠懇,沒有挑釁.

喬治笙眼底帶著不耐,語氣也多了兩分焦躁,"你看那樹枝能撐住我嗎?"

宋喜又看了眼樹,這也不知是什麼樹,長得倒是苗條,樹杈就她小腿粗細,的確扛不動喬治笙的重量.

可是…

"我不會爬樹."宋喜眼底露出一絲你不要趕鴨子上架的神情.

這回喬治笙倒是語氣平常,甚至輕松的說道:"我幫你一把."

瞧瞧,他可鮮少對她這般和顏悅色,僅有的一次,竟然是逼著她爬樹!

宋喜心中罵了無數句媽賣批.

媽賣批!媽賣批!一邊罵一邊磨磨蹭蹭的往樹下走,喬治笙已經站在樹邊等她,待她走過去,他雙手垂在身側一動不動,只下巴一抬,"爬."

宋喜忍不住吸了一口氣,這特麼就是他說的我幫你一把?

喬治笙就像是一名嚴師,用犀利又不苟言笑的表情對著宋喜,仿佛這樣她就能嚴師出高徒.

宋喜一身真絲睡衣站在樹下,心底一會兒媽賣批,一會兒暗自說服自己,誰讓她挑頭出門,都是自己惹的禍,就別怪人家心狠手辣.

雙臂僵硬的摟著樹,宋喜也顧不得什麼淑女形象,什麼好看賴看,來吧.

當她雙手雙腳同時纏住樹干,並且成功在樹干上停留五秒之後,一旁的'嚴師’幽幽的開了口,"你干什麼?"

宋喜頭是朝著喬治笙的相反方向,聞言,她費力道:"我不知道怎麼爬."

是啊,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爬樹,不對,是抱樹.

喬治笙看她這副壁虎爬牆的樣子就來氣,眉頭一蹙,"下來."

宋喜得了令,終于敢松開雙腿,從樹上下來.

她不敢當著喬治笙的面看掌心,可她掌心火辣辣的,這樹皮太糙.

喬治笙倒也沒真指望宋喜會爬樹,抬頭看了一眼,樹杈也就三米多高,他忽然走至她身後,一彎腰,抱住她的小腿.

宋喜還沒等反應過來,整個身體突然騰空而起,她嚇得輕呼出聲,本能的抬手扶著面前的樹.

喬治笙把她舉的很高,宋喜已經抓到上面的樹杈,他在下面指揮道:"自己往上爬."

有他在底下舉著,宋喜上面用力一拽,到底是身輕如燕,幾下爬到樹干分叉的中心處.

等到喬治笙仰起頭,才發現她動作很好笑,竟然騎馬一樣騎在樹杈中間,還是背對二樓窗台方向.

"站起來,轉過去."他又開始發號施令.

宋喜在下面往上看,不覺得有多高,可眼下'騎樹難下’,她看著下面都眼暈.

哆哆嗦嗦,她捏著樹杈好幾次都沒站起來,終是忍不住道:"我有點兒害怕…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