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深夜敲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原來是可樂,不是喬治笙.

宋喜很難去形容從夢境到現實之間的落差,心底說不出是慶幸還是什麼,眯縫著眼睛,她摸著枕邊一直在叫的可樂,低聲問:"怎麼了?"

可樂平常不會半夜吵人,這會兒明擺著是不對勁兒.

見宋喜坐起來,可樂忽然轉身走了兩步,然後輕盈的跳下床.

它所在的位置是宋喜的死角,宋喜看不見,卻聽到可樂依舊在'喵喵’叫著,趕緊掀開被子下床,宋喜繞過去一看,可樂坐在七喜旁邊,七喜把自己蜷成一團,旁邊還有不明穢物,像是嘔吐過後的痕跡.

宋喜當即心底咯噔一下,馬上彎腰把它抱起來,"七喜?"

平時她這麼做,七喜一定會往她懷里鑽,但眼下卻只是懶洋洋的眯著眼睛,露出一圈兒藍.

宋喜養貓這幾年,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,她馬上就判斷是腸胃感冒,要馬上去看醫生,可這大半夜的……

宋喜在咬牙自己走去市區跟硬著頭皮去樓下找喬治笙之間,只遲疑了幾秒鍾,她可以自己遭罪,但不能讓七喜跟她一起遭罪.

喬治笙躺在床上,連續兩晚沒怎麼睡著,今天喝了不少酒,借著酒勁兒好不容易剛剛眯著…靜謐的房間里,突然傳來敲門聲,幾乎在第一秒,喬治笙就睜開了眼.

平躺著,他沒出聲,關鍵是以為自己幻聽了,這個家里總共就兩個人,他不信宋喜會半夜三更敲他的門.

難不成是喝多了,出現幻覺?

可饒是如此,喬治笙還是屏氣凝神,靜聽了數秒,門外再次傳來敲門聲,這次還伴著某人熟悉的聲音:"喬治笙,喬治笙……"

他很少聽她叫這三個字,明明是他最熟悉的發音,可是從她嘴里叫出來,總莫名的讓他覺著異樣.

坐起來,他剛要去開床頭燈,可是手抬了一下,又停住.

黑暗中,他光是一個臉部線條就能讓人想入非非,偏頭沖向房門口,薄唇開啟,出聲問:"什麼事兒?"

宋喜站在門外,終于聽到喬治笙回應,她趕忙回道:"七喜生病了,我要帶它去寵物醫院,你能把車借我一下嗎?"

樓下車庫最少停了五輛車,但沒有喬治笙的允許,宋喜也不能私自開了就走,只好硬著頭皮來打擾他睡覺.

喬治笙聽出她聲音中的焦急,開了床頭燈,披上睡袍,邊走邊系帶子,等到了門口,打開房門,他看到宋喜抱著白色的貓,抬眼用乞求的目光望著他.

"不好意思打擾你,七喜突然吐了,我怕拖到明早會更嚴重,你借我用下車行嗎?"

喬治笙本打算開門先懟她兩句,凌晨三點,當他這屋住著打更的大爺,想叫就叫?

然而話到嘴邊,他也只是面無表情的回了句:"等著."

說罷,他轉身往回走,宋喜以為他是去拿車鑰匙,可是他折進去沒有馬上出來,她站在門口又不好催,只能懷抱著七喜,很小聲的念叨一些什麼.

不到一分鍾,喬治笙從屋里走出來,竟然換好了衣服.

宋喜有些詫異的看著他,喬治笙見狀,冷著臉說:"不去醫院了?"

宋喜回神,馬上道:"你把車鑰匙給我就行,不用你去."

喬治笙一個眼神看過來,宋喜不明所以,但心卻涼了半截.

直到最後,他也沒解釋為何要大半夜陪她一起開車去市區,當然,坐在副駕上的宋喜也不敢問,她知道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寵物醫院,告訴他路,兩人通程無言,等到了醫院,宋喜解開安全帶就往下走,喬治笙看了她一眼,沒下車.

送她來已是一時腦熱,如果再陪她進去,豈不是太慣著她了?

坐在車上無聊,喬治笙習慣性的摸了下褲袋,那里空空的,出來的太急,竟然連煙都忘了帶.

喬治笙不願想自己為什麼著急穿衣服穿褲子,解開安全帶,他下車去了對街便利店.

便利店里面並沒有他平時抽的煙,他買了一包對付著,抽了一口,心情不爽.

邁步往回走,過馬路等紅燈的時候,同時被攔下的還有一對兒小情侶,男人拉著女人的手,嘴里說著:"我餓了,我們去吃燒烤吧?"

女人回道:"回家吧,都這麼晚了,回家我給你煮面,再煎兩個雞蛋."

男人馬上道:"還要放火腿."

"我忘了家里還有沒有火腿了……"

紅燈轉綠,喬治笙邁開長腿甩下他們,大半夜不回家在外面晃悠什麼,生把他給說餓了.

走回車邊,喬治笙沒有馬上進去,而是瞥了眼寵物醫院的玻璃窗,從他的角度,正好看到宋喜的背影,她正在跟醫生講話,不知說了什麼,頻頻點頭.

忽然間,喬治笙眉頭一蹙,因為後知後覺,發現宋喜身上穿的是睡衣.乳白色緞面的料子,寬松的樣式,根本不顯身材,但睡衣就是睡衣,喬治笙看著刺眼,這是她第幾次穿睡衣就往外跑了?

上次在岄州給程德清看病的時候也是如此,那回尚且情有可原,這回又是,難不成她穿睡衣往外跑上癮?

八成她是真不介意別人怎麼看她……喬治笙忽的來氣,收回視線坐進車中.

等了能有十幾分鍾,宋喜從寵物醫院出來,就她自己,沒帶七喜.

拉開車門坐進來,她第一句話就是,"不好意思,耽誤你這麼久."

喬治笙瞥了眼她空空如也的兩手,淡淡道:"怎麼了?"

他說話向來沒頭沒尾,宋喜接他的話茬純靠第六感,稍微一頓,她明白他在問七喜怎麼了,開口回道:"醫生說它最近心情不好,有點兒抑郁."

喬治笙本來都准備開車了,聞言,側頭朝她看去.

宋喜扯過安全帶,余光瞥見某人灼灼的視線,不由得側頭一望,兩人視線相對,宋喜看出喬治笙眼底深處的疑問,認真臉回道:"是真的,動物也會抑郁的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問:"為什麼會抑郁?"

宋喜想了想,輕聲回道:"可能換了一個新環境,還沒適應吧."

喬治笙說:"沒看出來,前陣子跟狗都玩兒的到一起去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