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背著她搞事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來看霍嘉敏,本想陪她聊聊天的,沒想到這麼快就出來了,不想回翠城山,她靈機一動,去顧東旭那兒啊,以前去他家只能看見他,現在多好,韓春萌也搬過去了,兩人一勺燴.

一想到顧東旭現如今跟韓春萌同居一處,宋喜就莫名的止不住笑,沒有跟兩人打招呼,她打了個車直接過去.

顧東旭所在的小區門衛已經認識宋喜,看見她過來,笑著打招呼,宋喜微笑著回應,順利進入,直接乘電梯上樓.

站在門口,她按下門鈴之後故意避開貓眼,不多時,門里由遠及近傳來一個女聲:"誰啊?"

宋喜壓著嗓子道:"送外賣的."

房門打開一手寬的縫隙,宋喜立即從旁邊竄出來,喜笑顏開,"驚不驚喜?意不意外?!"

韓春萌看到宋喜站在門口,圓目一瞪,回神過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,關門.

宋喜一臉懵逼,還沒反應過來,房門已經緊緊地關死了.

哭笑不得,宋喜站在門口,稍微提高一些聲音道:"欸,搞什麼?"

門內一點兒反應都沒有,宋喜按門鈴也不開,敲門也不開,實在沒轍,宋喜只好把電話打到顧東旭那兒.

響了足有四五聲,顧東旭才接,"喂?"

宋喜站在門口,叉著腰道:"你們搞什麼?我不是來捉奸的."

顧東旭倒是回的直白,"等五分鍾."

宋喜氣到無語,顧東旭那頭已經掛了.五分鍾後,房門打開,韓春萌跟顧東旭都戳在玄關,滿臉賠笑.

宋喜抱著雙臂,犀利的目光掃過兩人明顯心虛的臉.

韓春萌身子一側,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,"恭迎,恭迎女王."

顧東旭念叨:"怎麼來也不打聲招呼?"

宋喜本就憋了一肚子氣,不敢沖喬治笙撒,她還不敢沖顧東旭撒嗎?

眼睛一瞥,她故意陰陽怪氣的回道:"干嘛?現在來你這兒還要打招呼,要不要提前一周預約啊?"

顧東旭就知道是這麼個下場,老老實實的抿著唇不說話.

宋喜換好拖鞋大步往里走,一副警察勘探作案下場的架勢,在客廳中掃了一圈,她轉頭看著韓春萌跟顧東旭道:"你倆在家藏人了?"

顧東旭悻悻道:"那你說藏個男人合適,還是藏個女人合適?"

宋喜笑點向來很奇特,當即一個沒忍住破了功.

韓春萌順勢岔開話題,"你不說去看朋友嘛,怎麼突然來這邊了?"

宋喜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表情自然的回道:"她家里臨時來客人了."

顧東旭說:"沒吃呢吧?正好,晚上在這邊兒吃."

韓春萌說:"你倆先聊著,我去做飯."

宋喜慵懶的靠在沙發上,顧東旭遞給她一盤切成正方形小塊兒的西瓜,上面還插著彩色的小叉子.

宋喜勾起唇角說道:"家里有個女人就是不一樣,瞧你現在的小日子過的,多滋潤?"

顧東旭頭不抬眼不睜的回道:"那要看是什麼樣的女人了,要是你,八成吃了上頓沒下頓."

宋喜溫柔一笑,"想的真多,要是我,上頓你都吃不上."

"欸,跟你說個事兒."顧東旭拿著紅牛,語氣隨意.

宋喜道:"說."

"我找人幫你去問獄政直屬,如果可以的話,你生日當天去見見宋叔,他一定記著你生日,也一定想看看你."

突然提到宋元青,宋喜拿著小叉子的手指頓了頓,嘴里還有一口西瓜,她也刹那間嘗不出味道.

過了會兒,她努力做到表情正常,點頭應聲:"好."

顧東旭抬頭看了眼宋喜,輕聲道:"別難受,這不跟往年一樣嘛,該在的人都在."

宋喜眼睛里因為蓄了眼淚而變得晶亮晶亮,勾起唇角,她應了一聲:"我知道."

同樣的話,韓春萌也跟她說過.

晚上宋喜留在顧東旭家里吃飯,韓春萌就是個被學醫耽誤的好廚子,宋喜最佩服她,竟然能不到一個小時就變出六菜一湯,關鍵還各個都那麼好吃.

水足飯飽,三人坐在客廳沙發上閑侃了半小時,宋喜看了眼時間,"我要回去了."

顧東旭說:"我送你吧?"

宋喜起身拿過包,"不用,我自己打車回去,你們晚上早點兒睡."

顧東旭說:"別用你們,我又不跟她一起睡."

韓春萌'吼’了一聲,嫌棄道:"你給我多少錢啊?"

顧東旭說:"倒給我三百萬我都不干."

說著,他又一本正經的跟宋喜講,"如果哪天你在她的床上看見我,你一定要知道,絕對是她用武力強迫我的."

宋喜腦海中出現一幅畫面,韓春萌的床上,她跟個糙老爺們兒似的光著膀子翹著腿,一旁的顧東旭跟小媳婦兒似的掩面抽泣……不行,這畫面實在太辣眼睛.

宋喜走到玄關,一邊穿鞋一邊道:"趕明兒在你房間門口安個攝像頭,你一看見她過來,立馬報警."

顧東旭立刻回應:"我看行."

韓春萌白眼兒他,"行個屁行,你自己就是警察,你敢開門來抓我嗎?"

兩人把宋喜送到電梯口,跟她揮手告別,電梯門臨關閉之前,宋喜還看到韓春萌因為吵不過,急著動起手來.

她是笑著離開的,但是一坐進計程車,說要去翠城山,宋喜心情立馬跟上墳一樣,笑不出來了.

回到喬治笙這邊,大門打開,客廳一片黑,宋喜暗自舒了口氣,好在他還沒回來.

徑自去往三樓,宋喜如常跟可樂和七喜講話,把它們喂好,然後收拾一下准備睡覺.

她做了一個夢,這個夢實在是太過奇怪,她竟然夢見之前在霍嘉敏家的那副場景,她倒在沙發上,只是身邊除了喬治笙之外,一個人都沒有.

她暈頭轉向,喬治笙湊過來,問她怎麼樣.

她睜不開眼睛,只能感覺到臉頰濕漉漉的,納悶了半晌,恍然驚覺,這是舌頭舔過的觸感……

渾身發麻,宋喜心髒狂跳不止,她不敢相信,喬治笙…怎麼會親她?明確的說,是用舌頭舔,柔軟又濕滑的感覺,像是羽毛掃過心尖兒.

"喵~"

耳邊有什麼東西在吵,到底是把宋喜從沉甸甸的夢境中拖出來,可她還是覺的有'人’在舔她的臉,過了幾秒,她抬手一摸,枕邊毛絨絨的.

"喵~"

宋喜傾身摸到床頭燈開關,打開眯眼一看,原來是可樂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