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動了他的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最看不得男人欺負女人,更何況還是體力上的碾壓,她什麼都沒想,沖過去就去拽韓中的手臂,叫他把霍嘉敏放開,霍嘉敏還在做小月子,他怎麼能這樣?

然而韓中跟瘋了一樣,把霍嘉敏攥的死死的,沖著宋喜吼道:"滾,這兒沒你的事兒!"

霍嘉敏怒極,抬腳就去踹韓中,韓中一只手將她摟進懷里,彎下腰,作勢要將她抱起,宋喜拽著他一只胳膊,拉著說:"你放開她!"

韓中猛地一甩手,宋喜只覺的身體輕飄飄的,像是一張紙片,就這樣被他推搡到沙發上.

還好她身後是沙發,如果是牆壁…

腦袋撞在沙發背上,嗡的一聲,宋喜一時半會兒沒起來,就連霍嘉敏歇斯底里的聲音都仿佛離得很遠.

宋喜身體不聽使喚,內心卻還在擔心霍嘉敏,她才剛做完手術幾天?禁得起這麼折騰嘛.

如果說這世上真的有天道好輪迴的話,那麼現世報就在此時此刻上演了,韓中進來的時候沒關門,所以當佟昊雙手提滿了補品,用腳把門勾開,嘴里正叨念著:"你怎麼知道我們要來……"

話說了一半,佟昊一抬頭,正對上客廳中間撕扯的韓中跟霍嘉敏二人.

霍嘉敏頭發凌亂,掙脫不開韓中的束縛,整個人呈現出一種瀕臨爆炸的狀態,聲音都發不出來.

韓中想把霍嘉敏弄到臥室去,臉紅脖子粗的鉗著她.

只愣了一點幾秒,佟昊扔下手中東西,幾個健步,幾乎是躍到韓中身前,一把抓住韓中的頭發,用力往後一扯,他另一手扶著霍嘉敏,對著韓中咬牙切齒.

因為頭皮的驟然吃痛,韓中不得不松開手,霍嘉敏脫離他的鉗制,差點兒渾身一軟倒在旁邊,但她更著急去看沙發處的宋喜,所以不能軟.

佟昊一手揪著韓中的頭發,另一手攥拳朝著他面門打,不過是兩下就鼻口竄血,打得韓中毫無招架之力.

"宋喜!"

霍嘉敏的聲音打身後傳來,佟昊轉頭去看,這才發現沙發上還歪著一人,宋喜側身趴著,頭發擋住了大半的臉,可佟昊聽見了,霍嘉敏喊宋喜.

是她?

韓中的頭發還被佟昊攥著,仰著頭,鼻血回流,嗆著了嗓子,想咳咳不出來,只能伸手去推佟昊.

佟昊一口惡氣頂上來,轉頭一把扣住韓中的脖子,他當年是泰國黑市拳王冠軍,一拳下去能把人打暈厥,如今大手捏著別人的喉管,效果可想而知.

韓中刹那間覺得自己要死了,連面前的人都沒看清楚……

這麼會兒功夫,喬治笙,元寶,常景樂跟阮博衍也乘電梯上來了,幾人原本就是一道來的,是剛剛臨時有事兒,他們幾個在下面耽擱了一會兒,佟昊先上來的.

喬治笙走在最前面,房門打開,正對面是佟昊抬手卡著滿臉是血的某人,神色駭人.

沙發邊上,霍嘉敏蹲跪在那里,神情緊張,一直在念叨:"宋喜,你沒事兒吧?"

宋喜?

宋喜!

喬治笙愣了一秒,緊接著跨步往里進,他沒管一旁的佟昊,只徑自往沙發上看.

此時宋喜已經多少找回點兒知覺,只是頭還暈,微眯著視線,起不來,迷迷糊糊間,眼前閃過一道人影,緊接著有人拍著她的臉道:"宋喜…"

宋喜心想,別拍臉,是頭,頭暈.

門外的幾人全都神色各異,但卻腳步很快的走進來,元寶趕緊去拉開佟昊,怕搞出人命.

佟昊的手好不容易被元寶掰開,韓中立馬趴跪在地上,不停地咳嗽,嘴里的血沫子噴出來,撒了一地.

常景樂跟阮博衍都站在沙發旁邊,前者眉頭一蹙,出聲問:"怎麼搞的?沒受傷吧?"

霍嘉敏紅著眼眶道:"韓中突然跑進來,宋喜幫我被他打了一下,可能是撞到頭了."

天地良心,其實真的沒有這麼嚴重,宋喜想解釋,可話還沒等說出口,只聽得喬治笙熟悉又冰冷的聲音道:"以前你跟他在一起,再怎麼樣我不會動他,現在你們分開了,他動我的人,你怎麼說?"

這話自然是說給霍嘉敏聽的,霍嘉敏臉色煞白,頭都沒回一下,開口回道:"你隨便,我不管."

喬治笙也沒回頭,徑自叫了聲:"元寶."

元寶看到宋喜倒在沙發上,心里也挺著急的,但韓中是霍嘉敏的心上人,喬治笙做事兒向來講原則,無論韓中多渣,只要霍嘉敏不開口,他絕對不會插手人家兩個人的感情事,如今…到底還是翻臉了.

抓住韓中的後衣領,元寶將他從地上拽起來,韓中剛剛被佟昊嚇壞了,此時腿軟,根本沒辦法走路,一走一軟,佟昊見狀,一腳踢在韓中胯骨上,直接把人踢翻.

元寶沒好眼神的瞪了眼佟昊,埋怨道:"踢暈了你扛下去?"

佟昊站在原地,整個人跟煞神似的,明明流血的人是韓中,可他身上卻滋生了一股子血腥味兒.

元寶將韓中往外拽,韓中是懵的,元寶只能沉聲威脅,"你留在這兒,命都保不住."

韓中不認識佟昊,臉上都成血葫蘆了,也看不清誰是誰,但是有一點他敢肯定,只要佟昊在的地方,他就要逃.

元寶把韓中拉走,佟昊順著人縫看到沙發上的宋喜,這會兒她已經坐起來了,常景樂問她怎麼樣,她也說沒事.

抽了幾張茶幾上的紙巾,佟昊蹲下來,把地上的血跡一點一點的擦乾淨.

阮博衍道:"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?"

宋喜本能的搖頭,但一搖頭還是會暈,她趕緊打住,輕聲回道:"沒關系,估計一會兒就好了."

說著,她視線落在霍嘉敏身上,出聲問:"你怎麼樣?沒受傷吧?"

霍嘉敏紅著眼眶搖頭,"我沒事兒,你剛才嚇死我了."

宋喜尷尬的笑了笑,暗道自己沒出息,不僅沒幫上什麼忙,還倒給人添亂,如今又被群眾給圍觀…說到群眾,宋喜余光瞥見身旁的喬治笙,他就站在沙發前面,她的臉再往前半個手臂,就能戳到他褲鏈上.

剛剛拍她臉的人,應該是他吧?她好像聽到他的聲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