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嘴硬心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是八月九號的生日,眼看著就要到了,往年她過生日,總有人千方百計的想要討好她,畢竟送她禮物,也是借花獻佛,在宋元青那兒留一留好印象,然而如今人走茶涼,還記得宋喜生日的人,怕是也只剩下顧東旭跟韓春萌了.

韓春萌還在東北的時候,就私下里跟顧東旭說,問他能不能把宋元青接出來,給宋喜過個生日.

顧東旭聽後直接被氣笑了,罵韓春萌傻白甜,都是連累白甜.

"你以為夜城是我家開的,我想弄誰出來就弄誰出來?"

這是顧東旭的原話,韓春萌聽後,癟了癟嘴,"你不是有錢嘛."

顧東旭又說了一句經典台詞,"夜城缺有錢人嗎?這地兒就比誰勢力大."

韓春萌叫顧東旭潑了冷水,歎氣說:"小喜一定很想叔叔."

顧東旭何嘗不想讓宋喜過個舒坦點兒的生日,這些日子他一直在找人,希望能在宋喜生日當天,送她進去看一眼宋元青,然而那種地方規矩森嚴,說了什麼時候探視就是什麼時候,不可能給人開後門.

顧東旭好歹也是有關機關的人,怎會不知道這些人的官方語言,不是不能開後門,而是不能給一般人開後門.

之前他去找喬治笙幫忙,效果還不是立竿見影的?

想到喬治笙,顧東旭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兒,他這個小舅舅,其實也只大他一歲,但名字在夜城甚至全國,那都是如雷貫耳,喬治笙的爸爸是他的親外公,身體里畢竟流著一股相同的血脈,所以顧東旭並不是真心討厭他,只是大家道不同,不相為謀吧.

可是不相為謀,也有不得不謀的時候,就好比眼下,顧東旭找遍了身邊的關系,他不在乎砸錢,可是在夜城這種不看錢只看勢力的地界,錢有時候並不好用,他在沒面子與讓宋喜過個開心生日之間,遲疑了一個禮拜,終于還是決定,舔著臉再給喬治笙打個電話.

要說喬治笙再次接到顧東旭打來的電話,也是很意外的,以前八百年不聯系一回,見面都恨不得明哲保身的人,又找他干什麼?

直覺告訴喬治笙,顧東旭因宋喜而來,也正是因為這樣,喬治笙在看到顧東旭的名字顯示在手機屏幕上時,心里說不出的沉悶.

盯了幾秒,喬治笙劃開接通鍵,"喂."

顧東旭也算懂事兒,先是叫了聲小舅,正如喬治笙說的那般,求人就得有個求人的樣子.

"你現在有時間嗎?"

喬治笙正跟辦公室里坐著,手邊一摞文件等著他最後確定簽字,可他還是淡淡的回道:"有."

顧東旭開門見山,言簡意賅的問道:"我想請你幫個忙,一個朋友後天想見宋元青,你能找人跟獄政直屬那邊打聲招呼嗎?"

喬治笙聲音波瀾不驚的道:"你的一個朋友,是宋喜吧?"

顧東旭直接應聲,沒有否認的意思.

喬治笙眼睛盯著文件,手上也翻了一頁,可是他眼中什麼都沒看見,沉默數秒,不冷不熱的回道:"我叫人問問吧."

顧東旭說:"麻煩小舅,後天是我朋友生日,如果可以的話,我先謝謝你了."

"嗯."

掛斷電話,喬治笙依舊面不改色,視線盯著桌上的文件,但卻一個字都看不入眼,後天是宋喜生日?

他今天頭有些疼,可能是近兩日睡的太少的緣故,拿起手機給元寶打了通電話,接通之後,喬治笙說:"聯系一下獄政直屬,叫他們後天把宋元青的時間空出來,有人要去看他."

元寶問了句:"誰啊?是宋喜嗎?"

喬治笙嘴都沒張,只哼了一聲.

他揉著隱隱發疼的太陽穴,心情莫名的有些焦躁.

元寶看不清喬治笙的動作,自顧自的說了句:"對,你不說我都忘了,後天是宋喜生日,安排她見一下宋元青也好,她應該會高興的."

此話一出,喬治笙放在太陽穴處的手指一頓,長長的睫毛掀起,他眼神凌厲,聲音低沉,"連你也知道她後天生日,她有沒有通知你去參加她的生日Party?"

元寶從喬治笙的這句話中聽出了至少三層含義.

第一,喬治笙擺明了是不爽的;第二,喬治笙說了一個'也’字,那就證明宋喜生日,還有其他人知曉;第三,好像這茬不像是喬治笙自己提出來的.

一瞬間頭皮都麻了,元寶趕緊撇清關系,明哲保身的說道:"宋喜沒有跟我說過,我是之前替你去辦結婚證的時候,看到她身份證上寫著的八月九號."

喬治笙心里泛堵,他覺著元寶最近好像跟他卯上了,哪壺不開提哪壺,天天提醒他跟宋喜領證的事實.

太陽穴處的某根神經,不合時宜的突突蹦著,喬治笙拉著臉回道:"是啊,證都領了,那你想怎麼做?要不要給她一個驚喜,干錯把宋元青接出來,再幫她辦個生日宴?"

元寶又無辜躺槍,心底歎氣,嘴上老老實實的接道:"那我去跟獄政直屬那邊打招呼,多爭取一些見面時間."

喬治笙沒有說話,元寶好想回懟一句,干嘛啊?分明就是來幫宋喜做好事兒的,偏偏一副死不情願的樣子,如果真這麼討厭宋喜的話,干脆不要讓她見宋元青,再或者阻止他多爭取時間.

顯而易見,喬治笙沒有.

有時候元寶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喬治笙,脾氣怪的狠,有些人是脾氣大,他是怪,那股即便自己做的不對傷了人,也要別人來哄他,他才能順氣的脾氣,真不曉得像誰,反正老爺子不這樣.

元寶以為喬治笙撂下這話會直接掛電話,結果他掛之前又吩咐了一句:"辦完直接跟顧東旭說."

說罷,這回是真掛了.

顧東旭?

元寶反應了兩秒,終于恍然大悟,怪不得他家活閻王心情又不爽了,原來是顧東旭求他辦事兒,還是辦宋喜的事兒.

元寶遲疑著待會兒給顧東旭打電話的時候,要不要提醒他一句,要不然以後別聯系喬治笙了,宋喜是喬治笙的老婆,哪怕是名義上的,那也是他小舅媽,總替小舅媽搭人情辦事兒,難怪他小舅會不高興,不知道他小舅脾氣怪的狠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