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開心果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昨晚用涼毛巾冰敷眼睛,敷了好久才保證眼皮沒有腫起,但眼白泛紅已經是不能違逆的事實,她平時上班基本素顏,今天則戴了副平框眼鏡.

八百年不在臉上下功夫的人,竟然忘記欲蓋彌彰的道理,她越是遮,越是引人注意.

在醫院中跟宋喜打過照面的醫護人員都在私下里議論,宋醫生今天好像有點兒奇怪,但具體哪里怪,也沒人敢貿然說瞎話,畢竟任爽是前車之鑒,這事兒還沒過去多久呢.

韓春萌已經銷了假,早上來上班的時候,宋喜去病房查房了,等宋喜回來的時候,韓春萌又被叫去做其他事兒,再後來宋喜上了手術台,兩人整整一個上午沒碰到面,好不容易等到午休時間,韓春萌撈著宋喜,立馬沖過去從後面摟住宋喜的小腰,親昵的道:"我回來啦!"

宋喜一上午只跟病人露過幾次笑臉,跟同台手術的副手提過幾次手術器材,其余時間一直都是表情淡淡的,這會兒突然聽到韓春萌的聲音,她幾乎是本能的將心底的不高興隱藏起來,勾起唇角道:"昨晚睡的怎麼樣啊?"

韓春萌松開宋喜的腰,一邊往前繞,一邊說:"就那樣唄,他家的床我都睡過多少回…"

話還沒等說全,韓春萌盯著宋喜的臉問:"你怎麼了?"

此時宋喜已經摘下眼鏡,她之前去洗手間照了一下,眼白也好多了,她以為韓春萌看不出來,所以面色無異的回道:"怎麼了?"

韓春萌繃著臉,眉頭一蹙,"你哭了?"

宋喜很快說:"沒有."

韓春萌眉頭蹙的更深,"你騙鬼呢?"

宋喜如鯁在喉,可還是努力在笑,"我真沒有."

韓春萌拉著臉說:"別笑了."

宋喜看著韓春萌,不是因為韓春萌的表情凶,只是看著看著忽然有些鼻酸,趕緊垂下視線,宋喜暗自調節呼吸,最後小聲回道:"沒什麼,只是突然想我爸了."

韓春萌眼中是赤裸裸的心疼,她低聲問:"叔叔那邊有什麼事兒嗎?"

宋喜搖搖頭,"沒事兒,就是突然很想他."

宋喜沒有撒謊,她是真的很想宋元青,韓春萌也相信,她沒有辦法,只能輕聲安慰:"別難受,你後天就過生日了,回頭問問東旭,能不能讓你去看看叔叔."

宋喜聞言抬起頭,一臉茫然,韓春萌見狀,挑眉道:"別說你忘了?"

宋喜是忘了,自打宋元青出事兒,她就每天數著手指頭算他進去有多少天了,哪里還會記得生日不生日的.

可韓春萌這麼一提醒,宋喜恍然大悟,昨天是八月六號,長甯醫院奠基儀式,八月九號可不就是她的生日了嘛.

往年生日,就算身邊親戚朋友再少,可她愛的人一個都不缺,如今倒好……

韓春萌抬手握著宋喜的手臂,稍稍用力握著,輕聲道:"別哭,也別難過,該在的人都還在."

原本宋喜的眼淚已經沖到眼眶,可是聽到這一句,她腦海中莫名的想到那句話,人還活著,有什麼大不了的?

沒錯,今年宋元青只是換了個住處罷了,人還在.

用力咽下喉嚨處的哽咽,宋喜微張著唇瓣做深呼吸,半晌,她情緒恢複如常,轉而安慰韓春萌,"好了,我沒事兒了."

韓春萌最心疼宋喜笑著說沒事的樣子,曾經她是宋元青的掌上明珠,被宋元青寵的像個公主,如今公主是不能再當了,可她依舊是個獅子座的女王,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挺直腰板告訴人,她很好,她沒事.

韓春萌是個眼淚窩子淺的人,生怕一不小心流淚惹宋喜難受,所以她劍走偏鋒,忽然道:"我要是像你這麼要臉,早減下肥了."

宋喜也沒想到這麼煽情的時刻,韓春萌竟然會想這些,一個沒忍住,撲哧一下樂出來.

"你跟東旭昨晚吃什麼了?"宋喜順勢問.

韓春萌如數家珍的羅列,"我昨晚做了紅燒排骨,孜然土豆條,麻婆豆腐,爆炒雞胗,還有一個手打的肉丸子湯,你說顧東旭那厮多會指使人吧,我都懷疑他讓我去他那邊住,就是想免費請個廚子."

宋喜忍俊不禁,邊笑邊道:"你是唯一一個報菜名就能把我報餓了的."

韓春萌拉著宋喜往食堂方向走,一直在數落顧東旭昨晚的奇葩行徑,比如之前都還好好的,嗷嗷喊餓的人是他,可後來沒動兩下筷子就不吃的人也是他.

宋喜聽著這話,立馬明白過來,她昨天突然發信息找顧東旭借錢,他雖然沒問,但是心里定會擔心,她到現在還沒跟他知會一聲,錢沒用到.

中午跟韓春萌一起吃了頓飯,飯後兩人分開,宋喜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打給顧東旭,顧東旭很快就接了.

宋喜笑著說:"小樣兒,私房錢還藏的挺多嘛,我稍微一問就全打聽出來了."

顧東旭沒笑,正經的語氣問道:"昨晚錢夠了嗎?"

宋喜說:"沒花,我剛給你轉回去了,估計一會兒你就能收到."

顧東旭這才問:"怎麼回事兒?"

宋喜語氣輕松的回道:"昨晚有人開了兩瓶一百萬的酒,我手上沒有這麼多年,只能先從你這兒挪了,後來別人沒用我給錢."

顧東旭不問對方是誰,只道:"如果有人找你麻煩,別忍著,跟我說."

宋喜臉上是無奈又委屈的笑容,心想,是你親小舅,你媽都對他禮讓三分,更何況你了?

兩人閑侃了幾句,宋喜囑咐顧東旭,"你現在跟大萌萌一起過日子,別老使喚她做這做那,她一天上班下來也很累的."

顧東旭立馬回道:"誰跟她一起過日子了?我是房東,她是房客,我不收她房租水電,還無限度的供應各種零食水果,你問她高不高興?"

宋喜忍著笑,"大萌萌說你拿她當廚子使喚."

聞言,顧東旭隔著手機翻白眼兒,"你再問問她,昨晚那一桌子飯菜都倒誰肚子里去了?我半夜餓了起床吃宵夜,找了兩個冰箱都沒看見飯菜,今早一問,丫全吃了,也不怕撐死她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