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邪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在客廳沙發坐了很久,起初被她的反應搞的心虛了一會兒,畢竟他已經很多年沒把一個女人當面弄哭過,但心虛過後,他馬上就說服自己,本就不是他的錯,難道最先挑事兒的人不是她嗎?是她一聲不吭跑去岄州出差,回來又不管不顧的耍了通脾氣,離家出走的也是她,他憑什麼不能說?

他還以為她怕狗,把七條都送走了,這是什麼世道,到底是誰家?

而且要跟霍嘉敏共同承擔的話也是她說的,他不過是提了一嘴罷了,她干嘛那麼委屈?

想來想去,喬治笙還替自己叫屈呢.

不願再想她,他有些煩躁的起身上了二樓,來到房間門口,推門往里進,還沒等開燈,就借著走廊的燈光看到地上躺著的薄薄紙片.

紙片上都是字,喬治笙納悶兒的彎腰撿起來,垂著視線一看.

很誠摯地跟你說聲對不起,我沒養過大狗,誤會它了,還跟你發脾氣,謝謝你去岄州接我,我很感激,我知道你每次說的都對,希望我以後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,你直接跟我說,我會改正,也會努力少給你添麻煩.

便利簽上一行行乾淨漂亮的小字,一如她的人,原來她知道感恩,也知錯能改,是早就想好了道歉,只是還沒來得及說.

喬治笙靜靜地站在房門口,不知為何,忽然就想把便利簽翻過來看一眼,結果一翻,背面還真的有一行字:你想吃疙瘩湯的時候,隨時叫我.

如果說喬治笙看到正面那些字的時候,心里只是稍稍後悔動容,那麼背面的寥寥數字,直接讓他的心口莫名一滯,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,呼吸有些困難,因為呼吸困難,所以扯著心口微微有些疼.

宋喜蒙在被子里面大哭,沒多久就氧氣不夠,掀開被子把臉露出來,心里還是很難受的,只是沒有之前那種針刺的疼,她忽然想到明天還要去醫院,眼睛腫了可不行,趕緊翻身下床,她開門進了浴室.

打開燈,宋喜來到盥洗池前,打開水龍頭洗臉,帶著水珠抬起頭,她看到鏡子中的自己,臉色煞白,眼睛通紅,到底還是遮不住啊.

望著鏡中熟悉又陌生的人,宋喜某一刻眉頭輕蹙,鼻子再次酸澀,她忽然好想宋元青,如果宋元青還在她身邊的話,是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欺負她的.

宋元青是宋喜心頭的一根巨刺,父女兩人從她十歲開始相依為命,她開心或者難過,想到的從來不是媽媽,而是他,她不缺少母愛,因為宋元青給她的足夠多,可正因為從小單親,才會導致她感情上的'孤注一擲’,她將所有的愛都放在宋元青一個人身上,如今他就這樣猛然撤走,她一個人又該如何是好?

宋元青既是她的鎧甲,又是她的軟肋,只要想到他,宋喜心底就會又酸又疼,還要強迫自己堅強,如果她跟喬治笙鬧翻了,最難過的人一定是宋元青.

輕輕松松的活了這麼多年,怎麼就連點兒委屈都受不了了?

宋喜張開嘴,深呼吸,強迫自己咽下所有酸澀跟委屈.

不要哭,難過也不要哭,明天還要上班的,叫人看見她眼紅,指不定又要編排什麼新段子出來.

緩緩閉上眼睛,宋喜雙手扣著盥洗池的邊緣,指節都捏白了,但卻沒有再掉一滴眼淚.

喬治笙回到房間,洗了澡穿著黑色浴袍出來,再次瞥見茶幾上的便利簽,他冷俊的面孔上看不出喜怒,只是拿起手機,給元寶打了通電話.

電話才響了兩聲就被接通,"笙哥."

喬治笙聲音波瀾不驚,"你問問昊子,他怎麼宋喜了?"

元寶一時間猜不出喬治笙的心思,只好實話實說:"他被宋喜打了,跟我啰嗦了一路,說從來沒這麼丟人過,非要去找宋喜,我好說歹說才攔下了."

喬治笙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詫色,什麼?宋喜把佟昊給打了?

"他做什麼了?"聲音低沉,喬治笙因為想不到當時的場景,莫名的不爽.

這回元寶聽懂了,喬治笙大半夜打電話來問佟昊對宋喜做了什麼,難不成…他怕宋喜吃虧?再或者,宋喜跟他說什麼了?

雖然佟昊那厮一回來就往他身上潑髒水,可畢竟是從小玩兒到大的鐵子,元寶可不能不幫佟昊講話,心底著急,嘴上卻佯裝不緊不慢,娓娓道來.

"昊子什麼都沒做,一根手指頭也沒碰,宋喜出門要下樓買單,昊子攔著不讓,兩人吵了幾句,宋喜還把昊子的後腦勺給打了."

頓了頓,元寶又補了一句:"昊子問我宋喜跟你是什麼關系,我沒說你倆領證了,只說她的安全現在由我們負責."

喬治笙心情煩躁,眉頭一蹙,"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,還要敲鑼打鼓人盡皆知?"

元寶知道喬治笙嫌丟人,這事兒目前只有極少部分的人知道,就連佟昊都沒說.

兩人都拿著手機,有片刻的沉默,喬治笙薄唇開啟,不咸不淡的說:"以後讓昊子離她遠點兒."

元寶應聲:"他也就是說說氣話,還能真去欺負一個女人?"

這話好死不死的踩到了喬治笙的軟肋上,欺負女人,這事兒他不是剛做完嗎?

瞬間來氣,喬治笙沉聲道:"你也離她遠點兒,她是你妹還是你朋友?你對她好,她未必會感恩戴德,保不齊還要蹬鼻子上臉,你想等宋元青出來還你幾分人情嗎?"

元寶真真是無妄之災,剛勸好了佟昊那頭活驢,緊接著又被喬治笙'提點’,他跟佟昊生氣,直接去找佟昊說好不好?兄弟也不能一直替人兩肋插刀啊,畢竟一邊只有一個腎,老被捅到也扛不住.

喬治笙發了一通邪火,掛斷電話後仍舊在生悶氣,他也不確定自己在氣什麼,如果是之前的事情,那宋喜已經道過歉了,如果是今晚,那明明就是他單方面的碾壓,都把她給挫哭了,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.

她都哭了……

他為什麼還是覺得不滿意?

喬治笙想起便利簽背面那一排看起來特別小心翼翼,摻雜了示好,服軟,努力想要平穩生活的幾個字:你想吃疙瘩湯的時候,隨時叫我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