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當他面流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回到家的時候,房門打開,客廳大亮,她心底一沉,喬治笙已經回來了.

很不想進門,或者說是害怕進門,宋喜怕一面對喬治笙,又會是一場單方面的心靈碾壓,而她今天實在是狀態不佳,怕中途就抵擋不住.

但是該來的總是會來的,宋喜跨進玄關,換鞋,往里走.

客廳的電視沒有開,一片漆黑,宋喜經過的時候,余光瞥見喬治笙坐在沙發處抽煙,擺明了一副等人的樣子.

她身上斜挎著小包,左手下意識的拉著包鏈,轉身,面對著喬治笙,自以為態度良好,可是在他看來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兒.

微垂著視線,宋喜輕聲說:"謝謝你."

喬治笙眸子微抬,看著她道:"謝什麼?"

宋喜說:"我看到微博了,謝謝你替趙家討回公道."

喬治笙說:"想多了,不是沖你,吳家擋著我的道了."

宋喜面色無異,語氣也是毫無波瀾的,"不管怎麼說,我替我同學全家謝謝你."

喬治笙不搭話,宋喜轉身欲走,喬治笙瞥了眼她的背影,開口說:"去哪兒?"

宋喜轉頭看向他,眼中有一閃而逝的迷茫,隨即道:"還有事兒嗎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是外面的日子不好過,想想還是回來了?"

聞言,宋喜明顯的表情一變,僵在原地不出聲.

喬治笙將最後一口煙抽完,把煙頭按滅在桌上的煙灰缸里,薄唇下吐出白色煙霧,他聲音不冷不熱的說:"昨晚出去遛貓了?"

宋喜臉色迅速脹紅,喬治笙看見她這樣,想到昨晚她站在他房間門口,耳根子都紅透的模樣,心中說不出的煩躁,似是特別生氣她離家出走的舉動,不,是反感.

不等宋喜回應,他徑自說道:"如果你有了更好的去處,我不攔你,但出于禮貌,你最少也要跟我這個收留者打聲招呼吧?"

瞧瞧,收留者.

他就算再怎麼和顏悅色,也遮不住嘴毒心狠的本質.

宋喜腦子一片空,心中唯一的念想就是趕緊承認錯誤,然後趕緊逃離是非之地,她不願也不想再面對這份尷尬.

微垂著視線,她看似平靜的回道:"對不起,昨天是我沒搞清楚狀況,一時沖動,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兒."

她在心中默念,是自己的錯就要承擔後果,無論喬治笙說的有多難聽,她都要挺著,誰讓她自己糊塗.

喬治笙瞥見她脹紅的臉跟耳根,沉聲說:"不是每次都那麼幸運,能碰見幫你的人,我不在乎替你擺平一些麻煩,但你要是自找麻煩…"後半句他沒往下說.

宋喜明白,卻再也說不出道歉的話來,兩人相對沉默.

喬治笙覺得她今天有些怪,往常被他數落也不見這麼低沉,難道他今天說的格外狠嗎?並沒有吧?

想來想去,八成只有一個可能.

喬治笙試探性的說:"白天在奠基儀式上,佟昊認錯人才會鬧你,你要是覺著過不去,我讓佟昊來跟你講."

宋喜很快搖了下頭,"不用了,過去的事兒就算了."

喬治笙看她哪里像是過去的樣,分明就還是不高興,他都給她台階下,她不下是想怎樣?

周身的氣壓陡然降低,喬治笙陰沉了臉,剛要發難…

宋喜抬起視線,看著喬治笙,主動問:"嘉敏現在怎麼樣?"

喬治笙彙到嘴邊的難聽話,不自覺的就散了,冷淡的回道:"剛做完手術."

宋喜胸口處壓了一塊兒大石頭,怎麼都不舒服,很輕的歎了口氣,她出聲說:"身體恢複的還好嗎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你不是說,出了事兒要共同承擔嗎?如果她以後不能生孩子,你生一個給她好了."

宋喜直直的看著喬治笙,頓了幾秒才道:"她怎麼了?"

在宋喜心里,她特別害怕是手術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,不然喬治笙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?

喬治笙毫不避諱的回視宋喜,兩人四目相對,他薄唇開啟,聲音冷淡的回道:"她們家兩個女兒,她姐當初就因為流產手術,再也沒懷過孩子,他爸媽害怕她也是這樣,所以一直都不讓她做掉,你倒是厲害,三言兩語就她看透紅塵了."

宋喜臉色刷一下煞白,像是前一秒的血液頃刻間被抽走,喬治笙見狀,心底說不清是泄憤還是更加泛堵.

早前他跟霍嘉敏的家人都在糾結,懷了人渣的孩子,任憑誰的第一反應都是不要,可是不要,前車之鑒,難免霍嘉敏不是第二個她姐,霍家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,喬治笙也不願讓霍嘉敏冒險.

如今霍嘉敏還是下決心把孩子打掉,其實說白了,留與不留,全是霍嘉敏的選擇,宋喜不過是其中一部分原因,但喬治笙就是故意要讓她承擔這份壓力,本是出自對她離家出走的懲罰,誰想到……

眼淚大滴大滴的從下睫毛處滑落,宋喜站在客廳一處,連遮掩都沒有,仿佛是難過極了,整個人控制不住情緒,人都是崩潰的.

喬治笙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,眼中透露著驚訝,不解,心虛…甚至是一絲絲的懊悔.

眉頭一蹙,他沒底氣的道:"你哭什麼?"

宋喜終于抬起左手,用手背擋著眼睛,直挺挺的站在原地,哭得像個無措的孩子.

自打宋喜跟喬治笙的生活有了交集,他不止一次把她弄哭,但這卻是喬治笙第一次見她哭,還是哭得這麼厲害,一如受了天大的委屈.

喬治笙向來最討厭麻煩,更是沒有女人敢在他面前矯情,他應該很生氣才對,可眼下他自己都沒發覺,他不是生氣,只是有些無措,因為自己的無措,所以生氣.

"大半夜有什麼好哭的?"

憋了半晌,喬治笙擠出這樣的一句話.

話音剛落,宋喜扭頭往樓上跑去,喬治笙看著她的背影,滿腦子都是她剛剛淚流滿面的模樣.

宋喜一口氣跑回三樓房間,房門關上,她沖到床邊,用被子把自己蒙上,終于可以放肆的嚎啕大哭.

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難受,像是壓抑了太久的情緒,終于還是在這一刻爆發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