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他讓她打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頭都沒回,只是中途看了眼手機,顧東旭給她轉的錢剛剛到賬,她只看了前面數字,後面都是零,三百萬.

走到電梯口,宋喜按下按鈕,佟昊從後面跟上,隨她一起走進電梯.

"問你話呢,上哪兒去?"

佟昊側頭瞄著宋喜,本就一副不好惹的樣子,此時再拉著張臉,誰曉得他會不會突然動手動腳?宋喜是個不吃眼前虧的人,聞言,也不看他,兀自不冷不熱的回道:"買單."

佟昊似是意外,眼底滑過笑意,嘴上說著:"還真要買單?"

宋喜不理他,佟昊撩扯道:"沒人要你買單,別托大之後自己跑回家蒙被子里哭."

宋喜心底一記冷笑,真當她沒見過錢呢.

電梯門打開,宋喜率先邁步往外走,佟昊跟在她身後兩步遠,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前台,宋喜跟人說樓上某某包房買單,前台小姐一聽,微笑著道:"不好意思,這是我們老板的私人包房,不需要您買單的."

宋喜道:"剛跟你們老板說完,今天我買單,兩瓶90年的康帝,你再看看菜色."

前台一臉為難,但也拿不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,正遲疑之際,只聽得宋喜身後的佟昊說:"不准收她的錢."

宋喜扭頭看向佟昊,沒有好眼神兒.

佟昊被她這麼一看,樂了,出聲說:"你跟我道歉,說聲對不起,我讓你買單."

他算是看出來了,丫是個硬骨頭,而且手里也有錢買單,說白了,她要這個面子,可他,偏偏不輕易給她.

宋喜橫了他一眼,轉而對前台道:"別理他,他喝多了."

前台看了看宋喜,又看了看佟昊.

佟昊盯著宋喜的後腦勺,洋洋得意的說:"我不讓她收錢,你看她敢收嗎?"

宋喜吃慣了喬治笙給的委屈,光應付那一個混蛋已經夠受了,今天也不知哪兒又蹦出一個更討人厭的,一口氣頂上胸口,她忽然回頭怒視著佟昊,咬著牙,壓低聲音說:"白天你走運,打在你頭套上,你現在想真腦袋開瓢兒嗎?"

她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小貓,呲牙咧嘴,可威脅的話于佟昊而言,無疑是一聲'喵’,還是那種軟糯的,拖著尾音的喵.

佟昊一下子咧開嘴笑了,挑釁的俯下頭,把腦袋湊到宋喜面前,出聲說:"給你."

她敢打嗎?

宋喜是真的氣到眼紅,她說過佟昊不了解她,她就沒什麼是不敢做的,只有想和不想的區別.

眼下她看見佟昊的腦袋就來氣,抬起右手攥成拳,照著他後腦勺,用力的給了一下子.

前台兩個人,不遠處的服務生服務員若干,見狀,皆是嚇得眼睛一瞪,更有些倒吸冷氣,好險把自己給噎著.

佟昊清楚聽到自己的後腦勺處傳來'咚’的一聲,疼不怕,怕的是丟人現眼,他被她打得頭一沉,特別慫.

一寸寸的抬起頭,佟昊黑著臉對上宋喜又怒又害怕的視線,這一刻宋喜心里一點兒安全感都沒有,完全不確定他是否會怒極揍她一頓.

好在老天連續坑了她好幾次,這回終于是關鍵時刻拔刀相助,靜謐無聲的禁城大堂,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女聲:"佟昊?"

男人聞聲,轉頭往大門口看,宋喜也忍不住向恩人投以注視的目光,只見來者一身白色休閑小西裝,內里搭配酒紅色V領背心,性感跟成熟融入的恰到好處.

女人雖然戴著黑超,可宋喜還是一眼就認出來,霍嘉敏!

因為宋喜的身形被佟昊完全擋住,因此霍嘉敏是走近之後才看到宋喜也在,摘下墨鏡,她眸子微挑,詫異道:"宋喜?"

宋喜多伶俐一人,立馬一個箭步跨到霍嘉敏身邊,佟昊見狀,蹙眉伸手一抓,奈何宋喜躲得快,沒抓著.

兩人中間隔著一個霍嘉敏,佟昊凶神惡煞,宋喜雖然不說害怕,可身體卻很誠實,緊著往霍嘉敏身後閃.

霍嘉敏一臉迷茫,"你們兩個干什麼?"

佟昊氣得直咬牙,對霍嘉敏說:"你閃開."

宋喜拉著霍嘉敏的手臂,惡人先告狀,"他打我."

霍嘉敏馬上瞪向佟昊,"你干嘛打她?"

佟昊眼睛豎起來,恨不能讓霍嘉敏摸摸自己火辣辣的後腦勺,如鯁在喉,他慢了幾秒才道:"你別管我,我今天必須修理修理她…"

不讓她知道一下,他真的會打人,她以後豈不是要上房揭瓦?

霍嘉敏知道佟昊的脾氣,抬手推了他一把,輕蹙著眉頭說:"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一回來就惹事兒."

佟昊眼里只有躲在別人背後的宋喜,氣得牙根兒癢癢,他沉聲回道:"昨天回來的."

霍嘉敏說:"宋喜怎麼招你了?"說罷,不待佟昊回答,她自問自答:"我替她從你要個面子,算了算了."

佟昊不想輕易作罷,但霍嘉敏已經開了口,他不給,顯得小氣.

宋喜何時被個大男人追著打過,這會兒也是手心汗濕,余驚未退,整個人顯得分外老實.

佟昊看到她眼底的懼色,火氣消了一些.

霍嘉敏拉著宋喜的手,換了副表情,笑著道:"別害怕,他嚇唬你的."

宋喜心想,沒看出來,這要是霍嘉敏來的不及時,滿大堂沒人敢攔著佟昊,他還不得把她扒層皮?

"你們兩個站這兒干嘛?上去啊."霍嘉敏道.

宋喜望了眼前台,佟昊馬上猜到她心中所想,拉著臉恐嚇,"還想買單是不是?"

宋喜收回視線,好漢不吃眼前虧,不搭理他總行吧?

霍嘉敏先是瞪了眼佟昊,示意他態度好點兒,隨即看著宋喜道:"你買什麼單?走,上去."

宋喜真心不想再上去了,無論是喬治笙還是佟昊,她都不想見,可她的包還在樓上.

三人前後腳來到電梯口,電梯門剛打開,元寶在里面.

看到三人一起出現,元寶迅速掃過宋喜跟佟昊的臉,倆人一個神情緊繃,另一個很明顯不高興.

霍嘉敏先出聲:"元寶,你怎麼下來了?"

元寶沒說他是擔心佟昊跟宋喜倆人出來這麼久,八成是出事兒了,只順勢回道:"下來迎迎你們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