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又要打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顧東旭回複宋喜:我一張卡當天上限二百萬,另一張一百萬,現在給你打過去,要是不夠,我去找你,我卡里可以透支三百萬.

宋喜道:我出去跟你說.

桌上的常景樂正在跟佟昊聊天,宋喜動作很小的起身,饒是如此,還是吸引了在場所有男士的目光,她表情如常,微笑道:"我去下洗手間,你們聊."

宋喜走後,常景樂終是忍不住說了句:"你們還行不行啊?干嘛欺負女人,還是長得這麼好看的…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抬手拿著筷子夾了一塊兒菠蘿古老肉,仿佛正在心無旁騖的進餐,事不關己.

佟昊更是,舉起酒杯要跟元寶喝酒,元寶幽怨的看了他一眼,佟昊見狀,挑眉道:"都看我干什麼?酒又不是我要開的,我就是傳了個話."

常景樂看著喬治笙說:"她爸雙規之後還給她留後手了?"

喬治笙微垂著視線,沉默不語.

阮博衍好心說了句:"還真能讓她買單?趕緊出去看看,別逼得人家向人借錢."

之前宋喜偷著發短信,從阮博衍的角度,他最容易看見,因為心細如塵,大抵猜到她在硬撐.

聞言,不待喬治笙發話,元寶作勢起身,"我去看看."

佟昊比他更快一步站起身,"你別去了,我去."

說著,他邁開長腿往外走,常景樂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喬治笙,"昊子去了,你不攔著點兒?"

喬治笙冷淡著一張臉,"多余找她."

常景樂笑,"差不多行了,還真想把人難為哭了?"

喬治笙不語,實則心里明鏡似的,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,輪得到她買單?瘦子強沖胖,活該!

宋喜站在洗手間門口給顧東旭打電話,顧東旭接通便道:"剛給你轉過去一筆,你說個具體數,不夠我幫你湊一下."

宋喜回道:"先打這些吧,如果不夠我再想辦法."

顧東旭道:"沒什麼麻煩事兒吧?"

宋喜故作輕松,"沒有,有麻煩我還能這種語氣跟你借錢?"

顧東旭就這點好,從不過問宋喜不想說的私事兒,如果她想說,她自然會說.

兩人正說話的功夫,宋喜無意中抬起頭,從正對面的鏡子中看到身後走來一個人,她馬上垂下眼皮,出聲道:"我先掛了,回聊."

掛斷電話,宋喜轉身,面色無異.

佟昊邁步走來,睨著宋喜道:"嘛呢?"

宋喜稍一側頭,瞥了眼女洗手間的標志,"你說呢?"

佟昊皮笑肉不笑說:"有沒有什麼麻煩?說出來我幫你解決一下."

宋喜同樣的表情回道:"這種話我每天在醫院里面要說幾百次."

佟昊故意一挑眉,"對啊,忘了宋醫生是心外一把了."

宋喜道:"以後多來醫院幾次就記住了."

兩人面對面互相過了幾招,宋喜主動說:"男洗手間在對面."趕人之意昭然若揭.

然而佟昊並不下台階,他直言回道:"我不去洗手間,我就是來找你的."

宋喜要抬起頭才能跟佟昊對視,漂亮的臉上無波也無瀾,在等著他自己往下說.

佟昊雙手插在褲袋中,微垂著視線睨著面前剛過他肩頭的小女人,唇角一勾,露出一抹自認為特別親和的笑容,出聲道:"你跟我說聲對不起,我幫你買單."

聽,聲音也特別和善呢.

宋喜聞言,美眸一挑,緊接著笑了,"……你跟我開玩笑嗎?"

佟昊微笑,"我認真的."

宋喜心中嗤聲連連,白天的事兒,她還沒找他算賬,他倒好.

見她臉上表情複雜多變,佟昊又故作神秘的補了一句:"我不告訴別人."

宋喜一臉認真的表情問:"真的嗎?"

佟昊點頭,"真的,你知我知,天知地知."

宋喜說:"好吧."

她忽然對他招招手,示意他湊過來,低點兒頭.

佟昊往前走了一步,俯下頭,把耳朵靠近宋喜臉旁,等著她的小聲道歉.

宋喜下巴微抬,對著佟昊的耳邊,聲音溫柔的說道:"一頓飯,兩瓶酒,我請得起,你要是跟我說聲對不起,我還請你吃一頓."

佟昊聞言,唇角幾乎要勾起的動作,就這樣僵住,她沒想到宋喜叫他低頭會說這個,而且更沒想到的還在後面,宋喜見他一動不動,緊接著又補了一句:"一句對不起而已,大男人能屈能伸,更何況吃人的嘴軟,放心,我不會告訴別人的."

佟昊笑了,活生生被宋喜給氣笑的.

慢慢直起身體,他笑容滲人的盯著宋喜,明明在笑,但卻一副隨時都要動手打人的模樣,問:"你耍我?"

宋喜不回答,只一副'你打我?’的目光挑釁著他.

佟昊生平第一次被個女人氣到除了笑不知如何是好,琢磨了半天,他也只蹦出一句話:"你知不知道我是誰?"

這話可把宋喜給笑壞了,她難忍笑容,一張本就漂亮的臉上,簡直樂出花兒來.

佟昊終于被她看似純真實則特別不屑的笑容給戳著了,臉一拉,周身的氣息立馬散發著危險和冷冽.

他直勾勾的盯著她瞧.

宋喜笑夠了,表情多少收斂一些,看著佟昊說道:"我不知道你是誰,看來你也並不怎麼了解我,我是個記仇的人,白天的事兒還沒完呢,看在你是喬治笙朋友的面子上,我不主動找你的茬,勸你也別來招惹我,不然我保證,倒黴的是你."

向來只有佟昊威脅別人,什麼時候輪到別人來威脅他了?

眼中滑過一抹凶色,他作勢抬手打人,宋喜沒想到他這麼混,一個本能反應,偏頭縮起脖子.

佟昊抬起的手當然沒有落下,只是見狀,他嗤笑著道:"不是不怕嗎?"

宋喜完全收起笑容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佟昊從她的目光中看到記仇二字,她倒是小心眼兒.

好女不跟男斗,更何況面前這人人高馬大,一只手就能把她撂倒,宋喜不跟他啰嗦,轉身就往電梯口走.

佟昊看著她挺直的背脊,還以為給她氣跑了.

跑了不好,畢竟是笙哥罩著的人嘛,想著,佟昊跨步跟上,"上哪兒去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