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讓他失望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對上宋喜那張笑顏如花的臉,心底盡是詫異,她這是怒極反笑?

宋喜明知道喬治笙在整她,就是故意要讓她難堪,可她為什麼要難堪?還是因為錢.

就像她對宋媛和任爽說的,宋元青給過她最值得驕傲的東西,就是與生俱來的自信,她從小沒缺過錢,也不會被區區幾個零的數字給嚇到花容失色,說她脾氣倔也好,說她骨頭硬也罷,反正丟什麼不能丟面子,兩瓶酒,她請得起.

喬治笙沒有如願以償的'泄憤’,一瞬間還以為自己低估了宋喜,難不成她偷著藏錢了?

兩人一個眼神,三秒鍾,心底最少拐了四道彎兒.

然而喬治笙始終不懂宋喜,不曉得她是多要面子一人,因為他向來被人抬慣了,只有他挫別人的份兒,哪有別人給他甩臉子的說法?

佟昊在此期間繞到宋喜的左手邊某位,側臉一瞧,這才發現是白天打他腦袋的女人,眼底玩味之色頓顯,他主動開口道:"白天打過照面兒,還不知道怎麼稱呼呢."

宋喜看向佟昊,可謂是冤家路窄.

元寶知道佟昊是個什麼脾氣,不著痕跡的出聲介紹,"這位是宋喜宋小姐,協和醫院心外一把."

話音落下,只見佟昊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似笑非笑的說:"才多大年紀就一把?是現在醫院人才流失嚴重,還是論'姿’排位啊?"

佟昊當眾調侃宋喜,當然也是為了報白天的'敲頭’之仇.

元寶很快的偷看了一眼喬治笙,但見他微垂著視線,冷俊的面孔上不動聲色,完全沒有要阻止的意思.

阮博衍慣不是個愛攙言的人,甭指望他開口說什麼,元寶是吃過了虧,不敢明著幫宋喜講話,只能明哲保身,本想著宋喜是常景樂叫來的,他八成會開口幫襯兩句,結果元寶想太多,常景樂竟也不開口.

不過仔細想想,這桌上哪一個又是不會看眼色的?

喬治笙這是擺明了要'整’宋喜,無論大家報著何種心思,都不會開口,靜觀的靜觀,看熱鬧的看熱鬧.

元寶有些可憐宋喜……

"要不哪天你來我們醫院,我坐台手術,你感覺感覺?"

正想著,包間中一個溫和帶笑的女聲響起,除了宋喜還能有誰.

大家都以為佟昊的話會讓宋喜面紅耳赤,結果她勾著唇角頂回去.

傻子才聽不出來宋喜的言外之意,這年頭什麼都能體驗,開膛皮肚還能體驗?

果然佟昊也是始料未及,鷹目盯著宋喜,雖然臉上還掛著一絲痞笑,但聲音已經沉了幾分,"怎麼聽著不像好話啊,咒我呢?"

宋喜面不改色,微笑著回道:"想多了,我又沒讓你躺手術台上."

佟昊被當眾一噎,一時間無言以對.

元寶看著差不多了,再這麼斗下去,保不齊主位那人什麼時候就翻臉了,他不敢明著幫宋喜,只好面向佟昊,岔開話題道:"昊子,你不說今晚要跟我拼酒嘛,來吧,我都准備好了,你一趟趟往廁所跑什麼跑,是不是哪部分身體機能不好?"

佟昊聞言,立即瞥向元寶,嗤笑著道:"少一個都比你能干!"

桌上本就有酒,元寶倒了一杯,跟佟昊喝了一個,喝完之後,佟昊看向主位的喬治笙,笑著說:"笙哥,我今晚要是拿你的康帝喝到醉,你會不會再把我送走?"

喬治笙在抽煙,聞聲從白色的煙霧繚繞中抬起頭,唇角輕勾,一雙狐狸眼笑意頗濃,仿佛動物在刹那間成了精.

薄唇開啟,他出聲回道:"隨便喝,今晚宋醫生做東."

聽到宋醫生三個字,佟昊重新對宋喜側目.

"原來是宋醫生請客,真不好意思,初次見面…其實我們也不能算初次了,這是第二次吧?那你可別怪我不客氣了,我這人比較能喝,兩瓶康帝估計是不夠."

一瞬間,宋喜覺的對面坐了一桌子的狐狸,黑狐狸,白狐狸,粉狐狸……元寶和阮博衍稍好,暫且列入沒成精的范圍,如果現在給她一把獵槍就好了,她唯一猶豫的就是先殺喬治笙,還是先殺佟昊.

心中如此想,宋喜臉上面不改色,依舊溫和笑道:"別客氣,你喝多少,我買單."

佟昊濃眉一挑,"這麼大方?"

宋喜回道:"滿桌子的貴客,平時想請也不見得大家有空,更難得今天是個好日子,我也是借花獻佛."

佟昊開始看不懂宋喜了,白天他誤以為她是元寶的人,拉過來就開了個玩笑,可後來看元寶急得跳腳,他也相信宋喜不是元寶的人.

可是問及宋喜的身份,元寶只說她爸是宋元青,如今喬治笙在罩著.

但看喬治笙對她的態度,似是嫌棄比保護多嘛.

門外有人敲門,元寶讓進來,是兩名服務生戴著白色手套,捧了兩瓶康帝.

佟昊有心跟宋喜死磕到底,直接吩咐,"全打開吧."

百萬的紅酒開塞時,聲音都帶著燒人民幣的味道,桌對面的喬治笙有意無意的打量宋喜的臉,想從她臉上看出局促和慌亂,但讓他失望了,宋喜通程氣定神閑,一副本姑娘有的是錢,包養你們這一桌小白臉兒,簡直輕松松的架勢.

看來他真是小看她了,上回她病得迷迷糊糊,還趴在他腿上說攢錢,等宋元青出來之後,送他一個帶花園的房子,如今一看,丫根本不缺錢.

紅酒開了還要醒一段時間,在此期間,常景樂終于當回人,把話題扯到其他方面,暫時讓宋喜緩了口氣.

滿桌子珍饈美味,宋喜堵的吃不下去,現在別的不算,兩瓶酒就要二百萬,她卡里劃拉劃拉也才二十幾萬,一會兒別說埋單了,這房間的低消都不夠,想來想去,還是要向她東哥求救.

掏出手機,宋喜給顧東旭發了條短信,內容言簡意賅:江湖救急,你卡上有多少錢?

約莫過了半分鍾的樣子,一條短信回過來:你要多少?

什麼都不問,不計較她為何需要錢,只問要多少.

宋喜不曉得待會兒還會不會開酒,保險起見,她回複:能打多少打多少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