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記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早該想到的,禁城,喬治的的地兒,讓她單獨面對他已是情何以堪,更何況還是一幫人在一起,腦海中都是上午在奠基儀式上的場景,喬治笙要想給誰臉色看,絕對能讓對方難堪到死.

宋喜不想再進去當眾下不來台,因此努力的勾著唇角,委婉說道:"你們這麼多人在一起,那我改天再請常景樂吃飯,你替我跟他說一下,我就不打擾你們了."

元寶怎會不知宋喜在怕什麼,見她打招呼欲走,他開口留道:"笙哥知道你要來."

宋喜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,"……啊."她一臉不知所措.

元寶見狀,又補了一句:"如果笙哥不想讓你來,常景樂不會叫你過來."

宋喜眼底很快的劃過一抹輕詫,心底是不以為許的,暗道原本也沒想跟喬治笙一塊兒吃飯,搞得跟他大赦天下,多大的恩惠似的.

心中如此想,宋喜臉上不能露出不快,還是不動聲色的模樣,不咸不淡的接道:"是麼."

元寶說:"上去吧,這頓是慶功宴,當初多虧你幫忙,今天的位置理應有你一席."

元寶這麼一說,宋喜還有些不好意思,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一時間也不好拒絕.

跟元寶一起踏進禁城大門,上到經理下到服務人員,清一色的頷首打招呼,兩人乘電梯來到頂層,這邊是不對外開放的私人區域,走在鋪著厚重鏤花地毯的走廊中,宋喜看到走廊盡頭的大門口,立著兩名服務生.

元寶一直走在宋喜身後差一步遠的位置,只到了大門口,才主動伸出手,幫她推開房門.

入眼的是飄著流蘇的暗黑色窗簾,左側是休息區,人聲從暫且看不到位置的右面傳來,宋喜跟著元寶邁步往里走,終于在偌大套間的最里面,看到了圓桌上的幾人.

桌子很大,桌上擺滿各種精致菜肴,然而桌上的人卻並不多,一眼掃過去,宋喜看到常景樂跟阮博衍都在,當然還有正中間那個棺材板兒臉,本就一身的煞氣,還愛穿黑,怪不得外面都傳他是活閻王.

宋喜忍不住在心底腹誹,常景樂一抬眼看到她,第一個笑著打招呼,"來了,快坐."

元寶很貼心,主動替宋喜挪椅子,宋喜輕聲道謝,然後對著常景樂說:"不知道你們有聚會,打擾了."

常景樂笑眯眯的回道:"不打擾,這兒的人你都認識,自己人."

話音剛落,喬治笙冷著臉,不留面子的說:"誰跟你自己人?只有你自己不把自己當外人."

這話明里是在懟常景樂,但宋喜卻笑容微僵,渾身的警報系統立馬響起,耳邊傳來一句:這個刁民想害朕!

常景樂側頭看向喬治笙,'嘖’了一聲,痞里痞氣的回道:"你對我們拉臉也就算了,別嚇著人家女孩子嘛.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答,他又兀自沖著宋喜笑道:"別理他,他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心情不好的時候."

宋喜吃慣了喬治笙給的憋,沒想到還有人敢公然打趣他的,心底雖然惱,可臉上卻一不小心露了笑.

見她勾起唇角,正對面的喬治笙幽幽的朝她看來.

宋喜眼睛大,不用正眼瞧,余光就能瞥見喬治笙又冷又熱的注視,她放在桌下的手心捏出了汗,生怕他忽然說點兒什麼讓她難堪的話,所以趕緊把話接過來,主動說:"今天的確是個好日子,我先恭喜喬先生醫院奠基儀式順利."

說著,她又把目光落在常景樂臉上,"還要謝謝你昨天的幫忙,不知道大家都在,貿然上來,打擾了,這頓飯我來請,祝你們生意興隆."

宋喜用的是'你們’,因為白天在奠基儀式上看到,除了喬治笙以外,在場的常景樂跟阮博衍也進行了點睛,這種行為要比剪彩的含金量更高,一般都是合伙人才會如此.

加之今晚在座的就他們幾個,宋喜基本已經可以篤定,長甯醫院里面,定有常景樂跟阮博衍的股份.

果然,她說完之後,常景樂跟阮博衍同時笑起來,說借她吉言,反而是全桌股份最大,最應該客氣一句的某人,嘴都沒張一下.

但宋喜不挑他的,他不張嘴最好.

然而喬治笙不開口,架不住常景樂撩扯,他側頭對喬治笙笑,"今兒你們都是借了我的光,宋喜原本只用請我一個人."

阮博衍說:"借花獻佛了."

只見通程冷臉的喬治笙,忽然間唇角輕勾,似笑非笑的說道:"既然宋小姐這麼有心,那我也不好駁了你的面子,元寶,叫人開兩瓶90年的康帝."

喬治笙笑起來的樣子,無論是冷笑,嘲笑,亦或是嗤笑,在他那張臉上,都是冰山融化,雪蓮開花,美豔不可方物,奈何越是美的東西就越是毒,一如色彩斑斕的蛇,咬一口就要人命.

90年的康帝,加上購置稅到了國內,一瓶上百萬,丫還一開就是兩瓶!

如果宋喜不懂也就算了,不知者不氣,可她偏偏知道,你說來不來氣吧.

見她一動不動,表情不變的坐在椅子上,桌上的幾人皆是表情各異.

常景樂眼睛一掃,心想玩兒誰呢?

阮博衍不動聲色,跟他沒關系.

元寶看了看宋喜,怎麼又開始杠上了?

時間仿佛靜止了三秒鍾,在這三秒內,沒有人講話,宋喜腦子刹那間的一片空白,心也像是沉了底兒.

正在此時,包間房門被人推開,從外面走進一個穿著白色半袖和黑色休閑褲的高大男人,男人濃眉鷹目,肌肉緊實,一走一過,身上仿佛飄散著男性荷爾蒙的氣息.

正是佟昊.

佟昊去個洗手間的功夫,正趕上元寶下樓把宋喜接過來,他正往里走,迎面看到背對自己的女人身影.

喬治笙道:"昊子,叫人拿兩瓶90年的康帝進來."

佟昊聞言,幾乎沒多想,扭頭朝著門口的服務生,一模一樣的話吩咐了一遍.

元寶偷著瞪佟昊,暗道完了,宋喜八成要氣死了,兩瓶酒二百多萬,她上哪兒弄去?

罪魁禍首喬治笙偏偏還美滋滋的模樣,看著宋喜說:"宋小姐還想點什麼,隨意,別客氣."

宋喜進門後第一次正眼看向喬治笙,兩人目光相對,她勾起唇角笑得分外坦然,"我請你們吃飯,你們想點什麼,隨意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