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他比老天管用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算了算時間,韓春萌到夜城還要幾個小時,趁著這功夫,她先去寵物店把可樂跟七喜接回翠城山,一想到昨晚負氣出走,今兒又偷偷摸摸的跑回來,宋喜暗道,這二十多年的臉面自打認識喬治笙以後,全丟光了.

以前聽人說人窮志短,偶爾宋喜還是覺得這是人沒有骨氣,跟窮不窮沒關系,如今風水輪流轉,她也落魄到寄人籬下的境地,深知人唯有設身處地,方能體會當局者的無奈.

回到翠城山,把兩只貓安頓好,宋喜琢磨著,以喬治笙的脾氣,八成這事兒過不去,她必須得想點兒轍哄哄他,再怎麼樣兩人以後還要同一屋簷下的,少看點兒臉色,還能多活兩年.

思忖了半晌,宋喜從抽屜中抽出淡粉色便利簽,蹲在床頭櫃處,埋首寫道:對不起,錯怪了你的狗……

錯怪了你的狗?宋喜柳眉微蹙,總覺得這話哪里怪怪的,好像她在跟狗道歉,而不是跟他道歉.

搖搖頭,宋喜小聲念叨:"不行."

撕下第一張便利貼,宋喜拿著筆另寫道:對不起,昨天晚上沒弄清楚情況,錯怪你跟你的狗……

才寫完狗字,宋喜本能的拿筆把後面幾個字劃掉,一臉糾結,她寫論文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痛苦,始終遲疑不定,到底要不要把狗給帶上?

打了好幾遍草稿,最終宋喜一咬牙,就按照本心寫吧,反正那人要是想挑理,總有他看不順眼的地方.

寫完道歉信,宋喜離開房間,走之前特地把門窗都關好,下到二樓的時候,蹲下把便利貼塞進喬治笙的房間門縫下面.

眼看著薄薄的便利貼消失在眼前,宋喜有種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的既視感.

"哎……"輕歎了一口氣,這日子過的,每天看人臉色.

從別墅出來,距離接機還有一段時間,宋喜是個閑不住的性子,到底還是去了趟醫院.

今天她沒有排手術,想著抽空多看些申請基金的患者資料也好,結果到了醫院,剛進辦公室,屁股還沒等坐穩,黃麗丹一溜兒小跑過來,神神秘秘的樣子,看到宋喜的第一句話便是,"小宋,你知道了嗎?"

宋喜一臉迷茫,"什麼事兒?"

黃麗丹道:"賈院長出事兒了!"

宋喜眼底的茫然立即轉化成愕然,"哪個賈院長?賈德民?"

黃麗丹連連點頭,"是他,不然還有誰?"

宋喜意外的問:"他怎麼了?"

黃麗丹說:"我一猜你就沒看微博,現在整個醫院都傳遍了,微博今天熱搜就是岄州協和院長收賄,現在已經立案調查了."

宋喜著實驚訝,前幾日還碰面交流學術的前輩,怎麼突然間就出事兒了?

黃麗丹掏出手機,找出熱搜給宋喜看,宋喜看著上面的圖文,清清楚楚寫著賈德民任職期間涉嫌大額收賄,目前當地警方和有關部門正在展開調查.

黃麗丹見宋喜一臉的若有所思,她從旁穿針引線,一臉福爾摩斯上身的表情道:"小宋,幸好你在岄州的時候沒有給那人做手術."

宋喜抬頭看了黃麗丹一眼,黃麗丹用眼神示意,"你看看熱搜第二名."

宋喜重新低下頭,刷新微博.

要說今天微博熱搜前三名,還多少都跟她有些關系.

第一名是長甯醫院奠基儀式;第三名是岄州協和醫院院長涉嫌受賄;而第二名,竟然是花心丈夫逼死懷孕妻子.

點進去一看,主人公不是吳昊鑫還有誰?爆料人一大段詳述,將吳昊鑫全家怎麼將懷孕妻子一步步逼向死亡,寫的事無巨細,讓人看後暗罵人心可怖.

短短時間,下面評論已達五萬,置頂最高的評論寫道,吳家在岄州當地頗有勢力,所以當初丑聞一出,吳家給各個部門的封口費就高達七百萬,而對他們合伙逼死的趙楠家里,卻是只給了幾十萬的所謂的補償費.

微博上還爆料,當初趙楠明顯是被吳家逼得走投無路才選擇自殺身亡,而岄州協和醫院開出的診斷證明,卻說趙楠長期患有抑郁症和精神類疾病,死因跟離婚無關,而這份證明,就是通過賈德民才開出來的.

趙家當初踏破鐵鞋也無法換得的公道,今日終于是撥開云霧見青天,一時間網上民聲四起,有人痛罵賈德民無醫德,有人痛罵吳昊鑫該死,還有人說,吳家全家都該死,這是趙楠在天有靈,來向他們索報了.

黃麗丹在宋喜身旁念叨:"幸好你沒接這個手術,你沒看現在全網都在罵,哪個醫生要是還給吳昊鑫這種人做手術,那不是治病救人,是助紂為虐."

宋喜漂亮的瞳孔中蒙了一層薄薄的迷霧,她在想,是喬治笙嗎?

她不信還有誰會有這麼通天的本事,吳家當初既然能壓下,斷不可能讓別人再輕易翻盤,而且事情過去一年了,連趙家都放棄了,又有誰會費力去求一個真相?

昨晚她在車上跟喬治笙提過一嘴,當時他沒說什麼,難不成是早就想到要還趙家一個公道?換言之,他不是在幫趙家,而是給了她一個面子.

這樣的念頭一經產生,就再也揮之不去,宋喜心中說不出是驚訝還是惶恐,她自己都沒想過後續,又怎知他會替她報仇.

"小宋…小宋?"

宋喜在出神,慢半拍抬頭看向黃麗丹,黃麗丹見她一副後怕的樣子,不由得出聲安慰:"你別擔心,好歹這事兒沒把你牽扯進去,跟你沒關系."

宋喜象征性的點了點頭,微垂下視線,長長的睫毛擋住眼底的不自然.

黃麗丹並不知道宋喜中途被綁架的事兒,因為等她出來,門口又停了一輛車送她去機場,並且告訴她,宋喜臨時有其他安排,改簽了晚一班的航班.

等到今天兩人在醫院碰面,黃麗丹隨口一提,宋喜順水推舟,也沒解釋,畢竟這里面太多事兒不方便講.

如今她們剛剛回來,岄州那邊就變了天,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天道好循環,但只有宋喜心中明白,有些仇,老天報不了,鬼魂自然也報不了,那些所謂的現世報,從來都是人為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