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命里犯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元寶送走宋喜後回來,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,喬治笙慣常沒有喜怒的一張臉,但是目光是只有熟人才能看懂的陰沉,他在生氣,而且目標還很明顯.

未免某些人死的冤,元寶趕緊站在大頭佛身旁,抬頭朝著上位的喬治笙笑,"笙哥,你看誰回來了?"

元寶話音落下,喬治笙冰冷的眼底劃過輕微詫色.

緊接著,眾目睽睽下,大頭佛自己摘下頭套,露出那張布滿汗水,充斥著男人味兒的面孔.

喬治笙跟他四目相對,男人咧開嘴角,笑著喊道:"笙哥,祝你日後財源廣進,客似云來."

喬治笙還沒等說話,一旁的常景樂跟阮博衍紛紛笑了,迎上前道:"佟昊,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"

佟昊笑著回答:"昨天晚上."

喬治笙幽幽的看了眼元寶,元寶急忙明哲保身,"我也是剛剛才知道他回來,他昨天白天給我打電話,還說他在埃塞俄比亞."

佟昊不解釋,只咧著一口白牙,朝著喬治笙樂.

喬治笙走下來,拉著臉抬起右臂,對著佟昊的胸口,不輕不重的給了一拳,隨即唇角一勾,那抹笑容就像是冰山頂端的千年鐵樹開了花,銀裝素裹,大雪紛飛,卻抵不過刹那間的芳華.

"回來就好."喬治笙只說了四個字.

佟昊順臉淌汗,痞里痞氣的說:"開醫院這麼大的事兒,我怎麼能不回來?我早就跟元寶商量好了,是他讓我裝大頭佛出來,說給你們一個驚喜."

元寶側頭瞪向佟昊,一貫淡定的臉,此刻已是不能再淡定了,他當場否認,"你少坑我."說罷,朝著喬治笙道:"我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的."

佟昊眼睛一瞪,演技一流,"你小子撒什麼慌,還是你給我出的主意,讓姓宋的去搶喜聯."

是姓宋吧?他之前聽到元寶喊那女的宋小姐.

喬治笙再次幽幽的看了眼元寶,元寶人生中第一次品嘗到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滋味兒,除了搖頭說沒有,他只想提刀做了佟昊,媽的,剛回來就找他麻煩.

宋喜獨自走回前面場地,正趕上奠基儀式進行到最後一個步驟,市領導以及長甯的負責人一起完成奠基,宋喜坐在椅子上,面色無異,身邊的院長稍稍傾身過來,壓低聲音問:"喬先生在後面嗎?"

宋喜眼中有一閃而逝的小慌亂,腦子里迅速盤算了兩種回答.說沒看見,顯然太假,說看見了,那就是坐實了她跟喬治笙關系匪淺.

然而現實中容不得她仔細權衡利弊,短暫的遲疑,宋喜還是輕輕點了下頭,"是."

院長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,邊點頭邊道:"你不用特地回來,這邊也沒什麼要緊事兒."

宋喜淡笑著說:"那邊也沒什麼,因為有認識的人,過去打聲招呼."

院長說:"臨時通知你過來,耽誤你午休時間,飯都沒吃上,一會兒結束不用急著回醫院,我跟你們丁主任打過招呼了,你今天想去就去,不想去明天來上班也一樣."

宋喜當然知道院長為什麼對她這般縱容,以前因為有宋元青,如今,因為喬治笙.

奠基儀式結束,宋喜跟院長一趟車回到市中,路上韓春萌打來電話,說她今天下午就回來,宋喜馬上說:"幾點?我去接你."

韓春萌道:"你別折騰了,東旭說他有時間,他來接我,對了,他跟你說了吧,讓我上他那住去,你說他安的什麼心,是不是想瓜田李下,近水樓台先得月啊?"

要不是礙著院長就坐身邊,宋喜鐵定笑死了,然而此時她也沒怎麼忍住樂,只是低調的說:"這話你跟我說說也就算了,千萬別跟東旭說,他會損得你找不到北."

韓春萌不以為意,"切,現在是他求我搬去跟他一起住,你以為是我上趕著他?"

宋喜還能說什麼,只能道:"你美你有理."

說話間,宋喜瞥見前面有一處可以臨時停車的地方,她馬上道:"院長,我在這兒下車就行."

院長客氣的問:"你去哪兒,讓老陳直接送你過去."

宋喜笑說:"不用,我還要買點兒東西,您慢走."

車子靠邊停,宋喜下車,目送車子啟動駛離,這才重新拿起手機說道:"好了,終于能敞開了說,憋死我了."

韓春萌問:"你剛才跟院長在一起?什麼情況?"

宋喜道:"長甯醫院奠基儀式,院長讓我跟他一起去參加."

韓春萌說:"喬家的私立醫院這麼快就動工了?"

宋喜說:"不然呢,早一天開業早一天賺錢."

韓春萌砸吧砸吧嘴,"有錢人的世界果然是我們這種窮人想都想不到的."

宋喜笑著道:"你去東旭家里住啊,以後吃他的喝他的,攢你自己的,不久之後你就會變成有錢人."

韓春萌一拍大腿,"說得對,養他千日,用在一時,報效我的時候到了!"

宋喜一邊走一邊跟韓春萌聊天,韓春萌問:"可樂跟七喜怎麼樣?我擔心你一個人照顧不了它們,如果你那邊不方便,我就接回來養,你別跟我說假話,咱倆之間沒必要."

韓春萌越是這麼說,宋喜心里越覺著虧欠,打從家里面出事兒,七喜就一直扔給韓春萌養,如今顧東旭已經出了房子,只要韓春萌住進去,一個月少說也要省個幾千塊錢,可如果有貓拖著,就必須再出去租房.

宋喜不用想,直接口吻輕松的回道:"你別惦記了,它們兩個好著呢."

韓春萌問:"叔叔朋友喜歡它們嗎?別再給人家添麻煩."

宋喜腦海中是喬治笙那張棺材板兒臉,強顏歡笑的說:"喜歡啊,可樂跟七喜顏值那麼高,瞎子才不喜歡."

所以喬治笙是瞎子,喬瞎子.

兩人聊著聊著,韓春萌忽然說:"欸,死皮賴臉非讓我去他家住那人給我打電話了,我先接,回聊."

宋喜笑道:"去吧,晚上一起吃飯."

掛斷電話,宋喜猛然想到,今晚,今晚不行吧,她好像還約了常景樂,想到常景樂就不可避免的想到喬治笙,想到喬治笙又聯想到今天被人抓去舉高高的一幕,宋喜對著空氣狠狠地白了一眼,果然跟喬治笙搭邊就沒好事兒,她要不要找個算卦的看看,她跟喬治笙是不是八字不合,命里犯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