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被佛打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此前元寶說喬治笙在等一個人,宋喜不知道是誰這麼大的譜,還要所有喬家人都在這兒等著,可是後來一幫人從房間里面出去,宋喜看到喬治笙身旁多了個四五十歲左右的中年女人,一身干練的白襯衫加黑色西褲,短發打理的一絲不苟,臉上戴著黑超,看不清楚五官,但卻看到喬治笙微笑著跟她講話,她也微笑著點頭回應.

宋喜好懸掉了下巴,喬治笙欸,他竟然露出那麼溫和的表情,不是裝的,是真心實意,這點宋喜還能看得出來.

元寶發覺宋喜好奇的目光,順勢看去,出聲說:"笙哥小姑姑."

宋喜'哦’了一聲,想到上次去喬家老宅的時候,喬治笙提過一嘴,說是奠基儀式,小姑會來.

她頗為感慨的接了句:"他跟他小姑關系很好吧?"

"嗯."元寶話不多.

宋喜也沒再往下問,真的只是好奇喬治笙這樣的人,也會分個親疏遠近.

宋喜跟元寶並肩而立,正說話的功夫,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宋喜回身.

"小喜,還真是你,你怎麼在這兒?"

面對女人一臉的驚訝,宋喜也是美眸微挑,先出聲打招呼,"阿姨."

來者不是別人,正是顧東旭他媽喬舒欣.

喬舒欣是喬治笙同父異母的大姐,根兒紅苗正的喬家人,她來慶賀再正常不過,只是宋喜出現在這里……

宋喜稍愣過後,牽起唇角回道:"我跟我們醫院院長來的."想了想,此時的站位也需要解釋,所以又補了一句:"我跟元寶是朋友."

喬舒欣看了眼元寶,元寶禮貌頷首.

喬舒欣眼底的詫色一閃而逝,隨即站在宋喜身旁,跟她聊起了天.

宋喜發覺,雖然喬舒欣也是喬家人,但可能分家較早,所以跟喬治笙的叔伯姑姑以及堂哥堂姐,並不怎麼說得上話,明明都姓喬,可卻明顯不是一路人,不然也不會站在她身邊,只跟她說話.

上午十二點零八分,舞獅團隊悉數到場,在正式舞獅之前,還要有一個點睛儀式,只見兩人一組的黑色南獅,邁著靈活的步伐,眨著大眼睛跳到喬治笙面前,其余還有三組,分別是白,紅,黃三色的獅子,也各自站在了喬治笙的四叔,小姑與常景樂和阮博衍身前.

喬治笙萬年不改的一身黑色,襯著一張俊美的面孔,仿佛精致的冰雕,右手拿著毛筆,蘸了一抹金色,下筆猶如輕描淡寫,在黑色獅子的眼眶中點上了兩抹金.

黑色獅子連眨眼簾,不過是多了一抹金,真的仿佛活過來一般,顧盼生姿,活靈活現.

其余幾人也都完成點睛,隨著一旁的鑼鼓隊奏樂,舞獅正式開始.

一眾人等站成一排,身後有保鏢撐傘遮涼,前方一片開闊地,黑,白,紅,金四色獅子共有幾十對,場面盛大.在獅群之中,一個手持葵扇作大頭佛扮相的人,格外的引人注目,因為他是獅隊的指揮者,只見他葵扇往左一指,金色獅隊馬上奔向左側已經搭建好的竹竿,作勢就往上爬;葵扇往右一指,紅色獅隊歡悅的邁向'梅花樁’.

宋喜看得甚是高興,早些年陪宋元青參加類似場合,也見過舞獅隊,不過在夜城開業開張,請的大多是北獅,北獅以突出獅子的英武霸氣為主,不像南獅會表演這麼多的節目,看來這回沒走是對了.

喬舒欣也覺著好看,一直在跟宋喜交頭竊語,問東問西,宋喜對南獅不了解,只好把元寶也拉過來一起聊.

喬治笙無意間余光一掃,看到宋喜仰著臉跟元寶說話,不知道元寶說了什麼,宋喜特別高興地樣子,滿臉止不住的興奮.

看到她這麼高興,他氣不打一處來,尤其是回想起昨天一晚上沒睡著,把他氣成這樣,她倒是沒事兒人似的,誰給她的勇氣?

有種離家出走,就別再出現在他面前,現在跟他的人聊什麼聊?

宋喜感覺到背後一股殺氣,轉頭看去,喬治笙正目視前方,眼睛都沒斜一下,她暗自心驚,難不成是她想多了?

伴隨著鑼鼓聲,手持葵扇的大頭佛晃晃悠悠的從遠處走到近處,身後跟著四只顏色各異的獅子,煞是好看.

元寶微微低下頭跟宋喜解釋,這四只獅子的臉譜均有不同,來曆也都不同,宋喜正聽得熱鬧,忽然那大頭佛直奔她而來,眾目睽睽之下,抬手握上她的手臂,直接把她從人堆兒里拉出來.

宋喜一臉懵逼,元寶也是納悶兒,再看喬治笙那邊,面無表情之下,眼底藏著的是隱隱的不悅.

宋喜被大頭佛拉著往獅群中走,一些獅子緊隨其後,隱隱綽綽,將宋喜的身影遮了個九成九.

耳邊鑼鼓喧天,宋喜一回頭,根本看不見人,都被獅子給擋住了,她只能滿眼不解的看著身旁的大頭佛問:"拉我干什麼?"

大頭佛畫的是笑面,對上那張放大的笑臉,只聽得內里傳來一個陌生的男人聲音,不答反問:"你是元寶的人?"

"啊?"

周遭聲音太大,宋喜聽不真切.

大頭佛忽然把整張臉靠近宋喜,都快要貼在她臉上,再次問:"你是元寶的人?"

這回宋喜聽清楚了,趕忙搖頭擺手,"不是,我不是他的人."

大頭佛'笑著’,仍舊不肯松開宋喜的手,貼近她,大聲說:"看到那上面的東西了吧?你拿下來,我放你走."

宋喜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看,在兩人頭頂上,架起的竹竿中間綁著一團紅色的綢花,綢花下面系了個卷起的紙筒.

宋喜仰頭瞧了瞧,隨即大聲回道:"我夠不著!"

大頭佛笑說:"你夠不著,我們送你上去啊."

話罷,他將葵扇往腰後一別,忽然一彎腰,將宋喜打橫抱起來.

"啊……"宋喜驚呼出聲,再回神已經雙腳離地.

抓著男人肩膀處的衣服,宋喜有些惱,蹙眉道:"你放我下來!"

男人非但不放,還叫來一旁的獅隊,圍成一個圈,最里面的幾人放下獅頭,湧過來用手臂搭成一個人肉彈床,大頭佛將宋喜往上一扔,宋喜想揍他來著,結果混亂中只敲到佛頭,砰地一聲,敲到她手指骨生疼.

男人悶聲罵了一句,隨即大聲說:"把她扔上去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