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甩臉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讓人來接她?這話怎麼聽怎麼透露著不靠譜.

許是宋喜眼中的狐疑特別明顯,常景樂不得不使出殺手锏,"你有什麼不信的?他還看見你給他送的花籃了呢,不信你打電話問他."

這下宋喜真有些迷糊了,暗道難不成喬治笙有話跟她說?

常景樂連哄帶騙,到底把宋喜弄上了車,車子才開了幾分鍾,從施工地的另一處偏門駛入,這邊除了幾處工作間之外,可以說是一片荒涼,那不用問了,喬治笙他們准在里面呢.

下了車,常景樂帶著宋喜開門往里進,里面特別熱鬧,本是笑鬧聲一片,見常景樂帶著一個大美女進來,沒跟宋喜打過照面的人,立馬挑眉來了勁兒,揚聲問:"誰啊這是?"

"你說出去接人,就是去接妹子的?"

"美女看著眼生啊,常樂快給我們介紹介紹."

一幫大老爺們兒肆無忌憚的打趣著,宋喜難免有些局促,眼睛很快的瞥過沙發中間,那里坐著再熟悉不過的人,一張棺材板兒臉,兀自抽煙,話也不說一句.

宋喜垂下視線,忽然有些後悔過來了.

常景樂一本正經的回道:"別瞎鬧,不是我妹子,朋友."

如果常景樂認了是妹子,別說還沒那麼多事兒,可他不認,那這事兒就大了,本就是一幫愛鬧的主,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這個話題,連連揶揄常景樂是不是還沒追上,還有人直接告誡宋喜,叫她離常景樂遠點兒,丫禽獸不如,別往火坑里面跳.

鬧鬧吵吵的,常景樂解釋他們也不聽,宋喜一直在等喬治笙開口,不是他叫她來的嘛,怎麼這會兒話都不說一句,等了半天,她心里都有些氣,難不成叫她過來當猴子耍的?

阮博衍看了半天,忍不住幫襯了一句:"宋小姐,過來坐."

他這一句話,眾人忍不住將視線投到宋喜身上,一個個也不鬧了,暗道以阮博衍的態度,那宋喜絕不是常景樂的女朋友.

終于給了宋喜一個講話的機會,宋喜先是向阮博衍投以一個感謝的目光,隨即微笑著說道:"謝謝,不用了,我就是過來道聲喜,不耽誤你們玩兒,那我先走了."

說著,宋喜一邊頷首,一邊轉身往外去.

常景樂還不待叫住她,宋喜也剛剛做出要推門而出的動作,房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拉開,門口處出現幾張陌生的面孔,是幾個中年人攙扶著一個老人,見狀,宋喜頓了一下之後,立馬往旁邊躲,把路讓出來.

坐在沙發上的喬治笙站起身,叫了聲'四叔’,然後邁步迎上前.

這會兒宋喜對喬家人還是完全陌生的,她也只見過喬頂祥和任麗娜,等到以後才曉得,眼前的這位是喬治笙的親四叔,喬頂祥的四弟,喬頂順.

喬頂順身邊扶著的人,是他的兩兒一女,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從三十幾歲到四十幾歲不等的男男女女,一大幫人,喬治笙挨個打招呼,什麼大哥大姐,二哥二姐……聽的宋喜頭暈眼花.

因為來人眾多,將出去的路給堵上了,宋喜也不好直接沒禮貌的擠出去,只能選了處角落站好,等到一會兒門口疏通,她再走.

元寶不知何時來到宋喜身旁,小聲說:"還差一位,等人來了就開始舞獅."

被一大幫陌生人充斥周圍,宋喜從未覺得元寶是這樣的親切熟悉,點頭'哦’了一聲,她也小聲回道:"這麼多人,我就不在這兒添亂了,祝你們奠基儀式順利,以後財源廣進."

元寶說:"來都來了,看看吧,特地從岄州請過來的舞獅隊,南獅跟北獅不一樣的."

宋喜下意識的微笑搖頭,"不了."

元寶大抵猜到宋喜為什麼要走,還不是因為喬治笙不搭理她,想到先前她一個人站在場外,只為了避開那位新任市長…哎,看著怪不忍的.

"沒事兒,笙哥要忙著照顧家里人,顧不上咱們."

元寶特別會說話,他用的是'咱們’,而不是單獨的一個'你’.

宋喜不好拂了元寶的面子,加之喬治笙也確實顧不得她,她就沖當個看客,一會兒看看南方的舞獅到底有哪里好.

這邊的休息間不止一處,見喬家人悉數到場,屋中沒有地方,常景樂跟阮博衍帶著眾人去隔壁,宋喜跟在元寶身旁,也一道出去了.

喬治笙在跟家里人說話的功夫,余光瞥見宋喜離開的背影,她身旁有元寶,元寶會照顧她的.

一想到照顧二字,喬治笙自己都來氣,又不是他叫她過來的,他何必在意她的感受?別以為送幾個花籃就能當昨晚的事兒拉倒了,沒門兒!

宋喜跟元寶他們去到隔壁,隔壁也一樣的煙酒糖茶一應俱全,先前沒問出她的身份,這會兒有人讓常景樂介紹,常景樂道:"我說了啊,朋友."

宋喜很大方,微笑著跟眾人打招呼,"你們好,我叫宋喜."

大方又漂亮的女人總是格外的招人喜歡,大家不再開她跟常景樂的玩笑,很快就聊到了一起.

某男要跟宋喜加微信,宋喜還不待應聲,一旁的常景樂就說了:"不加,你看這些人人魔狗樣的,其實脫了衣服禽獸都不如."

此話一出,其他幾個禽獸豈能放過他,起身就要過來擒他.

常景樂一邊往後躲一邊挑眉說:"宋喜可是治笙罩著的,你們自己掂量著辦,別說我沒提醒你們."

今兒能坐在這里的人,且不說跟喬治笙的關系有多好,總歸都是有些心眼兒的,剛剛他們就在納悶兒,被常景樂領來的女人,阮博衍要客氣的叫一聲宋小姐,可她偏偏是來給喬治笙道賀的,關鍵喬治笙還沒搭理……就這複雜的人物關系,足夠大家背地里喝一壺的.

不過不管怎麼說,此女不一般,這是板上釘釘的事兒,因此眾人嘻嘻哈哈,雖沒深究,但也沒人貿然敢去撩宋喜.

宋喜並不排斥跟這些人相處,他們嘴上混,但是心里明白,所以不會越過雷池一步,說一千道一萬,跟聰明人打交道,舒服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