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 送花求和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慶幸遇見了常景樂,不然她昨晚八成連行李箱都不敢撿回來,更別說是換身衣服了.

她起得早,先把七喜跟可樂送去寵物店寄養,看到寵物店的人,宋喜連比劃帶說:"我的貓昨天被一只這麼大的大狼狗叼著,你幫我檢查一下,看它有沒有受傷,我昨天看了半天沒看到."

男人一邊檢查一邊問:"是鬧著玩兒還是真的咬?"

這句話問的宋喜一愣,鬧著玩兒還是真的…遲疑了數秒,宋喜只好實話實說:"我一開門就看到大狗叼著它脖子,它後背上的毛都濕了."

男人問:"自己家養的狗?"

宋喜:"……算是吧,但是我不熟,我的貓也不熟."

男人不由得抬眼看了看宋喜,輕笑著道:"你們家誰養狗?"

宋喜一臉吃了梅干菜的模樣,主動岔開話題,"七喜沒事兒吧?"

男人在它脖子一圈摸了半天,最後下結論,"沒事兒,一點兒外傷都沒有,我看它狀態也很好,不像是被嚇到的樣子."

頓了頓,男人又對宋喜笑,"反倒是你,大驚小怪,其實貓和狗可以在一起玩兒的,只是大家表達友好的方式不一樣,你說這麼大的狼狗,那它一定喜歡叼來叼去,不然你讓它用爪子踹?"

這下宋喜就尷尬了,感情喬治笙的狗沒有欺負七喜,那是她,誤會了?

宋喜來到醫院,醫院的人見了她,都要好好的跟她打聲招呼,叫一句宋醫生,誰讓任爽得罪她之後,連個立足之地都沒有了.

宋喜心里惦記著昨晚跟喬治笙吵架的事兒,別提多心煩,這簡直就是她自己作死嘛,怪不得喬治笙臉色臭成那樣,八成覺著她蹬鼻子上臉.

最關鍵的是,她竟然帶著可樂跟七喜離家出走了…好想罵自己傻叉,這種不給自己留後路的事兒,怎麼做得出來.

現在好了,請神容易送神難,她出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想,這下要怎麼回家…欸?宋喜突然想到,她出來的時候,喬治笙並不知道,她也沒有摔門砸碗的,八成他都不曉得她昨晚什麼時候離家的.

這樣的話,她悄悄地再溜回去不就得了?

其實宋喜是個很簡單的人,昨晚還被喬治笙氣得恨不能老死不相往來,可今天一早得知七喜沒有被欺負,她頓時覺得是自己太過無理取鬧,所以喬治笙怎麼損她,都在她的理解范圍之內.

仿佛豁然開朗,宋喜心底的一塊兒大石頭落了,一身輕松,就連例行查房的時候,臉上笑容都多了幾分.

上午九點不到,丁慧琴親自找到宋喜,把她叫到一邊,對她說:"小宋,中午十一點准時去醫院側門,到時候院長的車在那里等你."

宋喜美眸一瞪,"院長等我干什麼?"

丁慧琴小聲說:"今天海威集團旗下的醫院奠基儀式,全夜城各大公立私立醫院的院長都要去,院長帶上你,這是看重你,你趕緊准備一下."

如果是之前,宋喜八成找理由不去了,喬治笙家里開醫院,她去湊什麼熱鬧?但現在不同了,這不心虛嘛,總覺著人家的好事兒,她總得捧捧場才行.

宋喜問丁慧琴,"丁主任,院長訂花籃了嗎?"

丁慧琴略一遲疑,"應該會訂吧,不可能不訂."說著,她看著宋喜道:"你不用操心這些,跟著去就行,你們都代表協和."

話是這麼說,但宋喜一轉頭就找了家鮮花店的電話,打過去一口氣訂了五十個雙層花籃.

店家問要寫誰的名字,宋喜當然不會寫自己的,太紮眼,想來想去,她說:"七喜跟可樂."

想必店家一定滿臉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,"您確定要寫假名嗎?"

宋喜回道:"沒關系,你就這麼寫,一貓…一人二十五個,算了,湊個整數,一人三十個."

就這樣,宋喜自己訂了六十個雙層花籃,之前說好了不再大手大腳花錢,要攢錢給宋元青買帶花園的房子,如今一看,花園沒了.

忙乎了幾個小時,中午十一點,宋喜准時出現在醫院側門,院長司機降下車窗招呼她,宋喜過去坐進後座,跟院長打招呼.

院長看到宋喜,就跟看到自己的晚年保障一般,笑容比花兒還燦爛,主動找話題熱聊,中途還說:"我以醫院的名義訂了五十個花籃,其中十個寫了你的名字."

宋喜美眸中很快的閃過了一抹意外,倒不是別的,只是心虛不想讓自己的名字當眾出現在跟喬治笙有關的場合,生怕被有心人識破.

院長別看老,一點兒都不老糊塗,雖然宋喜無數次說她跟海威集團,和喬治笙沒關系,但是幾次的事兒下來,他已經可以篤定,兩人關系匪淺,因為只有宋喜出面,就沒有辦不成的.

宋喜也曉得院長心中想什麼,只不過兩人都心照不宣罷了.

車子開到四環半的一處施工地,離著老遠就看到天空中飄著碩大無比的氫氣球,氣球下方拉著紅色的長幅,上有海威集團的標志和字樣.

宋喜之所以送這麼多的花籃給喬治笙,一來有愧疚道歉之意,二來也是與生俱來的豪爽,總覺著太少了拿不出手,可真當到了地方宋喜才發覺,六十個……哈,這個數字的花籃在一片花海之中,簡直就是滴水入海嘛.

如果不是親眼看到,宋喜不會相信哪家集團的產業奠基儀式,會有這麼大的排場,別的不說,就說花,多到宋喜誤會這里不是開醫院,而是要開歸宿陵園.

車子開過,她眼睛很快的掃了一眼,光是同一家企業送的花籃,就足有百個之多,一層一層,幾乎要把全是土坯的工地打造成花園廣場,這下好了,求和之意,首站告敗.

車子都在統一的地點停放,下車後,宋喜跟著院長往里走,賓客席位那里早就坐了五六成人,每一個椅背上都寫有各自醫院或者企業的名字,還有個人姓名.

院長一路跟人打招呼,連帶著宋喜也要一路陪笑,終于坐下,她眺目看向搭建的中心主席台.

台下不少穿著制服的警衛員在守衛,身邊人小聲議論,說是新任市長和市委書記都親自過來了.

宋喜認識市委書記林棟文,那他身邊那個,一定就是新任市長了.

心底很酸,那種感覺無關名利的爭奪,只是人走茶涼,只見新人笑,不聞舊人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