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離家出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翠城山是高端私人別墅區,住在這里的人非富即貴,家家都不止一輛私家車,平時計程車除了送人從不來這里等客,宋喜胸前掛著裝七喜的背包,後面背著裝可樂的包,手里還拖著一個行李箱.

一個人走在幾乎無車經過的馬路上,心里說不難受那是騙人的,好幾次眼淚不小心溢出眼眶,她抬手秒擦,仿佛這樣就能向誰證明,其實她一點兒都沒受傷.

難過極了,宋喜甚至刁鑽的想到,其實她沒必要難過,她不是早就知道喬治笙是什麼樣的人嘛,從他嘴里說出任何話都是天經地義的,她哪兒來的玻璃心?

難不成他跑去岄州救她一回,她就想當然的覺著兩人是革命的友誼了?

非要逼自己把他想的很壞,這樣她心底那股子郁結之氣才能稍稍平複,不是變態是什麼.

寂靜的夜,宋喜獨自前行,前後背包里的倆貨兀自蜷起來睡著了,宋喜有些後悔自己怎麼沒養個狗,還是大狗,這樣喬治笙再欺負她的時候,好歹還有個忠心護主的,不像現在,主子挨人慫也就算了,寵物還被人家的寵物擱嘴里叼出來的,顏面何處?

從喬治笙家里出來,宋喜愣是走了四十分鍾才打到車,司機問她去哪兒,她一時語塞,家都沒了,還能去哪兒呢.

微垂著視線,她輕聲道:"去市區,酒店最多的地方."

司機按下空車牌,載著宋喜來到市中心,這一片紮堆兒的酒店,宋喜下車後帶著兩個主子進了其中一家,看到她胸前包包里的寵物,值夜的前台道:"不好意思,我們這里不能帶寵物入住的."

宋喜頷首說了聲謝謝,原路離開,出門再進第二家,然而第二家說的是同樣的話.

一連進了四家,有一個前台直接對她說:"這邊的酒店都是不能帶寵物入住的,除非你找一下小旅店."

要說宋喜這身份,從小也是沒受過窮的,出門不說五星酒店標配,四星總是有的,加之她這些年一直泡在醫院里,都鮮少離開夜城,哪住過什麼小旅店.

可眼下都半夜十二點過了,宋喜不可能在大街上游蕩,只好問:"請問哪邊有合適的旅店?"

前台給她說了方向,嘴上囑咐,"不過那邊不怎麼安全,不像正規酒店,什麼人都有,你一個人要小心點兒."

宋喜不知怎麼了,陌生人的關心讓她猝不及防的酸了喉嚨,不想人前失態,她趕緊佯裝微笑道謝,轉身的瞬間,眼眶又濕了.

真的,這輩子從未想過有一天會無家可歸.

背著兩只貓,拎著行李箱,宋喜出門沿街往前走,走了能有兩條街,她看到不遠處亮著某某酒店的燈牌,就是之前前台說過的名字.

邁步走近,宋喜發現這里只是一塊兒牌子,真正的位置還在胡同里面,站在街邊,宋喜往胡同里面一瞄,胡同挺深,每隔一段距離,門口隔三差五亮著一塊兒霓虹牌,距離她最近的一個寫著:保健品.

此時街上行人已經很少,只剩下一些過往車輛,如果是白天,宋喜一定直接進去,可眼下,她還真有點兒打怵.

但就站在這兒杵著也不是個辦法,總要找個地方先住下來,兩只貓看著不怎麼沉,其實渾身都是肉,她背了一路,現在腰都有些疼.

真後悔沒養兩只大狗,不然直接領著往里進,誰敢劫她?

想到狗就想到喬治笙,想到喬治笙就氣不打一處來,宋喜臉一拉,不知是跟誰賭氣,直接往里進.

胡同很長,但卻並不全黑,宋喜的臉被一路上的霓虹燈照的五彩斑斕,她正在找旅店的具體問題,只聽得一陣嬉笑聲,不著痕跡的往前瞥了一眼,迎面走過來好幾個人,具體幾個她看不清楚,只看到他們唇邊猩紅色的亮點,都在抽煙.

人生地不熟,宋喜下意識的屏氣凝神,從道中間移到了右邊,並且把手機掏出來捏在掌心.

幾個人越走越近,都是男的,宋喜佯裝淡定,目不斜視,雙方擦肩而過的瞬間,其中一個男人當即轉身,對著宋喜道:"住店嗎?"

宋喜心底咯噔一下,卻不得不轉身,淡淡道:"找人,我朋友住這兒."

男人問:"你朋友住哪家啊?我們送你過去,這大晚上的,你一個人不安全."

宋喜說:"謝謝,不用了,我朋友剛給我打完電話,她在門口等我."

說著,她掉頭就走.

沒錯,不是往胡同里面走,而是掉頭往外走.

幾個男人緊跟著她,嬉笑道:"欸,住的地方都在里面,你去哪兒找?"

宋喜不搭理,走著走著,身後忽然被一股力道扯住,宋喜陡然回頭,看是一個正在抽煙的男人,揪著她裝貓的背包,還在用手彈透明窗戶,企圖把里面的可樂給叫醒.

臉色一變,宋喜當即一扭身,正對著男人,蹙眉道:"你干什麼?"

男人對著宋喜笑,"你里面裝了什麼?黑漆漆的,看不清楚."

說著話,另外一個男人當著宋喜的面,明目張膽的想伸手往她胸前的背包摸,邊摸還邊說:"這兒還有一個……"

宋喜當即揮開他的手,怒聲道:"別碰我!"

男人不以為意,嬉皮笑臉的道:"沒碰你啊,看你這麼晚一個人在馬路上晃,擔心你遇見壞人,說送你去酒店,你還不去,那你想去哪兒嘛?"

宋喜一邊警惕著賊人的目光,一邊偷瞄著胡同口,這里距離胡同口差不多十米,外面應該是紅綠燈,還有車停在那里,如果她拼一把跑出去……

說時遲那時快,宋喜忽然抬頭看向男人們身後,做出一副要打招呼的樣子,她一記眼神,成功引得幾人同時轉頭,就在這一刻,宋喜扔掉手上行李箱,撒開腿往外跑,邊跑還邊喊:"來人啊!搶劫了!"

幾個男人聞聲再回頭,宋喜已經跑出三米之外,有人本能的想去追,往前跟了幾步之後,又被身邊同伴拉回.他們並沒有掉頭跑開,而是站在原地,完全不怕事兒的瞧著宋喜,就是看她能怎麼樣.

宋喜嚇得渾身都麻了,沖出胡同的瞬間,仿佛得見天日.

馬路上停著兩排車,十幾輛的樣子,其中靠宋喜這一邊,有一輛紮眼的橙紅色蘭博基尼,宋喜只顧著跑,別說車了,什麼她都看不見,可是車上的人,卻是一眼就認出宋喜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