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幼稚喜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然而機場快餐店的東西能做出什麼花兒來?喬治笙連家里大廚的手藝都挑,可想而知,這兒的東西都快被他嫌棄死,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宋喜跟元寶大快朵頤,心里又餓又來氣.

當晚坐飛機返回夜城,路上喬治笙一直在閉目養神,不知道睡著了沒有,宋喜是在吳家睡了一小天,此時睡不著,有些惦記可樂跟七喜了,不知道它們這幾天過的怎麼樣,想抽空問一問元寶,悄悄轉頭,透過縫隙一看,元寶坐在兩人身後,也在睡覺.

宋喜不是個白眼兒狼,喬治笙跟元寶大老遠從夜城折騰來岄州,她心里記著這份情,哪怕喬治笙說話難聽,可他的確又幫了她一回,剛看他在機場都沒怎麼吃東西,臉臭的跟什麼似的,干脆等回家她再給他做一碗疙瘩湯,反正她隨便一做,他都能吃一大碗.

想到大碗…宋喜不禁回憶起前些天他逼她吃東西,把她撐到吐的惡劣行徑,喬治笙就坐宋喜身旁,她偷著瞪他一眼,這下說不上是感謝還是煩躁了.

這世上怎麼會有喬治笙這樣的人,她是沒見他殺人放火打家劫舍,但他慢刀子割肉,一般人也受不了,也就是她現在虎落平陽,擱著從前……

心中又想到宋元青,戾氣頓時煙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滿是酸澀跟柔軟,確實,她現在不比從前,如今就算是為了宋元青,她也一定要老老實實的忍著,不就受了些窩囊氣嘛,只要她家老宋安心,她別無他想.

岄州飛夜城,好幾個小時的旅程,宋喜白天睡的精神矍鑠,眼下兩個眼睛亮的跟燈泡似的,瞥見整個頭等艙的人都在睡覺,她睡不著也不好開燈看雜志,百無聊賴,余光瞥向坐在自己身側的喬治笙.

他應該睡著了吧?都一個多小時一動沒動了,從前打死宋喜,她都不敢明目張膽的打量他,可現在他睡著了,宋喜側著臉,旁若無人的看著他.

跟韓春萌混久了,成天被她在耳根子旁叨叨帥哥,就算宋喜以前不是花癡,現在也多少受了些影響.

她早就知道喬治笙長得好,畢竟她又不瞎,只是喬治笙脾氣太差,家庭背景又擺在這里,真的有一種人,身上是與生俱來的冷,仿佛生人勿近,近者格殺勿論,她跟他在一起這麼久,就沒怎麼看他笑過,笑也是皮笑肉不笑,嗤笑,嘲笑,冷笑…想想還真是心塞.

不過就顏值而言,喬治笙絕對沒得挑,側面看去,他濃眉長睫,因為眉骨硬朗,所以更加顯得眼窩深陷,加之高挺筆直的鼻梁,昏暗光線下,竟然有些混血兒的味道.

嘖,怪不得大萌萌看他一眼,就敢冒著生命危險對他垂涎三尺了,總說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,這不眼前就有個帥的獨一無二的嘛.

夜深人靜,宋喜打量著喬治笙,越看心里越有一種沖動…就像每個人都會有些無傷大雅的惡趣味,宋喜也有,此刻她特別想沖著喬治笙做一個她一直想做卻不敢做的動作.

緩緩抬起手,宋喜扒著自己的左眼下眼皮,與此同時,對著喬治笙吐出舌頭,這個動作幾乎每個人的童年都做過,表示討厭對方,不過基本從幼兒園中班跳到大班的小朋友就不會做了,理由很簡單,嫌幼稚.

宋喜拿喬治笙無可奈何,除了敢悄咪咪的鄙視他,她還能怎麼樣?

但她做夢都沒想到,都這麼卑微了,老天爺竟然還要耍她.

只見原本閉目'熟睡’的喬治笙,慢慢掀起濃密的黑色睫毛,眼球微微偏轉,跟還做著鬼臉的宋喜來了個世紀對視.

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,因為機艙光線昏暗,喬治笙的一張臉又隱匿在暗處,因此宋喜刹那間恍惚,是不是她看花眼了,怎麼覺著喬治笙好像是睜眼了呢?

但這樣的念頭當真是自欺欺人,宋喜很快意識到,這不被抓了個現行嘛,大腦在一瞬間模糊了當機和全速啟動,宋喜手比腦快,佯裝什麼事兒都沒發生,順勢抬起另一只手,雙手揉了把臉,做出一副剛睡醒的樣子,然後看都不看喬治笙一眼,馬上側頭轉向窗口處睡覺.

整個過程,堪稱完美,只除了一點略有瑕疵,如果喬治笙是睜眼瞎就更好了.

閉上眼的宋喜心髒狂跳,心中恨不能罵娘,暗道老天爺這是存心要讓她尷尬致死,八成喬治笙下一秒就要惡言相向了,可是等了半天,喬治笙還是一言未發,宋喜也不敢睜眼看,就這麼假睡,眯著眯著,倒真的睡著了.

宋喜怎會知道,喬治笙淺眠,在自己家里都很不容易睡著,更何況是在飛機上,他不過閉目養神,也知道她一直都沒睡著,只是後來她盯著他看,他暗自好奇,不曉得她要干什麼.

剛才睜眼看見她那副模樣,他確實想懟她兩句,可她竟然當著他的面演戲,又去裝睡了,他好險被氣笑了,若不是知道她是心外醫生,她說她在醫院工作,他一定以為他是常年照看精神病,自己神經也有些不正常.

宋喜這一覺睡得還是挺踏實的,最起碼她不知道飛機是什麼時候停的,直到有人將她拍醒,她迷迷糊糊睜開眼,過了兩秒才回神,看清身旁人是元寶.

元寶說:"宋小姐,到了."

宋喜沒見著喬治笙,是下了飛機才在不遠處看見他,感情丫都沒叫她,自己先走了.

暗自罵了幾句,倒也是意料之中,所以宋喜並無失落或是其他感覺,出了機場,門口有兩輛私家車,喬治笙跟元寶說:"不用你送了,你回去吧."

元寶應聲:"嗯,你們慢一點兒."

宋喜跟喬治笙先後坐進車中,由其他人送回翠城山,等到下車宋喜才恍然想到,剛才怎麼沒問問元寶把七喜跟可樂寄養到哪家寵物店,她明天下班好去接回來.

邊走邊想,喬治笙的聲音忽然傳來,"我餓了."

宋喜抬頭往前看,喬治笙走在她身前兩步遠,是頭都沒回.

宋喜念著他去岄州接她的情,很爽快的回道:"我幫你做疙瘩湯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