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他喜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元寶欠身讓宋喜出來,吳昊鑫他媽早就換了副面孔,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,連連對宋喜問:"休息的還好嗎?"

宋喜只看了她一眼,什麼都沒說,女人尷尬的哭笑不得,互相交握的手恨不能擰出水來.

三人轉到客廳,宋喜一眼就看到沙發主位處,一身黑色的喬治笙,吳昊鑫他爸白天耀武揚威的,此刻也只能畢恭畢敬的坐在下手位.

聽到身後有動靜,喬治笙側頭看來,宋喜跟他目光相對,雖然他人還是老樣子,冷冷的,但她莫名覺著心里一暖,像是家里人來接自己了.

男人看到宋喜,馬上站起身,賠笑道:"宋醫生,實在是不好意思,我眼拙,竟然不知道您是喬先生的朋友."

宋喜不接茬,男人老臉一紅,不是尷尬,是害怕,根本下不來台.

喬治笙起身,俊美的面孔上波瀾不驚,看不出喜怒,只如常的口吻說道:"人我能帶走了嗎?"

六十幾歲的男人,對著喬治笙點頭哈腰,連連回道:"實在是對不住,誤會,都是誤會,我送二位出去."

喬治笙走在最前面,宋喜在中間,元寶稍後,吳家人墊底,一行人浩浩蕩蕩,出了別墅門口,宋喜才看到,別墅外面停著一水兒的黑色私家車,盤踞了整條道,每輛車邊都站著幾個高大男人,氣勢攝人.

這樣的壓迫感,怪不得吳家人嚇得哆哆嗦嗦,給宋喜賠了一路的禮.

元寶打開頭車的後車門,喬治笙沒動地方,宋喜見狀,率先彎腰坐進去,喬治笙緊隨其後.

待到元寶坐進車里,發動車子後的第一件事兒,就是按中控把隔音板降下,將前後分割成兩個密閉空間.

宋喜心里咯噔一下,之前被吳家人綁來都沒打怵,此刻跟喬治笙並排坐著,她冷.

車子往前行駛,宋喜硬著頭皮,稍微側頭看向喬治笙,出聲說:"麻煩你過來接我."

喬治笙冷著一張俊美面孔,看都不看她,薄唇開啟,出聲道:"是很麻煩,明知道自帶招事兒體質,離開夜城之前還一聲招呼都不打,這次僥幸吳家人只想嚇嚇你,沒有真的把你怎麼樣,不然你自己作死,還指望我隨時給你送黃馬褂嗎?"

宋喜第一個反應當然是丟臉,但是心中還有一個聲音接踵而至:你看,你看,我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.

被喬治笙冷臉懟慣了,宋喜都不對他報什麼希望,這感覺就像考試考砸了,要拿卷子跟家長簽名一樣,明知道會劈頭蓋臉一通臭罵,還在回家的路上做夢以為可以躲過一劫.

宋喜垂著視線,以前是裝慫,現在也被罵成真慫了.

車內沉默良久,最後是喬治笙主動開口問:"你們醫生不是號稱醫者父母心嘛,怎麼現在見死不救了?"

宋喜眼底閃過一抹不屑,出聲回道:"我拿人家當兒子,人家還未必想叫我一聲媽呢,不是穿上白大褂的就是天使,最起碼我不是."

喬治笙一聽,嘿,暴脾氣,跟誰倆發火呢?

側頭看向她,車內光線很暗,只能隱約看清她的臉部輪廓,只一個形狀都讓人心生美好.

"你在跟我發脾氣嗎?"

喬治笙出聲問道,語氣沒有不善,似乎單純的詢問多一些.

宋喜豁出去了,淡淡道:"沒有跟你發脾氣,你大老遠趕過來,謝你還來不及."

喬治笙眼底閃過一抹戲謔,"我沒聽出你的感謝."

宋喜說:"因為我個人原因又給你添了麻煩,是我的錯,欠你的人情,以後等你有需要的時候,我會還."

左右大家互相合作的關系,嘎嘣脆好過拖泥帶水.

喬治笙話鋒一轉,出聲問道:"你跟吳家人有仇?"

宋喜微垂著視線回道:"吳昊鑫老婆是我大學同學的親妹妹,嫁到吳家不到兩年,被小三兒氣沒了孩子,終身不孕,又被逼離婚,最後跳樓了,我同學哭著問我,我們當初當醫生為了什麼,我們救了這麼多人,無論好人壞人,只要送到我們面前,我們都一視同仁,可結果呢?出事兒的時候,我們連最親的人都救不了."

"吳家在岄州有錢有勢,我同學家里告到警察局和法院,最後都不了了之,我有時候就在想,如果這世上沒有惡有惡報,那壞人送到我面前,我該不該從心出發?巧了,我在夜城,他在岄州,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,他竟然送到我面前,我當然選擇不救,誰樂意救誰救,救活了算他命大,救不活也是天經地義."

宋喜毫不掩飾心底冰冷甚至是狠厲的一面,因為不在意喬治笙怎麼看她.

喬治笙聞言,注視著前方的視線,忽然多了一抹類似笑意的神情,數秒過後,他開口道:"你做的對."

宋喜起初左耳進右耳聽,反正從他嘴里聽不到什麼好話,結果……

她側頭看向喬治笙,以為自己餓的恍惚了.

喬治笙薄唇開啟,再次道:"比起那些成天用道德去束縛本能的人,我更喜歡從心出發的."

宋喜都震驚了,他,這是在誇她嗎?

直勾勾盯著他的側臉看了幾秒,宋喜臉紅著收回視線,想說點兒什麼,但是滿腦子一片空白,竟是連一個字都憋不出來.

喬治笙也沒再說話,兩人一路沉默,直到車子停下,元寶打開車門,宋喜順著縫隙往外一看,岄州機場.

下了車,元寶對宋喜說:"你的行李已經叫人提前幫你寄走了."

宋喜頷首,"謝謝."

"不客氣."

之前後面浩浩蕩蕩的車隊,不知何時早已散開,宋喜跟喬治笙和元寶三人行,進了機場直奔VIP候機室,宋喜看票上還有一個小時才起飛,她餓的快要升仙,只好小聲跟喬治笙說:"你們餓嗎?"

喬治笙看了她一眼,宋喜眼帶可憐的說:"我一天沒吃飯了."

元寶見狀,出聲說:"正好,我也餓了."

宋喜馬上道:"我請你們吃飯."

宋喜跟元寶都站起來了,喬治笙慢半拍放下手中雜志,跟著起身,宋喜高興壞了,趕忙把剛才進門時看到的飯店名字說出來.

喬治笙那麼挑嘴一人,從不在機場吃飯,但這會兒也被迫進了快餐店,別誤會,他不是為了宋喜,其實他也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