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軟禁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聞言,怒極反笑,"好大的口氣,一聽就是仗勢欺人習慣了,欺負外人也就算了,連自己人都往死里逼,你們吳家人也是頭一份兒."

男人面色一沉,女人蹙著眉頭質問:"你胡說什麼?"

宋喜道:"你們說可以補償,條件隨我開,那我要回收覆水,起死回生,你們能辦到嗎?"

女人眉頭越蹙越深,"胡說八道,聽不懂你在講什麼."

宋喜說:"趙楠,你們這麼快就忘記了?她才去世一年而已."

此話一出,一男一女皆是變了臉色,男人沉默不言,女人則吃驚的看著宋喜,半晌才道:"你認識趙楠?你是她什麼人?"

宋喜不回答這個問題,徑自說道:"兩年前,趙楠嫁給吳昊鑫,不久後懷孕,吳昊鑫在外沾花惹草,據說喝多後都能把小三兒帶回家,讓趙楠給他們騰地方,氣得趙楠懷孕七個月,最後孩子還是沒保住,自己也落得個終身不孕的下場."

說帶此處,宋喜看著婦人的目光明顯一凜,聲音沉了幾分,"本以為你們吳家會對趙楠無比愧疚,想盡辦法彌補,誰料想你們竟然嫌她不能生育,明里暗里逼她離開吳家,吳昊鑫更是直接帶著其他女人到她面前耀武揚威,我不知道你們到底對一個二十二歲的女孩子使過什麼樣的手段,能讓她在拿到離婚證的第二天就跳樓自殺,你們兒子的命是命,難道人家女兒的命就不是命嗎?!"

女人原本是坐著的,聽到此處終是忍不住騰一下子站起身,怒斥道:"你別血口噴人!趙楠是離開吳家之後自殺的,關我們家什麼事?"

宋喜滿眼鄙夷和嘲諷,強壓著惡心道:"我說這世上有報應,你信嗎?"

女人瞪大眼睛,一時間竟無言以對.

短暫的沉寂,仍舊坐著的男人忽然開了口,"夠了!"

他聲音明顯的不悅,宋喜卻眉毛都不皺一下,她淡淡的瞥過去,男人看著她問:"你是趙楠什麼人?"

宋喜淡漠的回道:"她姓趙,我姓宋,我能是她什麼人?"

男人沉著臉說:"不管你是她什麼人,事情已經過去了,趙家當初也鬧了,警察跟法院都證明不是我們吳家的錯,你一個當醫生的還想斷別人的家務事?"

宋喜語氣嘲諷的回道:"我是斷不了你們家務事兒,是你們非要把我'請’過來,我說了,這手術,我,不,做."

她一字一頓,與其說是鄙視,不如說是挑釁.

女人看宋喜的目光既憤怒又忌憚,因為拎不清宋喜怎會知道吳家這麼多隱私,而男人就明顯果決的多,他冷眼瞧著宋喜,不急不緩的說道:"年輕人凡事不要把話說絕,你可能還不大了解,你面前的人到底是誰,也許你一輩子的努力,別人輕而易舉就能讓你回到原點,甚至比原點還倒退很多."

宋喜一口氣頂上來,不以為意的口吻回道:"可能你也不大了解我是誰,之前在車上我就跟你的人說過,那時送我去機場,我可以當做什麼事兒都沒發生,但現在,晚了."

男人忽然笑了下,然後道:"你想說你爸是宋元青?"

宋喜不語.

男人繼續道:"如果你爸沒出事,我可能還會給他夜城市長一些面子,但現在他鞭長莫及,這里是岄州,你爸可以從牢里出來救你嗎?"

宋喜被戳到心底軟肋,雖然嘴上沒說什麼,可眼神中已經透露出'沒完’的訊息.

雙方正在神交之際,女人突然煩躁的說道:"讓她走,她不是死活不給昊鑫做手術嘛,那就讓她先'死’!"

男人看著宋喜,"我最後再問你一遍,你給不給我兒子做手術?"

宋喜漂亮的臉上盡是冷漠,"不做."

男人說:"你不要後悔,你現在的一時沖動,賠上的會是你整個職業生涯."

宋喜說:"我信人在做天在看,沒准兒你兒子想親自去跟趙楠道歉呢."

宋喜只在喬治笙面前老實,那是沒辦法,但她本身是從不吃虧的人,更何況對方先踩到她的底線,她一定會想法設法的報複回來.

次話一出口,女人被氣的差點兒歇斯底里,男人也是明顯的提了口氣,招呼人道:"把她關起來!"

不遠處過來兩個人高馬大的男人,宋喜一瞬間想過動手,不能任人宰割啊,可是轉念一想,她這細胳膊細腿,還是不要螳臂當車了,省點兒力氣還能留個面子,反正某人知道一定會來救她.

宋喜被關到吳家的一個客房,進門後她溜溜達達,直接坐在沙發上平氣兒,心想喬治笙的人什麼時候會過來.

之前在夜城的時候,無論她去哪里,身邊總會暗中有人保護,但她這次來岄州,也沒有提前跟喬治笙打招呼,他的人會不會跟來啊?

起初宋喜還是胸有成竹的,但是想著想著,她越發的心里沒底兒,萬一丫不派人跟著她,她豈不是真的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了?

心里充滿了矛盾和忐忑,宋喜一覺睡到下午,睜眼發現還在吳家,又琢磨了一會兒,最後得出一個結論,計劃沒有變化快,還是靜觀其變吧.

吳家人根本不搭理宋喜,更別說給她送飯送水了,宋喜醒後沒多久又睡著了,這一回再睜眼,天都擦黑了.

她暗自嘲笑自己,別人被綁都是嚇得不敢閉眼,她是輕松的睜不開眼,也不知是長心還是沒長心.

正琢磨著下去把燈打開,人還沒走到門口,房門突然開了,透過外面的光,宋喜最先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,她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訝,出聲叫道:"元寶?"

元寶看著宋喜的臉,"宋小姐,你沒事兒吧?"

宋喜剛想搖頭說沒事兒,結果余光瞥見不遠後站著的吳昊鑫母親,馬上話鋒一轉,不答反問:"你怎麼才來救我?我都以為自己出不去這扇門了."

說著,餓的眼淚在眼眶打轉,一整天連口水都不給,想想也是著實委屈.

元寶見狀,趕忙說道:"笙哥在外面,他來接你了."

喬治笙也來了?宋喜詫異到差點兒收回眼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