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耍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問:"開什麼條件?"

女人打量著宋喜的臉,眼底劃過意料之中,不冷不熱的說:"我知道你是夜城心外一把,像你們這樣有名氣的醫生,一般人請不動,你開個價吧,多少錢,你肯給我兒子主刀?"

宋喜心底冷笑,臉上也忍不住勾起無語的笑容,"你可能誤會了,我不是因為錢,你給再多的錢我也不做."

她是笑著拒絕人,女人則陡然沉了臉,盯著宋喜問:"我兒子怎麼得罪你了?你是醫生,治病救人是你的本分工作,你說不救就不救?"

宋喜面不改色,淡笑著回道:"吳太太,你還真說對了,我說不救就不救."

女人眼睛一瞪,顯然是氣著了,慢半拍才說:"就你這樣的人,不配當醫生,你一點愛心和同情心都沒有!"

宋喜似是完全不生氣,和顏悅色的回答:"我的工作是治病救人,但治病救人不是我的本分,我有權利選擇救誰不救誰,這是我的權利."

女人看宋喜油鹽不進軟硬不吃,凶神惡煞的瞪著她,一邊點頭一邊說:"好,你不救我兒子,我讓你也救不了別人,我現在就叫人去夜城醫院投訴你,一個見死不救的臭丫頭,還當什麼醫生,黑心腸!"

女人丑惡嘴臉盡顯,宋喜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,兩人四目相對,宋喜嘲諷道:"果然子不教母之過,我開始有些同情吳昊鑫了,也許沒有你這樣的母親,也不會有他的今天."

"你說什麼?!"

女人眼睛一瞪,像是要吃了宋喜.

宋喜面不改色的道:"我說什麼你聽見了,何必裝不懂?我一直以為只有慈母才多敗兒,現在看來,你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做人母親,吳昊鑫有今天,是他自己做壞事兒的報應,而你也該檢討一下自己的行為思想,為什麼事情會落得今天這種境地."

女人被宋喜氣得嘴唇直哆嗦,瞪了她半天,終是咬牙切齒的放了狠話,"我給你臉你不要臉,還敢說我兒子是遭報應,好,你給我等著,我把話給你放在這里,你不救我兒子,休想離開岄州半步,我兒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讓你給他抵命!"

撂下這句狠話,女人氣沖沖的離開,聽到房門被甩上的聲音,宋喜忍不住瞥眼嗤笑,果真世間唯太陽與人心不敢直視,不知道的還以為吳昊鑫是被她給害成這般的.

在某些三觀不正的人眼中,只要是違背他們意願的人,那就是壞人,宋喜當真是懶得搭理,如果再有人來當說客,她會一口回絕,不救,別磨嘰.

好在當晚宋喜沒有再看到任何騷擾電話和神經病一樣的人,第二天早上,她跟黃麗丹收拾好出門,都已經來到樓下坐上車,酒店里面跑出一個人,跟黃麗丹說她有東西落在房間.

黃麗丹臨時下車回去拿東西,宋喜坐在車上等她,結果黃麗丹才剛進酒店,這邊司機忽然踩下油門.

宋喜嚇了一跳,馬上看著前座道:"師傅,我們還有一個人."

前座的男人不出聲,轉眼間車子開出將近一百米,臨時刹車停在路邊,另一個男人迅速打開後座車門,坐在宋喜身旁.

整個過程由不得宋喜反應,宋喜也算理智,不慌不忙的問:"你們是什麼人?"

司機仍舊不回話,是坐在她身旁的男人回道:"宋醫生,你現在還不能回夜城."

宋喜一聽這話,停頓數秒,隨即試探性的問道:"你們是吳家派來的?"

男人順勢回答:"你只要答應做手術,術後確定病人無礙,我們馬上送你回夜城."

宋喜險些被氣笑了,側頭看著窗外急速掠過的街景,她近乎嘲諷般,云淡風輕的回道:"吳昊鑫他媽是不是該去看腦科了,竟然用這種方式威脅一個醫生,還是一個要給她兒子做手術的醫生……"

車上長達十秒鍾的沉默,最後還是身旁男人主動開口詢問:"宋醫生,只要你同意做手術,我們保證不會難為你."

宋喜頭也不回的說:"你現在讓我下車,我也保證不會難為你們."

後座男人跟前座司機通過後視鏡對視了一眼,司機使了個眼神,兩人再也沒有說過話,車子不知道往何處開.

很快,宋喜手機響起,宋喜剛拿出來,才瞥到是黃麗丹打來的,還沒等接,就被身旁男人搶走.

宋喜不慌也不氣,更是不說話.

車上兩個男人就納悶了,宋喜這是什麼脾氣?

宋喜還以為這倆人要把她帶到什麼荒郊野嶺嚇唬她,結果車子竟然直接開回吳家,別問她怎麼知道的,因為她在別墅客廳看到了吳昊鑫他媽,女人顯然還在為昨晚的事情生氣,頭不抬眼不睜.

坐在她身旁不遠處,還有一個年紀更長的男人,約莫著六十來歲,頭發都發灰了.

男人看到宋喜,面色如常的道:"把宋醫生請來了?"

宋喜心想,這幫人成天愛演戲,怎麼不去報個影視班啊.

見她站在那里一聲不吭,男人道:"坐吧."

宋喜說:"不坐了,還要趕飛機回夜城,吳先生有什麼話直說吧."

男人靠坐在真皮沙發中,語氣不似婦人的那般囂張跋扈,卻更加讓宋喜不爽,因為他是直接不容置喙的口吻,像是指使下人一樣.

"聽說你跟昊鑫之間有些矛盾,我現在就可以承諾你,無論他以前做過任何讓你心生不滿的事,我都可以替他補償,條件隨你開,但他現在情況比較緊急,我希望你馬上替他手術."

宋喜眼底已經冷了,看著沙發上頤指氣使的一男一女,她淡淡道:"我要是不做呢?"

女人當即把茶杯往桌上一甩,砰的一聲響,"你是不是好賴不分?跟你好好講條件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!"

男人也是沉著臉說:"宋醫生,有些話我本不想說,但如果你非要用這樣的態度對話,那我也不妨告訴你,如果你不給昊鑫做手術,我敢保證,我會讓你丟掉醫生的工作,這一點點小事,我們吳家還是有能力辦到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