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她是俗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眾所周知,宋喜雖然年輕,但她是江宗恒的關門入室弟子,除了江宗恒本人以外,宋喜可以算得上全國肺心病領域的頭號人物,她說不做,江宗恒又不在國內,找誰做?

還有一個關鍵點,宋喜並不知道,賈劍濤跟吳家二公子關系匪淺,吳昊鑫突然病發住院,也是賈劍濤跟吳家人引薦的宋喜,他還希望借此'一箭雙雕’,既救了好友的命,吳家感謝宋喜的同時,也能讓自己在宋喜面前邀回功.

可誰料想,宋喜聽聞病人是吳昊鑫,竟然一口拒絕,這回吳家人可就不樂意了,連帶著賈劍濤也跟著沒面兒,畢竟他跟吳家人面前吹得天花亂墜,說宋喜是自己的小學妹,一台手術准沒問題.

按理說,岄州也有很好的肺心病專家,吳家有錢有勢,一個不行請兩個,兩個不行請三個,有的是人樂意做,但人心就是這樣,知道了最好的,又怎會退而求其次?

所以吳家人放了話,這台手術必須由宋喜主刀,無論她開出什麼條件,吳家都答應.

賈劍濤作為說客再次找到宋喜,開門見山的問:"小喜,你為什麼不做?"

宋喜面色平淡的回道:"我要回夜城了."

賈劍濤眼底閃過無語,但也不敢真的在宋喜面前露出不悅,只耐著心思說:"救人重要還是按期報到重要?再說了,這邊有重要病人,你給夜城那邊說一聲不就行了?"

宋喜還是那副淡淡的樣子,張口就說:"不行,夜城那邊排了我的手術."

賈劍濤想也不想的道:"你叫其他人做好了."

宋喜原話還給他,"是啊,你叫其他人做好了,干嘛非要找我做?"

賈劍濤看出宋喜是有意的,停頓數秒,他試探性的問:"小喜,你在生我的氣嗎?如果是的話,我向你道歉,我真的沒有其他想法,就是怕你一個人在夜城受委屈…好,我們現在不談這些,你不要因為我的原因不救吳昊鑫,這是一條人命,放在其他人手上,我們都不放心,我們只信任你."

宋喜聽他巴巴的說了半天,心中轉了幾道彎兒,怪不得吳昊鑫住院,賈劍濤這麼殷勤,感情他們兩個認識啊?

但賈劍濤會不會太高估自己在她心中的影響力了,因為他?哈,搞笑.

"學長,你不用再說了,我不會接吳昊鑫的手術,我看了他的病曆,的確挺嚴重的,你告訴他家里人趕緊安排人手術,別再耽誤時間."

宋喜說這話的時候面無表情,眼中都透露著與我無關幾個字.

看她作勢要關門,賈劍濤趕忙道:"你這麼堅決,一定不是因為夜城那邊排了手術,總要告訴我一個原因,你不是見死不救的人."

見死不救四個字于平常人而言都會沉重,更何況是做醫生的,賈劍濤故意戳宋喜軟肋,宋喜動作略微一頓,隨即微抬著視線,看著他的眼睛說道:"你相信因果循環嗎?"

一句不答反問的話,直接將賈劍濤問的一愣.

宋喜不等他應聲,徑自說:"如果不明白,回去問問吳昊鑫,看他此時此刻躺在病床上,心里會不會感慨頗多."

話罷,宋喜直接關上房門,把賈劍濤攔在門外.

折回房間,宋喜臉上退去了面無表情,變成了徹底的冷漠甚至是厭煩,黃麗丹之前一直在不遠處聽著,此刻她迎上前,打量宋喜的臉色,忐忑著問:"小宋,怎麼回事兒,你跟吳家有過節?"

宋喜不願多說,只壓著脾氣回道:"有些人救活了也是禍害."

撂下這句話,宋喜回到里面收拾行李,不想再跟岄州這邊耽誤時間.

但是賈劍濤走後沒多久,宋喜手機響起,竟然是賈德民親自打來的,宋喜對長輩還是很尊敬的,語氣也很是禮貌.

賈德民詢問宋喜為何不給吳昊鑫做手術,宋喜微垂著視線,輕聲說:"賈院長,因為我自己的私人原因,不大方便說."

"哦…這樣啊."賈德民沉吟片刻,隨即道:"宋醫生,我個人還是很欣賞你的,不僅因為你年紀輕輕就做到了全行業的尖端,更因為你的人品,這幾天你來岄州,每天忙著進手術室,給下面的醫生講課交流,我都看在眼里,做我們這行的,最重要的就是一顆善心,無論私下里有多不愉快,上了手術台,你是醫生,他是患者,有什麼話等到下了手術台再說,你說對不對?"

賈德民一開口就先給宋喜戴了個高帽子,然而宋喜卻不急不緩,口吻依舊謙遜的回道:"賈院長,我可能要讓您失望了,其實我並不向您想的那麼偉大,事實上我距離偉大還差了一整個世俗,我是個俗人,沒辦法做到百分百的公私分明,您說上了手術台我是醫生他是病人,但在我看來,如果我拿起手術刀,那就是他為魚肉我為刀俎,在您的醫院,我不想給您惹麻煩."

賈德民萬萬沒想到,宋喜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,明顯的語塞,半晌才失望的說:"那好吧,既然這樣我也不能難為你."

宋喜明白,她這回連賈德民也給得罪了.

掛斷電話,宋喜沒事兒人似的繼續收拾,只等到明兒一早坐飛機回夜城.

但是當天晚上,酒店門鈴響起,宋喜當時在洗手間,是黃麗丹開的門,不多時,黃麗丹疾步來找宋喜,壓低聲音說:"有人找你,看起來不好惹,你小心點兒."

宋喜走出去一看,是個打扮貴氣的中年女人,挎著十多萬的Hers包,端著手臂,果真是一副來找茬的樣子.

面色無異,宋喜如常問道:"請問你是?"

女人聞聲看來,不答反問:"你就是宋喜?"

宋喜應聲,"我是."

女人說:"我是吳昊鑫的媽媽."

宋喜已經猜個八九不離十,因此臉上並無驚訝.

黃麗丹左右看了看,隨即小聲對宋喜說:"我先去隔壁待會兒,你有事兒叫我."

黃麗丹走後,宋喜跟中年女人都站在客廳,還是女人率先開口說話,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道:"現在也沒有外人在,你開個條件吧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