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問問我男朋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她爸是夜城前任市長宋元青,這在醫生圈里早已不是秘密,碧海潮笙的經理對她這般客氣,八成也是不看僧面看佛面,眾人並未太往其他的方向想.

中途,宋喜特地抽空去找經理道謝,經理對宋喜那是一萬分的討好,畢竟元寶都親口吩咐,要好生照顧,看來大嫂的傳聞是坐實了.

飯後,黃麗丹想跟其他人一起去逛街,宋喜說累,先回酒店,等回到酒店房間,屁股還沒等坐熱,門鈴就響了.

房門打開,門口處站著賈劍濤.

宋喜對賈劍濤不是無感,是反感,大家三觀不合,多年前她就跟他說過,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.

但是這些年過去,宋喜也跟從前不一樣了,最起碼她知道做人要給其他人留余地,不能叫人太尷尬,所以這會兒再見面,宋喜還是佯裝無事的模樣,微笑著打招呼,"學長,你怎麼來了?"

賈劍濤說:"我來看看你,之前在飯店都沒空跟你聊兩句."

宋喜說:"那你等一下,我進去拿下包,我們出去找個地方喝東西."

不是她主動,她是怕不主動就喪失了話語權,萬一賈劍濤說要進來坐坐呢,她怎麼辦?

折回房間拿好包,宋喜跟賈劍濤一同往電梯口走.

路上,賈劍濤隨口道:"沒想到你跟碧海潮笙的經理這麼熟,早知道我就換個地方請客了."

宋喜淡笑著道:"你別這麼客氣,我就是過來參加交流會."

賈劍濤側頭看著她問:"見到我,你都不高興的嗎?"

左右無人,宋喜心中略一遲疑,還是面帶笑容的回道:"高興啊,等你有空去夜城,我跟我男朋友一起請你吃飯."

她的暗示已經非常明顯,果然賈劍濤下一句便是,"你談戀愛了?"

宋喜心想,可不嘛,我都結婚了.

如此想著,她面不改色的說:"是啊,我都這麼大了,談戀愛不稀奇吧?"

賈劍濤眼底不見多失望,嘴上卻歎氣道:"哎,我還說好了,等你成年後就追你當女朋友呢."

宋喜說:"小時候開玩笑的話你還記著."

賈劍濤說:"我喜歡你的心可從來都沒開過玩笑,只要你現在分,我隨時等你."

這算明目張膽的勾引良家婦女了吧?宋喜第一反應就是叫喬治笙聽聽,看他會不會翻臉把賈劍濤給剁了,那厮可是不認人的.

見宋喜但笑不語,賈劍濤主動岔開話題,"小喜,你現在應該是副主任職稱了吧?"

宋喜搖搖頭,"還沒有."

兩人進入電梯,電梯門合上,賈劍濤道:"怎麼會還沒有?以你的學曆和資曆,都應該夠了,是不是夜城那邊的領導難為你?要是他們背地里給你設關卡,你跟我說,我幫你想辦法."

他獻殷勤獻得太明顯,宋喜都不樂意細答,只隨口回道:"大家都對我挺好的."

賈劍濤說:"你家里的事我也聽說了,之前想去夜城看你,怕你沒心情接待,我也不會拐彎抹角的說話,只要你願意,我可以隨時叫我爸把你調來岄州,雖然這邊不比夜城,但經濟和條件也都不會差太遠,而且有我在這邊,你無論升職還是生活方面,都會輕松很多."

聞言,宋喜抬頭看著賈劍濤問:"我要是來了岄州,我男朋友怎麼辦?"

賈劍濤跟宋喜四目相對,看著她那張比以往更加光鮮奪目的豔麗容顏,他差一點兒就把持不住自己,想上前給她一個擁抱,不過他忍住了,只用眼神勾搭著回道:"男朋友這種東西,就是個稱謂,換誰不行?"

叮的一聲,電梯門打開,賈劍濤下意識的往外走,結果等他跨出電梯口,余光瞥見宋喜沒有跟上,轉頭納悶的看著她,宋喜朝他璀璨一笑,"不好意思學長,我先上去給我男朋友打個電話,問他同不同意,拜拜."

她明目張膽的按下關閉鍵,電梯門慢慢合上,映著她一張皮笑肉不笑的妖嬈臉,以及賈劍濤那張模糊了'你敢打我臉’和'你會後悔’的平庸面孔.

電梯都沒出,宋喜又原路返回,想到賈劍濤那副膩歪人的臉孔外帶語氣,她就恨不能抖掉一身的雞皮疙瘩.別以為她聽不出來,他就是拿宋元青失勢敲打她呢,她真想告訴他,就算要找靠山,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夠不夠分兒.

回房間,宋喜收拾一下就早早睡了,她這人有時候一根筋,說是來參加交流會,那就是來參加交流會,旁的事兒都別想影響她的思路,休息好,明天還要開會的.

比起其他醫生的諸多目的和想法,宋喜可謂是白紙一張的單純,所以在開交流會的時候,她也無比的認真,秉持著三人行必有我師的虛心心理,她覺得這趟所獲頗豐,尤其是在她相對不那麼強的領域,其他醫生總能給予好的建議.

看其他行業開交流會,十有八九都是紙上談兵,再看一群醫生們開交流會,開著開著就進了手術室,常常是幾個專家對著台上的一個病人大展拳腳,一針一線方顯本事功夫.

宋喜是夜城心外的拼命三娘,外號不是白叫的,有些醫生可能會為了顯示能力而做幾台手術,宋喜是真的忍不住,強迫症加技癢,有時候一整天都泡在手術室里面,讓其他人連面都見不著.

就連岄州協和的院長賈德民都忍不住誇贊,"像宋醫生這樣的青年人才,我們醫院有多少留多少."

睜眼手術閉眼睡覺的日子,總是過得特別快,有時候宋喜一覺醒來看到是酒店的裝修,這才反應自己不在夜城.

一連過去好幾天,眼看著明天就要回去了,宋喜突然接到岄州協和醫院的邀請,說是請她做一場肺源性心髒病的手術,宋喜是這方面的專家,自然義不容辭.

可等她到了醫院,細問過後才知道,此人是吳昊鑫,岄州有名的富豪之家,吳家的二公子.

此前都還好好的,宋喜臨時面無表情的說了句:"不好意思,這台手術我做不了,你們請其他醫生做吧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