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高端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經理是人精,看出賈劍濤對宋喜大獻殷勤,趕忙走出去給元寶打了通電話,他得探探口風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,萬一是調戲大嫂呢,那這事兒可就大了.

元寶聽說了來龍去脈,也知道宋喜屬于被動的趕鴨子上架,他當即給經理支了一招,經理聽後,下意識的說:"寶哥,還真是大嫂啊?"

元寶不咸不淡的道:"話這麼多,要不要笙哥親自跟你說?"

經理忙一口回絕著,"不用不用,謝謝寶哥,趕明你來岄州,我給你挑最好的蛇做水蛇粥."

元寶說:"把事兒辦好了,不能讓她下不來台."

"我知道怎麼做,你放心吧."

宴會廳內,賈劍濤還在粘著宋喜,當著眾人的面,宋喜還不好說什麼,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,再怎麼樣也要熬到飯局後.

約莫三兩分鍾的樣子,戴著白手套的服務員,捧著一瓶紅酒走過來,賈劍濤面帶笑容,對宋喜說:"小學妹多年未見,一看到你就想起我們以前上學的時候,來,我先跟你喝一杯,紀念那些曾經逝去的日子."

宋喜聽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,不知道的還以為賈劍濤本科是讀中文系的,說話一套一套,關鍵誰想跟他一塊兒紀念啊,回想起上學時期被他狂轟濫炸的那一年多,簡直就是往事悠悠不堪回首.

宋喜一路跳讀,上大一的時候還不滿十四歲,那時候賈劍濤都二十了,他瘋狂的追她,不顧她還是個未成年人的事實,宋喜明確拒絕他不下三回,他還篤定地說:"我會等你成年的."

說得好像宋喜成年,就能跟他在一起似的.

然而賈劍濤這副殷勤外帶深情的表現,落在外人眼中,人家指不定要怎麼聯想.

宋喜心中叫苦,旁邊的服務員微笑著說:"請問現在開酒嗎?"

賈劍濤爽快的道:"開."

服務員當眾把酒打開,木塞脫離瓶口時,發出'砰’的一聲脆響,這是人民幣揮發的聲音.

服務員把酒倒入醒酒器中,嘴里清晰的說道:"06年的Romanee.Conti,請慢用."

原本賈劍濤面帶笑容,可是頓了兩秒,他笑容微斂,看著服務員問:"你剛才說零幾年的?"

服務員道:"06年的."

這回賈劍濤瞬間繃住了臉,沉聲說:"我點的是07年的,你開之前怎麼也不看一下?"

服務員站在原地,被數落的面露囧色,整個桌上的人也都跟著看熱鬧.

Romanee.Conti,這種被傳為'拿在手里,帝王感就油然而生’的紅酒奢侈品,普普通通的一瓶也是幾萬塊,07年的算是入門價,一瓶兩三萬,糊弄糊弄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片子倒還好,但06年的,有市無價,八成全國也不到三十支,都是那些隱形富豪用來收藏的,想想也知道多貴.

賈劍濤想裝逼,但又不想花個大幾十萬八百十萬裝逼,畢竟錢花了,人也未必搞得到手,這筆賬他還是算得清的.

起初因為錢露臉,現在又因為錢翻臉,想想也是蠻尷尬.

賈劍濤把所有錯都推到服務員頭上,還讓桌上的人幫他證明,他剛剛是不是說了07年的.

黃麗丹人比較耿直,直接就點了頭,"確實說是07年的,我聽見了."

一聽這話,賈劍濤更來勁兒,直接對著服務員發難,"去把你們經理叫來."

服務員轉身走掉,一旁有人說道:"不是我們的錯,就應該飯店買單."

另一個人說:"這一瓶多少錢啊?要是服務員拿錯了,賠不賠得起?"

賈劍濤雙手插兜,眼帶不屑的說:"在這種高檔地方工作還請這麼蠢的人,等會他們經理來的,都要負責任."

宋喜好想翻白眼兒,真的夠了,到底誰要陪他在這兒演一出鬧劇啊?當真是應了一句話,沒有這金剛鑽,就別攬瓷器活兒.

不多時,服務員隨著經理一同進門,經理一身干練的職業裝,面帶致歉的微笑,腳下步伐也在加快.

賈劍濤眉頭蹙起,吸了口氣,正欲發飆……

結果經理是奔著宋喜來的,他對著宋喜連著點了好幾下頭,口吻十足的謙遜,"不好意思宋小姐,是我沒跟下面的人打好招呼,鬧了個誤會,對不起對不起."

宋喜上次跟喬治笙他們來過一回,但當時心情不怎麼好,也沒顧得上看人,對眼前的經理印象並不算深刻,所以經理突然這種表現,宋喜心底也很是意外.

經理見附近兩桌的人都朝著這邊看來,他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:"我之前也不知道您會過來,是剛剛才看到您,既然是給您接風,我就私自做主換了支06年的,還有今天這頓飯,單也全免了,您跟各位同事玩的開心,有什麼事隨時知會我一聲."

這樣的大反轉,直讓所有人都跌破眼鏡,碧海潮笙的經理對宋喜畢恭畢敬,不僅免單還送昂貴紅酒,這不僅是給宋喜長面子,簡直就是啪啪在打賈劍濤的臉嘛.

虧得他剛剛還一副想賴賬的樣子,其實人家根本就是沖著宋喜去的,白送,他跟著蹭喝.

瞬間,賈劍濤的臉紅一陣黑一陣,經理不給宋喜反應的時間,兀自說完就轉身告辭,剩下整個廳內,所有人都在低聲竊語.

宋喜多聰明的人,碧海潮笙是誰的地盤兒?誰能指使動這兒的經理?背後的主子是誰,不言而喻.

她正愁被賈劍濤搞得騎虎難下,馬上這邊就遞了個高台階給她,沒錯,是高台階,不是叫她往下走,而是叫她往上邁,讓賈劍濤只能站在她下面仰視.

這一瞬間,宋喜心中是樂著的.

把醒酒器中的酒倒了兩杯出來,宋喜主動遞給賈劍濤一杯,微笑著說:"學長,我敬你,謝謝你這麼有心,請大家吃飯."

賈劍濤還能說什麼?

硬著頭皮接過來喝吧,到底是喝了一口就如鯁在喉,尋了個油頭,馬上離開這個讓他坐立難安的是非之地.

賈劍濤走後,宋喜總算可以坐下,她這剛剛落座,接踵而來的就是各種稱贊,大家都誇她面子大,酒席二十幾萬,紅酒大幾十萬,因為她,全免了.

宋喜笑而不語,心中卻已經開始盤算,哎,又欠了喬治笙一個人情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