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彼之長臉,吾之丟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眾人被帶入一個小型宴會廳,廳內共有四張大圓桌,大家各自找位置落座,待到所有人都坐好,飯店經理站在顯眼的位置,稍微揚聲,笑著說道:"歡迎諸位蒞臨碧海潮笙,各位遠到而來,賈先生作為東道主特備當地酒菜,算作接風洗塵,賈先生本人正在趕來的路上,臨時有些事耽擱一點時間,望諸位見諒."

"賈先生?"

"哪個賈先生?"

宋喜這桌已經開始竊竊私語,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人說:"不會是賈院長吧?"

岄州協和醫院的院長姓賈,這次的交流會在這邊召開,唯一能算作東道主的人,只能是他.

"原來是賈院長,咱們這麼多人,他太費心了."

"是啊,我剛坐下還在納悶,誰這麼有心……"

之前一個個私下里猜的天花亂墜,如今'確定’是賈院長,每個人都換了一副面孔,生怕感恩之心體現的不夠明顯.

黃麗丹側身湊近宋喜,壓低聲音道:"請客的是賈院長,那送你花的人是誰啊?"

宋喜沒有馬上應聲,因為心中蹦出個模糊的人影,不會是他吧?

正想著,宴會廳大門被兩名服務員從外面推開,正中間走來的男人,穿著卡其色的休閑西褲和白色襯衫,走起路來目不斜視,唇角微勾,下巴微揚,仿佛自帶BGM,明明生的一張大眾臉,卻走出了人群中焦點的自信感.

男人一路往里,當成功吸引了眾人的注意之後,這才站在經理的位置,淡笑著對眾人說道:"抱歉我來晚了,在座的各位可能有很多人不認識我,我自我介紹一下,我叫賈劍濤,家父是岄州協和醫院院長賈德民,很感謝大家從各地彙聚岄州,本應該讓大家休息一晚,但我臨時知道這次來的人里,有我大學時期的小學妹,為了請她吃頓飯,我也是煞費苦心,怕單請她不來,只能勞煩大家移步這里了."

宋喜看著台上侃侃而談的男人,心中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:腦殘.

他自己想裝逼,何必拖別人下水?什麼叫單請怕不來,所以把大家都叫來了,那言外之意豈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一個人的陪襯,叫其他人怎麼想?

果不其然,賈劍濤話音落下,所有人都面面相覷,場面一度尷尬,大家明里暗里四下打量,在尋找賈劍濤口中的小學妹.

其實這個人並不難猜,賈劍濤才三十出頭,而在座的人里,十有八九都比他年紀大,二十多歲的只有三兩個,宋喜這桌更是只有她一個年齡符合的.

當滿桌子人不看菜只盯著一個人的時候,芒刺在背也就不過如此,宋喜很想自欺欺人,騙自己賈劍濤口中的人不是她,然而有些事兒已是板上釘釘,非人力可改.

賈劍濤從中間的位置走開,徑直朝著宋喜的方向去,宋喜余光瞥見,內心在默念:你看不見我,看不見我.

"小喜."賈劍濤看著宋喜,滿眼掩飾不住的激動和喜悅.

宋喜硬著頭皮,不得不側頭裝作剛看見他的樣子,努力擠出一抹微笑,"啊,學長."

賈劍濤站著,宋喜也不得不站起身,他旁若無人的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,然後當眾贊美道:"你比以前上學的時候更漂亮了."

宋喜都不想看旁人臉上的表情,只覺著丟人,如果自己做了丟人事兒也就算了,被別人拖累著丟人,那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她忽然劍走偏鋒想到了喬治笙,丫懟人好歹都是私下里,這麼眾目睽睽的算幾個意思?

然而賈劍濤似是絲毫沒有察覺宋喜的尷尬,他還兀自說道:"為了請你吃頓飯,我絞盡腦汁,你高興嗎?"

我高興你妹!

宋喜實在說不出違心的話,只能笑著打哈哈,"學長,這麼多年不見,見面就讓你破費,真不好意思."

"我們之間別談錢,俗."賈劍濤臉上做著不在意的表情,嘴上卻說:"這里包全廳也就二十來萬,我跟這里的老板是朋友,一句話的事."

"是嗎?"宋喜看似隨意的接話,實則意味深長.

跟這兒的老板是朋友,他知道這兒的老板是喬治笙嗎?

賈劍濤對宋喜無比殷勤,甚至當眾把服務員叫來,"幫我開一瓶07年的Romanee. Conti,我要跟我學妹喝幾杯."

服務員走後,賈劍濤又問:"花還喜歡嗎?"

宋喜道:"丹姐喜歡,我借花獻佛,送給丹姐了."

賈劍濤順著宋喜的視線,看了眼坐在旁邊的黃麗丹,別說黃麗丹大了宋喜整整一輪,就是比宋喜年紀小的,也不見得能比她漂亮.

賈劍濤朝著微笑的黃麗丹略一點頭,馬上便收回視線繼續對宋喜說:"來岄州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,我好提前有個准備."

宋喜心想,早知道你在這兒有准備,那我就不來了.

兩人在這邊站著聊天,其他桌上的人早就議論開了,一個個表面上不好明說,私下里無一不腹誹,這年頭有錢就是爺,明目張膽的追女孩子,興師動眾,都到了這個地步.

杜慧楠那桌上,有人哪壺不開提哪壺,"杜醫生,你跟賈院長的公子和宋醫生,都是一個學校畢業的吧?"

杜慧楠還沒等開口,她身旁的人接話道:"豈止同校,杜醫生跟宋醫生還是同班同學呢."

這事兒本來沒什麼人知道,就是之前認識黃麗丹的那位男醫生和他的女同事聽了,女同事馬上用微信傳給了她認識的人,所以這轉眼的功夫,又在這桌傳開了.

聽說宋喜跟杜慧楠是同班同學,好多人都開始八卦,有人問宋喜的年紀,有人問她跟賈劍濤是什麼關系.

杜慧楠始終表情淡淡,有些無傷大雅的東西,像是宋喜的年紀,她會回答,但是類似隱私,她就直接說不知道,不熟.

滿桌子人也不是眼瞎,看得出杜慧楠跟宋喜關系並不親密,不然能一桌都不坐嘛,但偏偏有人嘴欠,用玩笑的口吻寒磣道:"賈院長公子這事辦的不地道,你說都是學妹,也不能光記著宋醫生,不記著咱們杜醫生啊."

原本杜慧楠無所謂,又跟她沒關系,但就是這一句話,讓她頓時面子全無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