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神秘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玫瑰花枝枝挺立,隔著幾米外,宋喜都仿佛聞到一股芳香,臉上的表情化作意料之外的驚喜,宋喜直勾勾的看著黃麗丹,一副你被我抓到小辮子的得意笑容.

黃麗丹見狀,滿眼的無語加急于辯白,"想什麼呢,是給你的."

此話一出,宋喜臉上的笑容僵了一秒,隨即慢慢收斂,"給我的?"

"真的假的?"

黃麗丹走至宋喜面前,不情願的遞出手中的精致花盒,憋著嘴道:"我倒希望是給我的,可人家親口說,是給宋喜宋小姐的."

宋喜被迫接過,花盒中沒有卡片,她出聲問:"誰送來的?"

黃麗丹道:"酒店服務生."

宋喜又問:"說誰送的了嗎?"

黃麗丹搖搖頭,"沒說."

宋喜垂目睨著懷中芳香四溢的玫瑰花,再也笑不出來了.

這回輪到黃麗丹看宋喜的熱鬧,她似笑非笑的打趣,"說吧,你在岄州這邊有什麼好朋友啊?"

宋喜剛要說沒有,刹那間腦海中閃過喬治笙的臉,她之前剛跟喬治笙來了回岄州,這樣的念頭才剛剛浮現,立馬被宋喜自己否定,她是瘋了才會聯想到喬治笙身上,丫巴不得送她倆手雷,怎麼可能送她玫瑰花?

宋喜遲疑的功夫,黃麗丹又道:"呀,今天說請客的人,不會就是送你花的人吧?"

黃麗丹這麼一說,宋喜更加狐疑了,這不留名不留姓的,到底是誰啊?

被送花的一臉凝重,旁邊看熱鬧的倒是一身輕松,叨叨著有人故意要給宋喜驚喜,讓她晚上好好打扮打扮,豔驚四座.

宋喜心想,她是來開會的,又不是來相親的,這都鬧的哪一出?

晚上七點整,宋喜跟黃麗丹所在的房間門鈴響起,開門之後是侍應生在門口,面帶微笑的說道:"不好意思打擾二位,有人預定了酒店的專車,送二位去碧海潮笙,車子在樓下,二位隨時下去."

聽到碧海潮笙四個字,宋喜更加意外,她忍不住問:"是誰定的?"

侍應生微笑著回道:"客人特地囑咐要保密."

黃麗丹問:"就我們兩個嗎?還是其他人也去?"

侍應生道:"我的同事已經去通知其他房間的客人,應該是很多人一起過去."

黃麗丹這才放心,側頭對宋喜道:"這麼多人,不怕."

宋喜倒不怕被拐了,就是這人神龍見首不見尾,讓人心里不踏實.

兩分鍾後,宋喜跟黃麗丹一同出門下樓,黃麗丹一席米粉色長裙,精心打扮,她看了眼宋喜,宋喜就穿了件純白的的T恤和淺藍色的牛仔短褲,腳下白色帆布鞋.

黃麗丹忍不住道:"你看看你,讓你穿件漂亮衣服,你穿的比在醫院上班還隨便."

宋喜說:"我倒是想穿白大褂出來了,就怕別人把我當神經病給抓起來."

黃麗丹癟了下嘴,"年輕有顏,就是任性,怎麼穿都好看."

宋喜順勢把話題引到黃麗丹身上,挽著黃麗丹的手臂道:"姐夫知不知道你打扮的這麼漂亮?要是知道,八成從夜城跟來岄州了吧?"

果然黃麗丹被宋喜帶的跑偏,一時間沒有再好奇詢問送花的人是誰.

在酒店樓下,宋喜看到很多成群結隊的人,雖然大家都穿著便裝,但是醫生身上散發的氣質跟尋常人還是有些許不同,估計這些就是全國各地協和醫院派來參加交流會的精英.

走著走著,有人喊了聲黃麗丹的名字,黃麗丹駐足回望,宋喜也跟著順勢回頭,不遠處走來一男一女,都是三十多歲的年紀,其中男人跟黃麗丹打招呼,黃麗丹熱情回應,是老同學許久未見.

兩人熱絡了幾句之後,互相介紹了身邊同事,在提到宋喜名字的時候,對方兩個人皆是點頭笑道:"夜城協和總院的宋醫生,久聞大名,沒想到本人這麼年輕漂亮."

宋喜聽慣了這樣的話,並不覺著稀奇,只禮貌的頷首回應.

對方問:"宋醫生今年有二十六歲嗎?"

宋喜回道:"我今年二十五."

男人笑道:"我們下午還在討論,說這次過來交流的醫生,年紀最小的就是海城協和的杜慧楠杜醫生,她今年二十六,沒想到宋醫生比她還小一歲."

乍一聽到杜慧楠的名字,宋喜腦海中馬上蹦出一張並不驚豔,甚至可以說是平淡無奇的青澀面孔.

唇角勾著好看的弧度,宋喜說:"杜慧楠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."

聞言,男人挑眉道:"是嗎?你們還是同班,那太巧了."

另一個人道:"一個班級出兩個天才,也是不得了."

大家站在酒店大堂聊起來,最後還是黃麗丹說:"我們先上車,別耽誤時間."

酒店門外停著一溜的黑色好車,所有的醫院人員都被專車接走,宋喜一行四人正好夠坐一輛,車上,大家討論著到底是誰要請客,原來所有人都不知道,至今還是云山霧罩.

黃麗丹嘴快,把下午有人送宋喜玫瑰花的事兒抖落出來,搞得另外兩個人特別意外,連帶看宋喜的眼神都起了勁兒.

他們問宋喜是誰,宋喜是真不知道,可說了不知道之後,又從幾人的眼中看到了'故作文章’四個大字.

興師動眾,搞這麼大的陣仗,他們想當然的以為,一定是宋喜跟她背後的人合起來裝個逼,可是宋喜冤啊,她開門就接了個燙手的山芋,她找誰說理去?

就這樣,一路上眾人心思各異,直到車子停在碧海潮笙門口.

碧海潮笙這四個大字,就算外地人之前沒聽過,那眼下看見,也知道這地兒絕對是日進斗金,消費一次就得扒層皮,更何況是一次性請這麼多人吃飯,沒個幾十萬開路,想都不要想.

宋喜腦中有兩個聲音在打架,一個不停地在她耳邊叨叨著:喬治笙,喬治笙.

另一個罵道:你神經你神經.

宋喜都快瘋了,完全是被人牽著鼻子走,根本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,這種感覺在其他女人看來,可能是驚喜,可是于她而言,這是沒有安全感.

車子停在碧海潮笙門口,一眾人等先後下車往里走,飯店大堂不比五星酒店的小,金碧輝煌之下,服務生引領著眾人往包間方向走.

飯店經理眼尖,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打扮最隨意的宋喜…欸,這不笙哥上次帶來的女人,寶哥都得好生招呼的那個嗎?